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25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25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吧。”罗飞扣上了手机,“这事还得从许丽的突然变化说起。在去年的九月十八日下午,肯定有某个外界的因素影响了许丽的情绪。可当时许丽确实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所以我猜测可能是电视或者广播中某个节目影响了她,于是我就让小陈把那天下午的节目单打印出来。”
凌明鼎插话道:“那叠节目单我也仔细看过,可我没发现有什么地方值得关注。”
“你觉得哪一类的节目是值得关注的?”
“情感聊天类的吧。如果那家伙要通过电视或广播对许丽进行催眠,这类节目是最好的载体,可是那天下午并没有类似的节目。”
罗飞微微一笑,说:“你陷入了思维定势,所以错过了一条非常关键的线索。”
“哦?什么定势?”
“你总觉得有人事先对许丽实施了催眠术,然后许丽的情绪才突然间发生变化。这就是一个定势。为什么不可以反过来呢?或许是许丽的情绪先发生了变化,而这个变化恰好吸引了那个家伙,随后他才对许丽实施了催眠犯罪。”
反过来?凌明鼎微微一怔。反过来的话有很多事情是解释不通的啊。许丽为什么突然间要净身出户?她又有什么特质能把那个可怕的家伙吸引过来?
罗飞把那叠打印资料找出来,翻到其中的一页指给凌明鼎,同时他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当时我也有同样的困惑。但我并没有因为这些困惑而把这条思路推翻。当我看到这个节目记录的时候,我突然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如果这个猜想正确,所有的困惑都会迎刃而解,一年前的事件也会变得完全合理。”
凌明鼎顺着罗飞手指处看去,却见那里显示的信息是:“9月18日15时30分:现场直播——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当期开奖”。
凌明鼎心中一动:“难道许丽中了当期的大奖?”
罗飞点点头,说道:“这是一个美妙的发现,可以解释那起案件的全部经过。许丽中了大奖,和奖金的数额相比,她和顾大鹏的夫妻财产就显得微不足道。所以她急切要和顾大鹏离婚,因为彩票的兑奖是有时限的。如果许丽在兑奖截止日之前尚未和顾大鹏解除婚姻关系,那顾大鹏就有可能分得一半的奖金。为了防止顾大鹏得知此事,许丽对中奖的消息守口如瓶,甚至对自己的儿子也不肯透露风声。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比顾大鹏凶险十倍的家伙却在此刻盯上了她。”
“原来……那家伙是为了奖金而来。”
“是的。”罗飞看着凌明鼎反问道,“作为一名催眠师,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你想侵吞这笔奖金,你会对许丽做些什么?”
凌明鼎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会冒充彩票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给许丽打电话,约她单独会面。在见面时我会对她施以催眠术,找到她的心穴。在实际的案例中,许丽正陷于离婚风波,这就很容易被利用。我会向她灌输,顾大鹏已经知道她中奖的事情,正想方设法要谋害她。她身边的亲人都有可能被顾大鹏利用,她的境地非常危险。许丽肯定会接受这种催眠,于是她对任何人都不再信任,她只相信我一个。然后我只要说服她把彩票交给我保管,那笔奖金自然就成为我的囊中之物了。”
罗飞“嗯”了一声:“我估计那家伙也是用的这个套路。可他没想到吴睿会在当中杀出一招。因为担心自己的催眠术被吴睿破解,他不得不和吴睿展开正面交锋。后来连你也牵涉进来了,对方便深感不可恋战,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对许丽和吴睿下了杀手。”
如此前后一对应,一年前的案件果然能全盘破解。凌明鼎略略回味了一会儿,又问:“那你去华星家园是想验证什么?”
“我看到这个开奖信息之后,就上网查询了一下。结果查到那期开出了一个历史最大奖,而且中奖的彩票站就在省城。这时我心里已有七分把握。我记住了那个彩票站的编码,然后想到许丽住处附近看一看。如果这家彩票站临近华星家园,那这件事就有九成把握了。”
凌明鼎一拍手道:“我想起来了!中午我们就是走到了一家彩票站附近,然后那个瘦高男子才出现的!”
“嗯。那家伙知道我再查下去,他的身份就会暴露,所以急于对我下手。”
“可他怎么会知道许丽中奖的事情呢?”凌明鼎提出了新的质疑,“而且那么快。许丽头一天中奖,他第二天就打来了电话。”
“这个人有着极高的侦查能力。你想想,那次我派出去的三个手下被他同时催眠,他怎么会识破我们的监控人员,并且得到相关的电话号码?这肯定是个不一般的人物。事实也的确证明了我的担忧。”
“你现在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吧?”
“是的。按理领奖者的身份会严格保密,不过我找了市局的领导,最终还是查到了领奖者的信息。”
“那家伙……究竟是谁?”
罗飞不需要打开手机,他已经能把那段简短的资料背诵出来:“白亚星,男,三十九岁。曾任西南某省会城市刑警队队长,七年前因病离职。”
“白亚星?”凌明鼎喃喃自语,“我不认识这个人啊……”
“不管你认不认识,他已经找上门来。”罗飞冷笑着说道,“你知道这个对手有多可怕吗?他有不输于你的催眠本领,还有不输于我的刑侦能力,更重要的是,他还掌握着一笔巨额的财富。而在这个社会,有多大的财富就意味着有多大的势力。”
话说到这个地步,有一个问题凌明鼎不得不问了。
“那笔奖金到底有多少?”
罗飞沉默了很久,最后他吐出了一个几乎令人绝望的数字——
“5。7亿元人民币。”
第六章 一场不可思议的催眠表演
【01】
回到龙州之后,罗飞第一件事便是去公安内部网站调出了白亚星的详细资料。根据档案记载,白亚星十九岁从警,业务能力突出,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当地的刑侦骨干。八年前他更是孤身卧底,一举捣毁了西南省城最大的黑恶势力集团,因为这事他荣立了个人一等功,并被破格提拔为省会刑警队队长。不过仅仅一年之后,白亚星便因病离职。
资料中没有提到白亚星患病的具体情况,罗飞难免心生疑窦。他怀疑白亚星的离职另有隐情,而这隐情又不便公开,所以就有“因病”的借口——这也是体制内人员任免惯用的手法之一。
罗飞随后把白亚星的工作照打印出来,拿给凌明鼎辨认:“这个人就是白亚星,你看看认识不?”
照片上是个身着警服的男子,椭圆脸,肤色略黑,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健硕,神情精干。凌明鼎觉得似曾相识,他皱眉想了一小会儿,脱口道:“是他!”
罗飞一振:“认识?”
“也谈不上认识,但我们确实见过一次面。那得是七八年前了……”凌明鼎盯着那张照片细细端详,最后往桌上一拍,确定地说,“没错,就是他!”
七八年前的一面,现在还能记得,那次见面必定不太一般。而从时间节点上来看,七八年前正是白亚星离职前夕,这其中是否存在着某种联系?罗飞期待地追问:“到底什么情况?”
凌明鼎道:“那年我在全国搞巡回讲座,同时也办短期的催眠师培训班。这个人曾经报名参加培训,但我没有收他。他为了这事还专门找我面谈,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比较深。”
“你为什么不收他呢?”罗飞觉得有些奇怪。开办这种培训班的目的就是盈利吧?只要肯交培训费就不该被拒绝啊。
“我收学员之前要先考核的。”凌明鼎解释说,“当时这家伙没考过。”
“哦?可他现在已经是个非常厉害的催眠师了。”罗飞言下之意,你当初是不是看走眼了?
凌明鼎苦笑了一下,说:“我早就知道他的厉害,考核时他在行业潜力这块的得分非常高。但我设计的考题分成两部分,除了行业潜力之外,还有一块是从业心理分析,当时他在这一块的得分很低——这样的学员我肯定不收。”
“从业心理分析?”罗飞皱皱眉头,听得不是很明白。
“其实就是一个心理测试,通过一些问答来评估被测者对催眠行业的认识。说白了,就是他为什么想学催眠。他在这块的得分低,说明此人的动机不纯。他并不是想投入这个行业,而是带有强烈的私欲,他想通过催眠术来达到某种个人目的,这很可能会危害他人的安全。尤其此人的行业潜力又很高,这就更加危险。所以我绝对不能收他。”
原来如此!罗飞点头道:“你的判断很准。这人现在果然成了一个危险分子!”
凌明鼎叹气道:“不是所有的催眠师都会像我一样把关。这家伙还是从别处学到了催眠术。他处处找我的麻烦,难道是记恨我当时不肯教他?”
“这事……不至于有这么大的怨恨吧?”
“难说。他当年找我的时候情绪就比较激动,我看出他学艺的心情非常急迫,恨不能当场就拜师。也许他急着要使用催眠术去完成某件事情?我拒绝了他,就等于扼杀了他的欲望,他因此怀恨在心。”
罗飞禁不住要问:“那他的欲望是什么呢?测试中有没有体现出来?”
凌明鼎摇头道:“没有。测试只是得到一些指向性的结果。要想详细了解他的心理,至少得做一次催眠探索。可我当时没这个兴趣。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具备天分但不适合学习催眠的人,仅此而已。”
罗飞失望地耸耸肩膀。如果能掌握白亚星学习催眠术的具体动机,对于了解对手、分析案情都有着极大的帮助。可惜这个机会早已被凌明鼎错过。随后他转念一想,又问:“那他后来是向谁学习的催眠术?他的老师应该很了解他吧?”
凌明鼎咧着嘴说:“我哪知道是跟谁学的?这些年社会上的催眠培训班多如牛毛。”
“像他这样高水平的催眠师,普通的培训班能教得出来?”罗飞不甘心地追问,他觉得白亚星应该有个非常杰出的业内导师。
“罗警官,你对这个行业还是不太了解。催眠师的水平高不高,主要是靠天分。有时候我愿意把催眠比作一门艺术,而不是技术。就像写作一样——”凌明鼎打了个比方说,“作家的水平取决于他对生活的理解,而催眠师的水平则取决于他对人心的理解。作家依赖于老师的指导吗?不需要的,他只要学会组词造句即可。同理也是,催眠师只要学会基本的催眠手法,此后的行业成就全看个人。”
“就是说我们根本无法锁定白亚星的老师,而且这个老师很可能对白亚星也不够了解?”
“是的。”
“看来还得从别的渠道去了解这个家伙。这个工作我来做。另外我们会尽快查出这个人的行踪。”罗飞安排好自己的工作规划后,又特意提醒凌明鼎,“你可得小心一点。”
对方说得郑重,凌明鼎“嗯”了一声。
“他的动机不明,这对你非常不利。你要知道,他这次对你发难,其中原因肯定不是‘利益’二字。”
凌明鼎领会了,他缓缓地点了点头。白亚星已然是个坐拥亿万资产的富豪,催眠师大会所涉及的利益分配于他根本毫无意义,可他却频频插手,其中必然有更深的缘由。
个人恩怨?流派纷争?这些假设在亿万富豪面前都缺乏力度。
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必须是一个异常强大的理由。
凌明鼎一时间难觅答案。但他知道,无论对方想掀起怎样的风暴,自己都将处于风暴的中心。
站稳一点吧!那家伙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这就是罗飞的潜台词。
【02】
为了进一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