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12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12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欢ㄒ不嶂鞫グ镏歉雠ⅰ
“我走到了女孩身边,和她聊了起来。女孩的情绪非常低落,也没有什么戒备心,所以我很容易就把她带到了催眠的状态。然后我便开始探索她的内心世界,包括她的身世、她的经历、她的情感,以及她心中那些泪水的源泉。
“女孩出生在一个富足的家庭,衣食无忧,父母和睦。从小到大,她的生活中都充满了欢笑和关爱。善良的天性加上后天良好的成长环境把女孩塑造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天使。她热爱这个世界,她希望世界上的其他人都能和她一样,生活得惬意幸福。
“长大以后,女孩选择了护士这个职业,她觉得这个职业能够救死扶伤,实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美好祈愿。她还主动要求分配在重症监护病房,这里是最艰苦的岗位,也是她想象中最值得自己付出的地方。”
听到这里,罗飞禁不住由衷赞道:“真是个好姑娘。”
“可她却差点毁了自己。”凌明鼎苦笑着说道,“她的心灵过于纯洁善良,根本无法承受重症监护病房那种沉痛的冲击。”
“你的意思是,那里的情况太悲惨了,她心理上接受不了?”
凌明鼎点了点头:“重症监护室里都是些垂危的重病号,不管医生和护士如何竭力挽救,还是会有人离开这个世界。而且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从不中断。女孩进入了这样的环境,就好像从天堂一下子来到了地狱的入口。那些被病痛折磨的垂死者,不断发生的生离死别,持续冲击着她的精神世界。她从没想到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的痛苦,那些痛苦汇聚成潜流,侵蚀着她的心灵。当我那天在水榭上看到她的时候,她的心穴已经形成,在那深不见底的黑洞里,填满了悲伤和愧疚的泪水。”
“愧疚?”罗飞因为这个词的出现感到不解。
“愧疚。”凌明鼎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她觉得自己是一名护士,救死扶伤是天职。所以每当有病人死亡时,她都会觉得自己很无能,没有尽到应有的职责。这样的心理压力逐渐积累,却没有任何排遣的渠道。当我三年前遇到她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
“严重到什么地步?”
凌明鼎看了罗飞一眼,道:“那天她去运河边,本来是准备跳水自杀的。”
“什么?”罗飞惊叹了一声,随即又后怕地咧咧嘴,“那她幸亏遇上了你,否则……”
“否则就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凌明鼎也感慨万千地悠悠一叹,“那么美丽,那么善良的女孩,如果就这样结束生命,恐怕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遗憾!”
还好这样的遗憾并未发生。罗飞暗暗庆幸了一会儿,接着问道:“那你又给她搭了座什么样的心桥呢?”
“我告诉她,生老病死是天道轮回,是任何人都无法避免的宿命。死亡并不意味着终结,而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对于每天都在病痛中挣扎的人来说,死亡更是一种解脱。所以你不必因为病人的死亡而悲伤,而自责。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失去的只是这个世界的痛苦;他们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会充满了新的希望。”
“这些道理倒是挺简单的。”罗飞评论道,“如果我当时在场,大概也会用类似的话去劝说对方。”
凌明鼎摊摊手说:“但你没有掌握催眠师的技巧,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罗飞刚刚学习了凌明鼎催眠胡友东的过程,知道对方不是在说大话:“是的。你能在现场控制住她的精神世界,并且用她内心原生的材质去搭建心桥。所以她很容易接受你的观点,并对此深信不疑。”
凌明鼎抬眼望着不远处,嘴角忽地浮现出一丝笑意。罗飞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却见夏梦瑶正在款款走来。她换下了护士服,穿了身淡绿色的罩衫,清新如雨后的荷叶。
凌明鼎又转目过来,冲着罗飞悠然自得地低语道:“效果就在眼前啊,我也不用再自夸什么,对吧?”
罗飞也笑了。确实,面对三年后这个阳光扑面的美女,谁还能质疑当年那次心理治疗的效果呢?
二十分钟后,一行人来到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饭店。夏梦瑶已经定好了包厢,众人把菜点好,然后便一边喝茶一边等待。
“夏小姐生活这么自由,应该还是单身状态吧?”袁秘书如拉家常般问了主人一句。
“是的,再拖下去都快成老姑娘了。”夏梦瑶调皮地自嘲着,“我的父母很着急呢,一直在催我。可我觉得有很多事还没做完,这些事情比谈恋爱什么的重要多了。”
“哦?”袁秘书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对方,片刻后又道,“人长得这么漂亮,还有事业心。这样的女人现在真是不多见。”
“袁姐也是单身吧?”夏梦瑶反问了一句,见对方默认了,便笑道,“你年纪比我还大呢,所以要说事业心的话,我还得向袁姐多学习。”
袁秘书的脸色僵了一下,随即又挤出些笑容说:“我是身不由己。凌先生的工作太忙,连累我们也不得自由。你看,就算我现在来吃饭,其实也是工作的一部分。”袁秘书说完之后还特意瞥了凌明鼎一眼,那意思似乎在向夏梦瑶宣告:虽然你是这场饭局的主家,但我才是陪在凌先生身旁的最亲密的人。
凌明鼎嗅到了淡淡的火药味,赶紧岔开话题说道:“你们别看小夏长得漂漂亮亮,文文静静的,其实是很有主见的姑娘。以她的家庭背景,完全能找个既轻松又体面的工作,可她却偏偏要做护士。三年前我就劝她改行了,可你们看看,她到现在也没听我的。”
“凌老师,您冤枉我啦。”夏梦瑶嘟了嘟嘴,解释说,“三年前我听了您的教诲,确实把护士的工作辞掉了。后来我还离开龙州,南南北北去了不少地方。一个月前我才刚刚回到龙州,我也不算那家医院的正式员工,只是临时去帮帮忙,算是义工吧。”
“是吗?说说看,你都去过哪里?”凌明鼎用手撑起下巴,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头一年我参加了一个支教活动,去了青海山区,帮助那里的贫苦孩子。”
“青海?那里的海拔很高,基础建设也很差,你能适应吗?”
“确实很辛苦,但是很有意义。而且我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他们给了我很多帮助。这一年我的收获非常大。”夏梦瑶一边说一边侧过脑袋,似乎仍在回味着什么。
“后来呢?还去过什么地方?”
“第二年四川那边发生了地震。我在震区待了很长时间,照顾那些失去了亲人,同时又没有自理能力的伤员;再后来我又去了南方,去帮助那些底层的打工者。”
“你帮他们?怎么帮?”凌明鼎有些奇怪了。要说支教、救助伤员什么的都能符合夏梦瑶的背景性格,可什么底层的打工者,这和那姑娘真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儿去啊。
“那里有很多黑工厂,工人们很艰辛,生活得毫无希望。所以我想用自己的经历帮助他们得到精神上的解脱。”
夏梦瑶一说这话,旁边的罗飞便想起一些事情来。于是他便提醒凌明鼎:“从去年开始,那边的一家企业接连发生员工自杀的事件。这事大家应该都听说过的。”
凌明鼎“哦”了一声。的确,那家企业一年间连续发生了十三起员工跳楼的事件,此事曾被媒体广泛报道。大概是因为夏梦瑶也有过自杀倾向,所以才想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帮助那些陷于困境的人们。这事牵涉到个人隐私,罗飞和凌明鼎各自领会了,就不再细说。
“你这几年的生活还真是很充实。”凌明鼎赞赏地看着夏梦瑶,又问,“那你现在怎么又回龙州了呢?”
“我知道您要举办催眠师大会,所以就回来了。”夏梦瑶坦率说道,“我不想错过这次大会。是催眠治疗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您更是我重生时的精神导师。所以我很想参与进来,帮助您一同把催眠事业发扬光大。我觉得这是一件能造福整个人类的盛事。”
造福整个人类的盛事,这听起来多少有些夸张。不过姑娘真挚的情感还是让凌明鼎颇为感动,他看着对方的眼睛,很认真地回答了一句:“谢谢你的支持。”
夏梦瑶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她避开了对方的视线,恰好这时服务员端菜上来,姑娘便顺势招呼说:“来来来,别聊天啦,赶紧动筷子吧。”
她的语调热情欢快,一下子便把众人的胃口调动了起来。
【02】
“小陈,你了解女人吗?”在吃完饭回去的路上,陈嘉鑫正在开车,罗飞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见对方茫然难以回复,他又补充说道,“比如对袁秘书和夏梦瑶这两个女人,你更喜欢哪个?”
“我喜欢夏梦瑶。”小伙子回答的时候脸颊还红了一下。
“为什么?袁秘书不如夏梦瑶漂亮?”
“倒也不是。袁秘书也挺漂亮的,不过她这个人没有夏梦瑶实在,和她相处的时候不太舒服,总得端着点姿态似的。夏梦瑶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
罗飞理解对方的说法。袁秘书似乎太过职业了,就连笑容也是职业的。而夏梦瑶则亲和得多,和她只是第一次见面,但一块儿吃饭的时候,那气氛却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
有这姑娘帮助凌明鼎去宣传催眠文化,肯定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罗飞想到这里,脑子里已浮现出一个生动的“代言人”的形象。他又想起凌明鼎曾说过,自己的控制欲太强,很难接受催眠。可如果是面对夏梦瑶这样可爱的女孩儿,自己会不会放弃抵抗?
罗飞微笑着摇了摇头,暗暗嘲笑自己动摇的精神立场。
陈嘉鑫正看后视镜往右转弯,恰好注意到罗飞的小动作。他便反问道:“罗队,你也喜欢夏梦瑶吧?”
罗飞一怔,赶紧把笑容收了起来。片刻后他像是故意转移话题,又问陈嘉鑫:“你为什么想当刑警?”
“与罪恶战斗。”小伙子回答得很快,而且那五个字说得抑扬顿挫,满怀激情。
罗飞“嚯”的一声,有点以前小看了对方的意思。
陈嘉鑫却又羞涩地笑了笑,告诉罗飞:“这是一本书的名字。”
“一本书?”
“一本描写刑警生活的书,写得非常棒。”小伙子解释道,“我就是看了这本书之后,才立志要当一名刑警。”
“是吗?”罗飞想起凌明鼎对陈嘉鑫的评价,点头道,“你的情绪果然很容易受到外界事物的影响。”
小伙子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又兴奋地说道:“当时我在上大学,我还给作者写了信。那人还给我回信呢。他鼓励我努力奋斗,终有一天能实现自己的理想。现在看来,他的话果然应验了。”
罗飞也被小伙子的情绪感染了:“那本书还在吗?什么时候借给我看看。”
“好啊。”陈嘉鑫痛快地答复说,“明天我就带给你!”
小伙子说话挺靠谱,第二天一早他就把那本书送到了罗飞的办公室。罗飞拿到书先瞄了眼封面,作者署名叫“剑龙”,料想该是个笔名。
再略略把书一翻,发现内容还不错。虽然是虚构的小说体裁,但作者显然是有亲身经历的,很多细节都与真实的刑警生活相符。罗飞本有兴趣仔细阅读,只是工作时间看小说未免不妥,于是便把书暂且放置在书架上。这时他注意到书的封底留有作者的电子邮箱,并且有欢迎交流讨论之类的附言。想必陈嘉鑫就是通过这个邮箱和作者进行了联络,随后便在后者的鼓励下踏上了从警之路。
放下小说之后,罗飞又拿起当天的早报寻找关于催眠案子的报道。在第三版上还真有一篇,而且写的就是昨天下午凌明鼎在医院给胡友东做催眠治疗的内容。这篇报道不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