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4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4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分械那榻凇!
“生化危机?这又是什么?”罗飞简直要彻底晕菜。
陈嘉鑫解释说:“是一款僵尸题材的电脑游戏,还拍了好几部同名电影,在年轻人当中非常流行。”
“你也迷这些东西?”罗飞微微皱起了眉头,暗忖小伙子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怎么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拿出来说呢?
陈嘉鑫摇头道:“我本来也不了解这些东西的。只是早上看报纸上说僵尸僵尸的,就上网查了些资料。”
罗飞想起了昨天来到现场的那帮记者,他不知道那些人具体把报道写成了啥样。但一定会添油加醋,极尽渲染之能事。
这时又听陈嘉鑫说道:“报纸我带着呢,你要不要看看?”
罗飞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小伙子便从口袋里摸出份报纸递给他。罗飞展开版面,很快找到了相关报道。
标题很惊悚:《闹市惊现啃脸僵尸》。正文如下:
〖昨日下午五时许,我市阳和路发生一起恶性案件。一名男子先是数次骚扰路人未果,后又当街啃食另一过路司机的脸部。闻讯赶来的警察连开三枪才将该男子击毙。受害司机半张脸被啃光,目前仍在医院抢救。据现场目击者介绍,啃脸男子动作缓慢,脾气狂暴,其行为表现与恐怖电影中的“僵尸”非常相像。因为警方婉拒了记者的调查,目前此案的真相仍是一个谜团。〗
罗飞阅毕,目光从报纸转到陈嘉鑫身上,他问道:“你看了这篇报道,然后就相信了‘僵尸’的说法?”
“相信也谈不上,我只是……只是很想找到真相。”顿了顿后,小伙子又说道,“但这件事真的太奇怪了,那个人像僵尸一样走路、咬人,脖子上还有一个牙印。还有他在医院想找的药,如果他说的确实就是‘抗T病毒血清’……”
说到这里陈嘉鑫自己停了口,他也知道这个思路实在是太荒唐。罗飞和张雨默然对视着——他们都读懂了那个小伙子的潜台词。片刻后,张雨首先摇头否决:“这完全不科学,不可能的!”
罗飞却依旧沉默,他这种态度让张雨略感不安,后者忍不住要问:“罗队长,现在你是怎么想的?”
“僵尸当然是不存在的。不过他讲的这些东西倒是启发了我——”罗飞伸手指了指陈嘉鑫,沉吟道,“这事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什么?”
罗飞没有急于说明,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振铃响了三四声之后,听筒内传来了小刘的声音:“喂?罗队?”
“你在哪儿呢?”
“我在姚柏的公司,刚刚和他生前几个要好的同事聊了会儿。”
“有什么进展吗?”
“有个线索很值得研究!你不打过来,我正准备打过去呢!”小刘说完就问罗飞,“今天的报纸你看了没有?”
听到这话罗飞心念一动,难道助手已经和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他一边回答说:“就是僵尸那篇吧?看了。”一边把手机的扬声器打开,让身边的两个人也能听见他们的通话。
“我刚刚问到的好几个人都说,姚柏这次是迷恋僵尸走火入魔了!这小子是个标准的僵尸迷,他最喜欢一款叫做《生化危机》的僵尸游戏,国外拍的僵尸电影更是每部必看!”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条线索的确很有价值,回头到队里我们再详细分析。”罗飞打发了电话那头的小刘,然后他看着张雨,用之前的话反问对方,“现在你是怎么想的?”
“沉迷于虚拟世界,走火入魔。这事听起来离奇,但也不是没有先例。”张雨一边说一边凝目沉思,眉头中却始终有个疙瘩解不开,末了他伸手指指姚柏的尸体,把心头疑问抛向罗飞,“他脖子上的咬痕怎么解释?”
罗飞的目光早就盯上了那个咬痕,他思忖着说道:“看来不仅有内因,还有外力……”
“外力?”张雨马上明白了,“你是说有人在诱导他走火入魔?”
罗飞点头道:“这个咬痕就是其他人存在的铁证。”
没错。死者再怎么走火入魔,也不可能咬到自己的后脖颈。这必然是他人所为。张雨顺着这个思路琢磨了一会儿,心中有了些猜测:“他们是不是在玩一种情景模拟的游戏?然后这家伙入戏太深导致失控?我觉得可以查一查和死者有相同爱好的圈内人。”
罗飞却摇摇头,神色凝重。“恐怕没这么简单。”他沉着声音说道,“那家伙应该是有预谋的,他做了非常精妙的策划和布局。”
“哦?”
“他做了一个扣子,或者叫做……”罗飞想了想,又找出一个意思更加贴切的词语,“叫做触发器。”
张雨脸上的神色愈发困惑了。
“死者被咬后先是去了中康医院,他在寻找什么抗体病毒血清——”说到这里罗飞往陈嘉鑫身上瞥了一眼,又补充说,“嗯,或者是抗T病毒血清。”
陈嘉鑫欣慰地一笑,他感觉自己得到了对方的首肯。
罗飞又继续说道:“这时死者确实沉浸在一种情景模拟的状态中,但他的神智尚未失控。不久之后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医院那里有一个挂钟,下午五点整的时候挂钟开始报时,死者听到钟声后立刻吓得魂不附体。随后他便离开了医院,据目击者说,他从这时才开始变得目光呆滞、行动缓慢,可算真正进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
还有这样的情节!张雨讶然反问:“这钟声就是你说的触发器?那是怎么做到的呢?”
“怎么做到的我现在也猜不透。”罗飞沉默了一会儿,又正色道,“如果事情真像我设想的一样,那这案子就绝不是什么意外了!”
不是意外,难道竟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谋杀?张雨的后背有些隐隐发凉。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法医,还从未见过如此诡异和另类的作案手法。
而随后打来的一个电话让他意识到,一场大戏才刚刚拉开帷幕。
第二章 神鬼莫测的“瞬间催眠术”
【01】
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叫做董杰的年轻法医。电话接通之后,他很恭敬地问道:“张老师,您现在忙吗?”
“我正和刑警队罗队长谈一个案子——你找我有事?”
“我这边有个现场吃不准,您能不能帮忙看一下?”
对工作上的事情张雨从不推辞,但刚刚的话题又意犹未尽,他便鼓动罗飞:“又出案子了,一块去看看?”
罗飞也想和张雨再多聊一会儿,当下便应了对方的邀请。一行三人离开了法医中心。因为是帮忙不是正式出任务,张雨就没开法医车,三人上了陈嘉鑫的巡逻车,一路往案发地而去。
在车上两人继续先前的话题,越聊越觉得此事绝不简单。末了罗飞给小刘打了个电话,吩咐对方继续查找监控录像,这次要从姚柏离家时开始查起,争取查清此人离家后所有的活动轨迹。
半个小时之后抵达了目的地。这是西城的一处居民小区,案发现场位于一幢六层的高楼脚下。警戒线已经拉起,这次圈外没几个人围观。
不是小区内的居民不喜欢看热闹,而是这热闹少有人敢看。因为圈子中心的那具尸体实在是太惨了。
死者横尸呈俯卧状,整个脑袋摔成个稀烂,看上去就像是一摊红白浆液中浸泡着一团黑色的头发。他的上半截身体也很奇怪,软软地趴搭着,似乎胸腔里没有肋骨,只是一只皮囊包裹着内脏的“人体汤包”。
罗飞和张雨还好,陈嘉鑫见到这场面可有些受不了了。他用手捂着嘴,差点就要呕吐出来。罗飞注意到小伙子的窘态,便打发他说:“这里没你的事,你去车上等着吧。”
陈嘉鑫如释重负般离去。这时另外一个小伙子风风火火地迎上来,口中不住地打着招呼:“张老师、罗队长,辛苦你们了。”此人正是法医中心的年轻人董杰。
案子是按跳楼自杀报的,所以一开始便没动用罗飞和张雨这样的重量级人物。不过董杰在初步勘验尸体之后,却发现有些不太对劲。他不敢擅下结论,这才打电话向张雨求助。
“最主要的疑点就是四肢未见严重损伤,而头胸部位却是大面积的粉碎性骨折。”董杰一边简明扼要地说着,一边把二位援兵引到了尸体前。其实他知道这话说不说都无所谓,以这两位的资历,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所在。
高坠身亡属于法医常见的死亡类型。一般来说,坠楼者在落地前都会有个保护头部的本能动作——或者是发力撑开双臂遮挡,或者是屈臂抱头。不管是何种方式,双臂都将受到极为严重的损伤。当然也有坠楼者因空中姿态改变而下肢先行着地,那他的腿骨和骨盆便会摔得粉碎。但凡四肢无恙而头胸损毁严重的,法医鉴定时便要考虑凶杀后抛尸伪造自杀现场的可能性。
张雨蹲下身来,贴近死者的身体细细查看。董杰猜到他在找什么,又主动说道:“我已经认真看过了,死者身体上并无可疑的外伤。不过他的脑袋摔成那样……”
既然有凶杀的疑点,那么就要查找尸体上有没有刀口之类的可疑伤痕。现在倒是没找到可疑外伤,但也无法排除凶杀的可能。因为死者的脑袋已经摔碎了,没准那致命的伤口就在头部呢。
尸体就是这样了。张雨站起身,仰头问了句:“楼上现场看过了吗?”这块不属于法医的工作范围,张雨问完话之后,目光投向了一旁站着的几个派出所民警。
“看过了,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说话的是个派出所副所长,年纪不小了。他知道罗飞是个刑侦专家,又主动汇报说,“楼顶有两个目击者。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就在警车里。”
现场有目击者?那事情就好办多了。罗飞和张雨交换了一下眼神,说:“过去看看吧?”张雨点头赞同。于是老所长当先领着,一行人向着警戒圈外的一辆警车走去。
“两个孩子,在楼顶搞对象呢,正好看到了死者跳楼的过程。我看着他们不像在说谎,不过那话又实在是……”老所长一路走一路唠叨着,最后像说不下去了,摇头连连咂嘴。
罗飞揣摩对方的语意,问道:“他们的说法很不可信?”
“这个……你们一聊就知道了。”老所长来到车门前,他没有上车,而是侧身把通道让了出来。
罗飞和张雨猫腰钻进车里。却见后排坐着一男一女,年纪也就十六七岁。另有一个民警陪在他们对面。这民警不认识罗飞和张雨,见上来两个穿便衣的人,一时间有些诧异。
“这是市局来的专家,你没事就出来吧。”老所长在车外招呼道。民警“噢”的一声,很识趣地下车给专家们腾出了位置。
罗飞和张雨并肩坐下。那对少男少女抬头看着他们,紧张兮兮的。
“没什么大事。”罗飞用轻松的语调说道,“就是把你们看到的事情再复述一遍。”
女孩转过头,怯生生看了男孩一眼,似乎在等待对方拿主意。男孩咬了咬嘴唇,答非所问地说道:“警察叔叔,这事不会通知家长吧?”
罗飞心中暗笑,明白这对小情侣定是瞒着家长去楼顶幽会的。一出事,首先想到的是这段地下恋情可不能向家长捅破了。
“不会的,你们配合警察把事情讲清楚就行。”
有了罗飞的保证,男孩这才进入正题。他说:“那人就是自己跳下去的,我们两个都看见了。”
“说具体点,从什么位置跳的?当时你们在哪儿?现场还有没有其他人?等等。把你记得的都说出来。”
“好吧。”男孩瘪瘪嘴,有些嫌麻烦的样子,可他又不敢违抗,只好努力回忆了片刻,然后描述道,“我们俩今天一早就在楼顶约会。后来那个人上来喂鸽子。我们本来想换个地方的,但他喂鸽子喂得很好玩,我们就多看了一会儿。过了有十几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