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39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39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罗飞继续追问:“那金砖呢?”
“被我藏在一个隐秘的地点。”
“在哪里?”
白亚星被问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嘿嘿”干笑了两声,反问道:“你觉得我会说吗?”
这话问得罗飞颇为尴尬。要知道,白亚星此刻能坐在这张审讯椅上,其实并无刑警队一丝功劳——他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此人现在的态度就是要提醒罗飞,别看是你在讯问我,但这局势是我主导的,我想说的自然会说,我不想说的,你就别多问。
“好吧。”罗飞只好无奈地后退一步,把主动权重新交给对方,“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啊——我全都交代完了。”白亚星微笑着回答。
罗飞一愣,这就完了?就案情本身而言,对方的确已说了不少。可是预期中的“话术”呢?自己和小刘尚未受到对方的任何影响。如果就这样结束讯问,那白亚星的目的到底何在?不会说真是来自首的吧?
可白亚星却把这出戏演得越来越逼真了,他甚至用戏谑的言语提醒罗飞:“罗队长,难道你忘记相关的刑侦程序了?现在你应该让我在笔录上签字画押,然后将案卷材料整理好,提交检察机关申请逮捕。”
对方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罗飞还能有其他选择吗?他只能冲小刘使了个眼色,吩咐道:“给他签字吧。”
小刘起身将笔录本送到白亚星面前。后者接过去细细地审阅了一遍,末了他由衷赞道:“这笔录记得,还真是分毫不差。你确实有两下子!”
小刘把笔往本上一摔,努努嘴。那意思,没问题就赶紧签。
白亚星二话不说签了字,然后又用大拇指沾了印泥,把指印按在自己的签名上。完事之后他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露出一副大功告成般的自得表情。
小刘把签好字的笔录本拿回来交给罗飞。罗飞略略翻看了两眼,吩咐小刘说:“你先把他带到羁押室看管起来,然后到办公室来找我。”
小刘押着白亚星离开。把嫌犯安置好之后,他如约来到了队长办公室,罗飞同凌明鼎、陈嘉鑫三人正在屋内等待着他。
见众人都到齐了,罗飞开始征询大家的意见:“你们觉得白亚星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小刘和陈嘉鑫都把目光投向了凌明鼎,后者是心理分析专家,他还没表达观点,别人又怎敢妄言?
凌明鼎抱着胳膊沉吟了一会儿,用无奈的口吻说道:“他是不是知道我在隔壁?”
这话的潜台词非常明显,那就是,我根本没发现白亚星的任何漏洞,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以致对方有所警觉?
罗飞却并不赞同凌明鼎的思路,他缓缓摇头说道:“没这么简单。如果他只是看破了我们的用意,那他闭口不言或者胡扯些什么都行,又何必把自己的罪行交代得这么清楚?”
“他是无所谓吧?”凌明鼎猜测道,“他知道你们手上没有证据,所以怎么说都不怕。根据法律,只有口供没有证据,是不能给嫌疑人定罪的吧?”
“你说的没错,在我国的刑事诉讼法中,确实有重证据、不轻信口供的原则。但你别忘了,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所谓‘证据’有两种,一种是直接证据,一种是间接证据。间接证据如果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也是可以用来给嫌疑人定罪的。具体说到这几起案件,警方现在掌握的间接证据就是与案件相关的证人证言以及受害人在案发时间段的行为记录等等,而这些恰能和白亚星的口供完美吻合,这就形成了一个证据链条,足以给白亚星定罪。”
罗飞这么一说,凌明鼎大致明白了。他又追问:“你说的‘完美吻合’,具体体现在哪些地方?”
罗飞列举着说道:“比如说姚柏对僵尸文化的嗜好,姚柏在案发当天的活动以及留在姚柏脖子上的那个牙印等等,这些都是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得到的线索,一般人根本无从知晓。而白亚星却能把这些细节说得清清楚楚,足以证明他就是这起案件的操作者。章明坠楼的案子也类似,从章明的行踪到楼下有人吹哨这个细节,都可以证明白亚星的口供真实有效。许丽那起案子中,最有力的间接证据就是那个电话号码,如果白亚星不是凶手,他怎么能将涉案的手机号码一口报出?还有那个‘静心’咖啡馆,我记得这家咖啡馆就在许丽所住的小区附近,这便证明白亚星的确到过案发地点。只可惜时隔太久,已经不可能调出当时白亚星和许丽会面的监控录像,否则这个证据会更有价值。但即便如此,也足够了。”
凌明鼎能掂量出罗飞最后那四个字的分量。“也足够了”,也就是说以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和口供,白亚星已难逃法律的制裁。凌明鼎先是一喜,可这份欣喜随即便被更深的忧虑吹得无影无踪,他紧锁着眉头,喃喃如同自语:“这些都是白亚星主动说出来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也是困扰在罗飞等人心头的疑问。屋中人全都沉默着,谁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良久之后,却听凌明鼎揣摩着说道:“难道他还留着后手?”
“应该是有后手。”罗飞继续凝思了一会儿,又道,“其实对于下午的讯问,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乎出了什么差错。”
“差错?”凌明鼎有些不解,“你刚刚不是还说,白亚星的口供和警方的调查完美吻合吗?”
“内容上的确吻合,但他说的话总让我有种别扭的感觉。”
“怎么个别扭法?”凌明鼎转头看看小刘,“你有这种感觉吗?”
小刘茫然眨了眨眼睛:“没有啊,我觉得挺正常的嘛。”
其实具体怎么个别扭法,罗飞也说不上来。他只觉得心里咯咯噔噔的不太顺畅。也许是自己警惕性过高了,所以对白亚星的供词抱有某种先天的成见?又或者是某种直觉?可直觉就是这样,你或许能感觉到,但常常又无法描述,更讲不出其中的道理。
“算了。”罗飞自己摆了摆手,暂时放弃了,“我们还是站在白亚星的角度上,想想他接下来能做些什么。”
顺着这个思路一想,凌明鼎便问罗飞:“罗队长,按照正常的程序,你们会怎么处理白亚星?”
“现在还处于刑事拘留的阶段。接下来我们会把相关材料送到检察院,申请对白亚星实施逮捕,检察院应该在七个工作日之内给予答复。”
“按你刚才的说法,批准逮捕的可能性应该很大吧?”
罗飞点头道:“就算批不下来,最坏也是补充侦查。放人或者取保候审之类是绝不可能的。”
凌明鼎“嗯”了一声,又问:“那在检察院审核的这段时间里,白亚星会羁押在哪里呢?”
“看守所。”随后罗飞又详细解释,“就算检察院批准逮捕了,他也要在看守所继续待着,等待法庭定罪宣判。如果判下来是死刑,那就在看守所一直待到执行;如果是死缓以下,那就移交到监狱开始正式服刑。”
“如果这样的话——”凌明鼎郑重其事地提醒道,“你们一定要防备他在看守所里作乱。”
罗飞明白这话的用意。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白亚星进看守所已成定局,那警方就要考虑这会不会正是对方计划中的一步。在刑警队里,罗飞等人都充满了警惕,白亚星的阴谋很难得手,而进了看守所之后,他面前的对手就要稀松得多,没准他的阴谋在这个阶段才会真正施展。
要让凌明鼎跟到看守所对白亚星实施监控是不可能,为今之计,只有提前做好防范工作,不给对手以可乘之机。想到这里,罗飞便很认真地说道:“我会安排好的。”
凌明鼎道了声:“这就好。”沉吟片刻之后,他又说:“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我们也不能不防。”
罗飞“哦”了一声,等待下文。
“这会不会是调虎离山之计?白亚星主动投案,把警方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他身上,而他的同伙则在外面趁机作案?”
罗飞点点头道:“不错,对楚维和杜娜这两个人还得盯好。”
凌明鼎补充提出个要求:“明天有一个小夏专场的催眠表演,你们刑警队能不能帮忙提供安保?”
罗飞一口应承:“当然没问题。”夏梦瑶现在已成了凌明鼎的代言人,就算后者不提,警方也应该积极保护这个女孩的安全。
凌明鼎满意地拍了拍手:“我想到的就是这些。你们看呢?”
罗飞看看小刘和陈嘉鑫。两个年轻人全都默不作声,看来他们并没有什么独特的思路。罗飞见状便不再多说,他开始部署接下来的指令:“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尽快把白亚星押送到看守所——小陈,你开车跟我走一趟。小刘,你抓紧把案卷整理好,明天一早就送到检察院。”
众人各按计划行事。
半小时之后,罗飞和陈嘉鑫把白亚星押送到城郊的看守所。办完交接手续之后,罗飞特意向主管的薛所长叮嘱了几句:“这人会催眠术,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监管人员和其他犯人不要随意与他接触,免得被他蛊惑了。有什么异常情况,及时和我们刑警队联系。”
“放心吧。”薛所长爽朗地笑道,“我单独给他开个牢房,让他住单间。”
罗飞也笑了。这样便能彻底隔绝白亚星和其他人员的联系,无疑是最保险、最安全的方法。
“那我就把人带进去啦。”薛所长一边说着,一边指挥着警卫把嫌犯带进了看守所的铁门。白亚星在铁门后转过头来,冲罗飞告别道:“罗队长,再见。”
罗飞沉着脸,不予回复。
白亚星却不以为意,他甚至还微微一笑,说了句有点自作多情的话语:“是你把我送过来的,到时候可别忘了把我接出去。”
第八章 看守所囚犯疑似被“集体催眠”
【01】
夏梦瑶的第二场催眠表演同样大获成功。她这次表演仍然以“怀旧”作为主题。因为表演是在龙州大学举办的,所以这次怀旧便以高中时代的生活作为设置情境。在夏梦瑶的言语引导下,与会者在潜意识的世界徜徉。他们仿佛回到了青涩的中学校园,书桌上堆满了课本,老师在讲台上慷慨陈词,窗外的操场人声喧沸,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切还都充满了希望。
当表演结束的时候,台下不少人甚至泪流满面。他们知道,在自己的人生中,有太多的美好已经错过,有太多的遗憾已经无法弥补。如果真的能够回到过去,那该多好。就算只是重温那些沉睡的回忆,他们也情愿迷醉其中,永不醒来。
表演大会结束之后,罗飞婉拒了凌明鼎的宴请。于是会后的庆功便成了凌明鼎和夏梦瑶的私人聚会。罗飞看出有某种超出友谊的情感正在这两人之间滋生,他暗自给予祝福。凌明鼎丧偶,夏梦瑶单身,男才女貌,有何不好?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楚维和杜娜回去之后继续经营那家会所,并无出格的举动。那个“中国催眠师行业联合会”也暂时偃旗息鼓。在这种情况下,凌明鼎的“心穴理论”和“心桥治疗术”又重新挽回了声势。而这番扭转最大的功臣自然要属夏梦瑶。在各路媒体的聚焦下,这个女孩已经成为整个催眠行业最火热的宠儿。在她的影响下,人们对催眠行业曾有的误解逐渐消散,他们开始喜爱甚至是迷恋这个充满神秘的潜意识世界。
夏梦瑶的粉丝数量如滚雪球般迅猛增长。已经有敏锐的炒作者嗅到了其中的商机,他们开始给夏梦瑶安排更加广阔的表演舞台。下周会有一场新的催眠表演大会,届时全国最大的一家网站将进行视频直播。这意味着夏梦瑶的粉丝们只要在电脑前戴上耳机,就可以跟着女孩的声音展开一场催眠之旅。
形势看起来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