九味书屋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民国那些腕儿 >

第10部分

民国那些腕儿-第10部分

小说: 民国那些腕儿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1913年,汤芗铭督湘,曹锟率部驻防岳州。一日,汤举行典礼仪式,请曹锟演讲,曹不谙此道,其参谋长等也都不善于辞令,吴佩孚趁机毛遂自荐,说:“师长,我愿意替你说两句,好吗?”曹锟求之不得。吴佩孚的演讲当然也不会太好,可汤芗铭却大为赞赏,称吴是个了不起的人才。后来汤想跟曹锟借吴去当旅长,曹说:“咱们的人才,咱们不会用,让人家借去当旅长,咱们不会给他当旅长。”于是,曹锟任命吴佩孚为第三师第六旅旅长,从此吴飞黄腾达。可以说正是由于曹锟的赏识和提携,吴佩孚才有充分发挥才智的机会,才成就了一番事业。因此,吴佩孚深感曹锟的知遇之恩,一心一德效忠曹锟,效忠北洋。

三次换妻

曹锟从军中一个无名小卒,一步步走向了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宝座。其间共有4个女人先后走进他的生活。曹锟先后所选这4个女人的动机,除去生理和家庭的需要外,还另有一番事业和政治上的深意。

曹锟于清朝同治元年(1862年)生于天津大沽一个普通造船工家庭。饱尝人世艰辛受尽别人白眼的曹锟并不想到船上与父亲为伍,16岁的他便向父亲提出要去集上贩布挣钱。

曹锟竟然有点小财运,每次到集市多少都能赚一点回来,这对于还是孩子的他来说简直是个奇迹。只是他有个小毛病,赚了钱必先到酒馆喝几杯。有时候喝多了醉倒在半路上,孩子们就上去抢了他剩下的钱,曹锟醒后见钱没了,也不生气,只是一笑了之。

由于家里缺人手,父亲便张罗着想早日给他成亲。父母考虑居家过日子应以贤惠勤劳为本,便给他选定了村内一郑姓女子。该女相貌一般,也无文化,比曹还大几岁,但曹锟考虑自己的家境,从生计出发,便答应了这门婚事。

#文#婚后第三年,正当曹家光景日渐好转之时,李鸿章所部淮军到天津大沽树起了招兵旗。生性胆大又不安分的曹锟不与父母商量,也瞒着郑氏,自作主张偷偷参军入伍。

#人#曹锟进入军队,鱼跃鸟飞,好风青云。其间袁世凯正奉清廷之命在天津筹建新军。曹锟投奔袁氏。投袁之后,职衔一路小步快跑,官星冉冉。恰在这时,曹锟当年的上司高某,见曹相貌不俗,能力突出,未来前途必无可限量,遂主动将自己19岁的胞妹高氏许曹。曹已经得知,这高氏生在殷实人家,养得娇美高雅,容貌秀丽。平时又被教以琴棋书画,是位典型的才淑女。此时曹锟正值事业上升的关键时期,他感到需要用娶妻“添福”了。

#书#高氏慧外秀中,说话做事恰当得体。曹锟出入官场,登堂入室,迎来送往,常把高氏带上,甚是风光体面。在待人接物甚至官场应酬方面,高氏参与其间,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可是细心的高氏终于发现她不是原配,这对追求完美的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遂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于1908年郁闷而死。

#屋#辛亥革命爆发,清朝被推翻。曹锟随建制转革命军,并入卫京师。所部被袁世凯改为第三师,曹任师长。第二年,曹锟五弟曹钧,见兄平日军务繁忙,亟须一位内助,便着意为他物色续娶人选。

恰好曹钧认识一位陈姓天津商人。该家有女名寒蕊,年甫二十,生得花容月貌,且自幼受到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曹钧心想,此女为嫂,定能相兄成业。时曹锟已年届五十,经五弟一番渲染,遂动了续娶之念。只是寒蕊十分不愿意,执意不从。问其理由,除去不愿做小外,还嫌曹锟比自己大了整整30岁。曹钧见状,百般撮合,并以正室相许,保证不以姨太太相待,寒蕊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婚后曹锟官场亨通,迷信的曹锟认为,这都是寒蕊这一“压寨夫人”给自己带来的官运。

1917年9月,袁世凯已死,黎元洪就任了大总统。此时的北京政府,实际上是直系军阀左右政局。曹锟虽然坐镇保定,却想着北京政权的总后台。经过一番精心策划,于1923年10月,曹锟带兵前去北京,发动了一次“宫廷政变”,意在夺取总统之位。

黎元洪下台后,曹锟又在美国的支持下,上演了一场贿选丑剧,收买议员500多人。10月5日,曹锟“高票当选”,登上了他觊觎已久的总统宝座。

当了总统,曹锟又想到了“添妻压福”这一招。这时就有人介绍了一位19岁女子叫刘凤玮,自然是绝色佳人。曹锟问了卜易家,说此名对总统是吉语,有助益,无损伤。曹锟便高兴地应允。

也是天道定数,曹锟以不正当手段当上了总统,举国上下一片反对之声。1923年10月9日,孙中山宣言讨伐曹锟。冯玉祥响应孙中山号召,于1924年10月发动北京政变,将曹锟囚禁。可怜曹锟这个总统迷,虽有夫人们“压福”也无济于事了,只当了一年零十几天的总统,就被推下了宝座,直系军阀从此也一败涂地。

绯闻艳事

1922年5月3日,正当直奉两军大战长辛店,炮声轰轰,硝烟弥漫,胜败难分之际,直系首领曹锟却像没那么回事似的,在保定的“光园”大摆宴席,为他心爱的姨太太做寿。邀请北方著名男女优伶来保定唱堂会。一时间“光园”热闹非凡。

曹锟早听说天津有个名旦叫筱菲菲,不仅戏唱得好,而且天香国色,倾倒了无数达官贵人。因为曹锟近年来一直忙于争权夺利,做副总统的美梦,无暇坐下来邀请筱菲菲给他唱戏,今天,曹锟乘给五姨太大做寿之机,邀请筱菲菲来保定。

曹锟坐在大厅里,顾不得身边的姨太太,眼盯着戏台不放,一心想要好好看看这位名旦。当筱菲菲一出台亮相,秋波频传,喜得曹锟心花怒放,喝彩不绝,早忘了身边还有个姨太太。筱菲菲也久仰曹锟大名,但一直没有机会相见。这时筱菲菲在台上一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不时地向曹锟暗送秋波。这位名动天下的曹大帅,虽然算不上仪表堂堂,但身材魁梧,精神饱满,颇有将军风度。俗话说,英雄爱美女,但美女又何尝不爱英雄呢?此时的筱菲菲对曹大帅也泛起了敬佩爱慕之情。

堂会一直唱到三更才结束,演员们都站在台上等候曹大帅上台接见。曹锟毫无倦意,神采奕奕地大步走上戏台,向众演员们一一道谢。当曹锟走到筱菲菲面前时,筱菲菲向曹大帅道了个万福,一面柔声说:“大帅好,小女子有礼了。”曹锟高兴地紧紧握着筱霏霏的手说:“你好,你好,你戏演得好,人长得更好。”接见完毕,曹锟命令副官,赏给戏班子大洋200元,另外赏给筱菲菲本人大洋1000元。第二天,姨太太的做寿还没有收场,曹锟便偕筱菲菲秘密去了天津。

这时,直军在前线打败奉军,捷报飞来,身边又有美人陪伴,曹锟格外兴奋,就题发挥,滔滔不绝地向筱菲菲大谈自己治军如何有方,直军作战如何英勇,以及自己救国济民的远大志向。曹锟的一番演说,听得筱菲菲心悦诚服,对曹锟更加敬佩。再加上金钱、美酒、别墅,不由得筱菲菲不投向曹锟的怀抱。

曹锟向来是一个好色之徒,只要他瞧得上的绝不放过。所以,曹锟绯闻颇多,非止一端。1921年冬农历十月二十一日(阳历12月),曹锟庆60大寿,六旬已是高寿了,这位曹三爷又是功业鼎盛之际,自然更要热闹一番。吴佩孚特地从湖南赶回保定任总招待员,各省军政要人亦纷纷前来祝寿。一时保定车水马龙,富贵荣华,热闹非凡。曹锟酷爱京剧,先一星期就由四省经略使署传谕北方著名男女优伶梅兰芳、余叔岩、杨小楼、程砚秋、尚小云、白牡丹、小翠花等名角前来保定唱堂会,酬以重金。生日这天,在保定四省经略使署大摆宴席,邀请名旦、小生,日夜登台演唱,演戏7天,犒赏达30万块银元,其出手之阔绰,一时无两。

达官显员无不巴结,有来献寿礼的,也有来献美人的。时有陆军部次长陆锦为讨好曹锟,把一个相好的刘喜奎带给曹锟,并唱堂会3天。

刘喜奎成名全赖陆次长竭力捧场,但刘喜奎心中对这位次长本无爱恋可言,又不好翻脸,只得耐着性子赔着笑脸。陆次长却不知这位美人的深心,只当刘喜奎喜欢他,经常出入刘喜奎的住宅。

恰值曹锟寿辰,陆次长亲陪刘喜奎前往保定给曹锟唱堂会3天,以表对曹锟的谄媚之意。谁知把一个心爱的小羔羊送入了虎口,曹锟对刘喜奎动了心思。曹锟也早知道刘喜奎的艳名,只是没有倒出时间来琢磨。今天由陆次长送上门来,岂能放过。堂会戏唱完,曹锟赏赐了一些银元之后,便将刘喜奎留在内院,又唱了几出秘戏。

这样一来,把个陆次长弄得求荣成辱,不知如何是好。向曹锟索要吧,又怕惹得曹大帅不高兴;不要吧,又实在舍不得这个小美人,左右为难。曹锟得了刘喜奎,爱不释手,不肯放行,准备纳她为妾。陆次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如同五雷轰顶,实在是走投无路,逢人便说:“完了,完了,糟透了,糟透了。”

曹锟要纳刘喜奎为妾,消息传到正室太太郑氏的耳朵里,心中好大的不快,也不征求曹锟的同意,乘他外出的机会,把刘喜奎叫来,问明缘由。刘喜奎一听是正房太太,不知真相,怕惹出麻烦、不好收场,曹锟又不在家,口得见机行事,谎称自己有丈夫。郑氏便追问:“丈夫是何人?”刘喜奎一时回答不出来,只得暂借陆次长的牌头挡一下,便说:“陆军部陆大人。”郑氏听了,回顾侍妾们冷笑说:“你们瞧瞧,老头子越发荒唐得不成话了,一则是大员的夫人,二则大家还是朋友,亏他做出这等禽兽行为。”侍妾们也希望郑太太做主,速将刘喜奎送走,免得宠擅专房。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再三怂恿,郑太大便于当天夜里将刘喜奎放出府门,派一名当差送回京城。

曹锟自刘喜奎走后,郁郁寡欢。曹锟生性仁厚,得志不忘原配郑氏,仍旧敬畏,不敢再提及此事。但曹锟并没有死心,背着郑氏屡向各方面打听,得知刘喜奎并未嫁给陆锦,不过是假借陆太太做挡箭牌,并知陆锦还在苦苦追求刘喜奎。不管怎么说,与陆锦还是朋友,曹锟强忍欲火不再插足。

但事隔数日,陆锦突然来访,曹锟立即召见,寒暄之后,陆锦对曹锟说:“本人并没有娶喜奎为妾之意思。自从喜奎承大帅雨露之恩,本人身受栽培,尤其不敢在喜奎跟前稍存非礼之行,致负大帅栽培之德。不料有内部员司崔某,混名小菜的,他自恃年轻貌美,多方诱惑喜奎。喜奎原不敢忘大帅厚恩,只因小崔屡说大帅身居高位,心存叵测,将来一定没有好结果,还说了许多混账的话,他能说得出口,我却传不出口。因此喜奎息了嫁给大帅的念头,居然和小崔十分亲密起来。大帅军务繁忙,政务劳神,本不敢以小事相告,只因这小子信口造谣,胆大妄为,不但与大帅的名誉有关,而且恐因此惹起政府误会,对大帅产生恶感。在大帅本身并没什么关系,倒怕国家大局,发生不良影响,归根结底,大帅还是不能辞咎,所以专程来保定,向大帅禀报一声,大帅看该如何处置?”曹锟听后,拍案大怒,醋性大发。

原来刘喜奎被郑太大放走之后,陆锦听说刘喜奎已回来,立即去见,刘喜奎躲在屋里,拒不见客。后来陆锦才知道,刘喜奎有了一个情深义重的意中人崔承炽,是内务部的一个职员。其人职位不高,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