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意想不到-执着为你(gl师生恋) >

第68部分

意想不到-执着为你(gl师生恋)-第68部分

小说: 意想不到-执着为你(gl师生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鹕恚跃淼却叛锏木戎
  
  老师毫不客气的点出自己的错误,还让自己就此问题进行解说,告诉大家日后怎样预防这类错误的出现。盯着试卷上的红叉叉,白芍还真不知道怎么说,你说一个阅读的句子深意,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我们错只是刚好与答案出现了偏差,可这算错白芍一直都不是很同意。
  
  “老师,我还是觉得我的回答是正确答案,可能真的与标准答案不对,理解是一个思维问题,我不想就此对我自己的想法进行否决。”张扬惊恐的望着白芍,难道她没看到自己敞开的试卷答案,无奈的扶额趴桌,白芍的不淡定又出现了,想来凌老师对她的打击还真是……
  
  老师气着让白芍坐下,狠力将手上试卷丢在桌面,拿起粉笔开始在黑板上写着“尊重,事业,中国,未来”等几个大字,随机扔掉粉笔的开始说道。
  
  “我不管你们家里有多大的势力与能力,在这里坐着的每一个人应该都想考一个好的大学,若不想考你们可以申请休学回家。在这里,试卷的标准答案再怎么不对,他就是指向你们未来大学的标引,不相信不屑什么的都没什么,若你们愿意那自己的未来做赌注走性格,什么都随你们。”
  
  说完,老师留下一句自习的离开,看着老师离开后班里的交头接耳,听着一年多的同学开始低声数落自己,白芍真为之前自己对他们的朋友定义自嘲。侧身继续看着晓月给同学们的讲课,静静的看着,时间就这么悄然流逝。
  
  下课铃声响起,白芍急切的跑去窗口望着晓月离开,盯着楼下走道的等她出现,白芍对自己的行为都感到可笑,可是若不这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听着身后不断开始对分数的同学,白芍坐在柜子上的望着窗下,十米路的身影,却让她激/动不已。肩膀被人拍了拍,见到坐在自己身旁的张扬,白芍等着她的话语。
  
  “小样,不错嘛,没想到你竟然能理综拿了个差5分满分的成绩,数学的满分配上英语的近满分,年级第一非你莫属了,有什么感言吗?”听到张扬的调侃语句,白芍看向她的眼睛,这般的口不对心,想来她还有暗语吧。
  
  “想说什么直说吧,我们两个还不至于需要隐瞒和不好意思。”肩膀被人张扬揽住,耳边响起了她轻轻的话语。
  
  “小白,你好好学习,尽量让你父母认为你彻底觉悟的学习,我尝试用用我的方法去秘密投资。还是那句老话,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一切都是虚无,要想有足够资本告诉社会女人相爱会幸福,经济是最直接的体现与证明。”
  
  略微点头的答应,白芍微微侧头的轻语:“你给我好好做,放手去,关系什么的我就无能为力了,不过我会让那个叫高雄的知道一些事,这样我父母更不会有时间去注意你,你小心行事,有什么事尽量在学校跟我说,家里电话什么的我估计很麻烦。”
  
  说完,两人当什么都没发生的互相调侃成绩,回到座位看到的所有成绩,惊人的高分让白芍都有些不敢相信,看来为了疗伤的看书,除了能让心静,还有就是混出个让人满意的成绩。只是这个成绩的出现,父母会更加将自己之前的退步归结为与晓月相恋的事了。
  
  第二节的化学课,白芍整个人都处于排斥状,见着身旁一些期盼的眼神,白芍有种想动手打人的冲动,没有选择的趴下睡觉,是谁都跟她没有关系……
  
  




106

106、声东击西 。。。 
 
 
  看着出现在讲台上的教导主任,白芍不屑的打开习题册开始写题,除了她的晓月,谁教化学都跟她无关。一题题的认真书写,完全不当台上的人是一回事,张扬见到不管事的白芍,自己也抽出习题开始做着,这次的化学她也是满分,果然凌老师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老师。
  
  台上的教导主任开始对本班的成绩进行总结,听着她的叙述,白芍发出声声冷笑,平均成绩全年纪第一,高分率的可观,满分数额占全年级半数的成绩叫做不足以带大家上高三,晓月你能不能再给我个可笑的理由?
  
  发觉身旁越来越不对劲的白芍,张扬立即推推她的告诉她当下状况,现在在上课,什么事先放放。看着这般对自己好的朋友,白芍点头告诉她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冷哼一下的靠在椅背,看着讲台上的教导主任奋力的写着公式,同样的公式为什么被不同人写了就能表达出不一样的感觉,就如有些人说看书先看那写书人的品质一般,教导主任的势利注定了白芍不会给她好脸色,眼睛瞟向邻楼,没有见到那熟悉的身影,因为白芍知道她不可能一直站在那,可心里却希望如此。
  
  舍不得晓月上一上午的课,却希望能一早上都看见她,直叹自己的走火入魔,白芍继续埋首开始写习题。
  
  很多时候到了高三,一些学习好的同学都会得到一定的优待,不听课的写题目,老师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当做没看到,因为她们是学校的希望,若因简单题目耽搁了她们的学习,这对谁都不好。
  
  下课铃再次响起,看着自己的习题册,对于完成的质量数量都甚是满意的白芍起身拉着张扬朝操场走去,这每天一次的广播操真是够让人心烦的事。眼睛开始不断的寻找晓月的身影,终于在高一那片看到了她,第一次感谢自己的身高,站在后排的默默偷望。
  
  十分钟的广播体操第一次被白芍嫌弃她的短暂,眼睛偷瞄晓月最后一眼,白芍与张扬朝教室走去。晓月,你是我心里的唯一,是我白芍努力的目标。
  
  回到教室,望着方才几经交谈过的同学们,白芍突然有些厌倦在学校的感觉,伸手在抽屉摸着晓月的教案本,以此慰藉。想到易舞,白芍叹息的望向张扬,见她仍在刘珂凝身边转悠,心里也为易舞感到情伤。
  
  一天浑浑噩噩的过去,白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优异的成绩怎能安抚她受伤的心灵。回到家里,看着一桌子佳肴,白芍失了胃口的走进厨房。自己洗锅打水开始煮面条,现在她似乎只想回到与晓月相守日子里的平淡。
  
  菲佣站在厨房口看着大小姐的折腾,从未知道她会做饭这事,见她熟练的将水放好的拿出调料及面条,转身与自己对视,看着大小姐灿烂的微笑,菲佣明白,今日的大小姐已与往日不同,身上的气息也在变化,日后的事真的难以预料。
  
  搞定一切,白芍笑着外出拿进一本书的坐在灶台旁看着,她不是在争取时间,只是觉得现在该做些什么,每次晓月做饭时,她不是打下手就是看书,煮面不用打下手的她总是在一旁认真看书,现在这么做,只是想找回这种感觉。
  
  见着竟在厨房看起书来的大小姐,菲佣一时不知作何反应,门锁声响起,菲佣惊呼的朝门口而去,准备着手伺候老爷夫人回家。当菲佣领着白崎浩与银瑞欣来到厨房门口时,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正在下面,白崎浩一拳打在厨房门上的转身离去。
  
  看了眼自得其乐的女儿,银瑞欣深吸一口气的叹息转身,不愿看到自家女儿的窘迫,银瑞欣到饭厅找老公去了。“啪”一声的筷子击打桌面的声响,白芍挑眉的用筷子弄着面条,心想这会父母又该气愤了。
  
  “你看看她,有好日子给她不知道过,自己一个人在那住白面,她要愿意,日后就别拿我一分钱。”听到这里,白芍扔下筷子的关火朝饭厅冲去,与父亲眼神对上的挑衅道。
  
  “好,你要是将冻结我资产的给我解封,我一定对你发分文不取。”一个酒杯的朝白芍砸去,躲闪不及的白芍挥手挡开,疼痛之感在手臂上蔓延,这也远比心里来到好受。看着母亲的责怪眼神,白芍无所畏惧的上前一步的撑在椅凳上的说道。
  
  “你们不是很有本事,冻结我资产,管我门面。呵!这没什么,有本事你们就向外宣称我不是你们女儿,否则高雄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而且若你们出手帮忙,我们家庭不和谐一定会被多嘴之人拿来是非,孰轻孰重你们自己掂量,我的好爸爸妈妈。”
  
  说着,白芍进厨房端起自己的面朝书房走去,今天的叛逆完全是为了让她们认为自己还是当年冲动的白芍,还是那个会为了自己想法一意孤行的白芍,要的就是留给张扬足够的时间与空间去重新建立属于她们的天地。
  
  对月吃面,这般浪漫也就只有她这个白芍笨蛋才做的出了,吃着可口的面条,白芍感叹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学习晓月的厨艺,时至今日只会下面的她真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
  
  第二日的学习开始,早上第一节课张扬收到了一条短信,看了看短信内容,她撇嘴笑了笑的继续听课,只是整个人的气场让白芍好奇那短信内容。
  
  




107

107、不该有的东西 。。。 
 
 
  张扬发现白芍的好奇与窥探之心,毫不在意的将手机丢给白芍,看着满满一屏幕的文字,字里行间显现出汪楚分手之意,看着还要跟张扬做朋友的话语,回想汪楚对张扬的占有与需求,白芍愤怒将手机还给张扬,不说话的盯着黑板,情绪的不到良好发泄。
  
  瞧见比自己这个失恋人还沮丧的某人,张扬笑着拍着白芍说着:“没什么好为我担忧,我的事我比谁都清楚,一个暑假的冷淡我不是白痴,分手是迟早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昨天才给她送了份礼物,今天就分手,世间万物变化无常。”
  
  挥开张扬搭在自己身上的手,白芍趴在桌上静思,张扬的第一次恋爱结束,她没什么反应却还是表现出了她所特有的悲伤,她内心不允许自己难过,可这样会让身边的人更加对她的坚强感到悲伤。
  
  晓月是和自己分了手,但她眼里的满怀爱意让白芍知道,晓月还是爱着她,纵然她不在自己身边,可那种发自心底的爱不许猜测,只需走进,呼吸,就能感觉到心灵的颤动,因为与她的爱超越了肉/体与精神,是灵魂间的传递……
  
  若哪日与晓月擦肩而过,如同陌路之人毫不相干,那时的自己又会如何?如若不能失忆,便请上天带走她的灵魂,送去地狱寻找那同样抛弃灵魂的晓月,牵着她手望天,天堂如何她们不在意,只要身边之人还在,一切安在……
  
  趴在桌上泪水沾衣,潺潺泪水未有停息,她不是在为张扬而哭,而是在为自己堪忧,晓月是否愿意等她到最后她不知,父母如何她不知,高雄怎样她不知,一切的未知数扔给她,她才17岁,她不想面对这些,可为什么社会学校家庭都丢给了她,她只是想谈次恋爱,只是对象不是异性,只是对象不是同龄,可这些跟爱有关系吗?
  
  放开所有不说,她白芍一个身份堪忧压死多少人,捧起多少人她不知,她只知现在晓月不在她身边,发泄途径很多,但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狠狠相拥晓月来的直接到位。嘲笑自己的痴人说梦,白芍选择了在课堂上入睡。
  
  没有心情搭理白芍的张扬,打开习题册一题都做不下,早已料到的答案却没有预料的坦然,低头看了眼各式各样的习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