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50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50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以他的未婚妻宁可死去也要保住清白——这真是一个既自私又自卑的家伙!”
“是的。”罗飞赞同凌明鼎对白亚星的评价,不过他又轻叹一声说道,“他的自私和自卑其实是源自于一种极度的自傲,他是一个强者,永远不能接受自己以弱者的姿态存在。他宁可将爱人毁灭,也不愿让对方了解到事实真相。”
凌明鼎又愤恨不已地说道:“明明是他自己害死了高梅,为什么要记恨我?那样……那样对待我的妻子。”
“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刻,你没有帮他。”
“我怎么帮他?难道催眠术能帮他恢复性功能吗?”
“想想我们在韩雪住处搜查到的东西。”罗飞耸耸肩膀说道,“你应该能猜到白亚星是怎么对付那个女孩的。”
“先对那个女孩催眠,然后用自慰工具让女孩达到高潮?”凌明鼎瞪着眼睛道,“这……这也太恶心了吧?”
“确实有点恶心,但很有效。韩雪就是被这样的手法迷得神魂颠倒。如果当初你就把催眠术传授给他,他或许真的能在高梅面前蒙混一辈子。”
“等等!”凌明鼎忽然跳了起来,“他不会也用同样的手法来对付小夏吧?”
罗飞咧咧嘴:“如果他觉得这么做真的能征服小夏……”
“无法容忍,绝对无法容忍!”凌明鼎接连拍了几下桌子,然后扭头就往外走,“我一定要阻止他!”
“哎!”罗飞追上去喊了一声,“你到哪里去找他们?”
“龙州所有的高档酒店,我一家家地找过去!”凌明鼎咬着牙,摆出一副挖地三尺的样子。
“好吧。”罗飞也被对方情绪感染了,“我叫上小刘,我们三人分头行动。”虽然这有点大海捞针的意思,但大海捞针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吧。
【03】
出门之后罗飞才发现天空中已是雪花弥漫。龙州属于亚热带气候,雪花落在温热的人体上会很快化开,人在雪中略略走一圈,全身上下便湿漉漉地极不舒服。
罗飞负责在东城地区搜寻,他奔波了大半夜却一无所获。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雪势越来越大。罗飞进了家通宵营业的便利店,买点速食填填肚子,同时用干毛巾把身上的雪水胡乱擦了擦。刚刚歇下口气,手机忽然响起。
罗飞接通了电话,听筒里传来的竟是白亚星的声音——
“我知道你在找我,到银陵饭店来吧,我在顶楼的旋转餐厅等你。”
对方说完这句话便直接挂断了。罗飞立刻起身直奔银陵饭店而去,途中则抽空给凌明鼎打电话通报了讯息。
银陵饭店位于龙州东北部,这是一片新开发的区域,人气并不旺。不过饭店盖得倒气派,共有三十多层,下面三层是豪华的高档酒店,往上是五星级客房,最顶层则是一个充满了异国情调的旋转餐厅。
到达酒店之后罗飞又给凌明鼎去了个电话,后者答复说尚在半途。形势紧迫,罗飞决定自己先单刀赴会。
罗飞把手机调到静音模式,然后登电梯上到了顶楼。旋转餐厅的入口处站着两名侍者,他们见到罗飞之后伸手一拦,道:“先生,不好意思,今天有人包场。”
罗飞正要解释时,餐厅门已然开了。却见杜娜从门后闪出来,说了声:“这位是白先生请来的客人。”
侍者连忙向两侧让开,同时躬身道歉:“对不起。”
罗飞进到餐厅内,杜娜在他身后关了门,说道:“白先生正在等你。”她自己仍旧守在门口,并不上前。
罗飞举目四顾。灯火辉煌的餐厅内空荡荡的,只在中心处摆了两张半圆形的沙发,沙发间包着一张玻璃餐桌,白亚星正独坐在桌前。
“夏梦瑶呢?”罗飞一边向对方走去,一边大声问道。
“她很好,你不用为她担心。”白亚星冲罗飞招招手,“来,陪我喝一杯吧。”
餐桌上摆着一瓶白酒,两只矮杯。白亚星给两只杯子都斟了酒,看到罗飞在对面坐下了,他便把其中的一只杯子平平一推,那杯子在台面上划了一条直线,准确地停在罗飞面前。
白亚星端起另一只杯子,自言自语般说了句:“很久没喝酒了……”说完他一仰脖,将杯中酒全都灌入了口中。一种热辣的感觉在他的喉胸之间燃烧着、翻滚着,他闭上眼睛,默默享受。
等那感觉完全退却,白亚星重又睁眼。在他的对面,罗飞正襟危坐,面前的那杯酒未动分毫。
“你不喝?怕我害你?”白亚星嘿嘿笑了笑,又道,“你觉得自己还有值得我害的价值吗?”
罗飞无言以对。此时正是对垒双方力量最悬殊的时刻,白亚星占尽上风,而罗飞被停职之后,已和平头百姓无异。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还真是不配被请到这个地方来。
“我叫你来,是想帮你的。”白亚星又端起一杯酒说,“这酒喝不喝,随便你。”
罗飞犹豫了片刻,最后他终于把面前的酒杯端起,浅浅地饮了一口。
白亚星赞了声:“好!”对着酒杯又喝了一大口。
“说说吧——”罗飞看着对方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
白亚星答道:“我制作了一份录音,是我亲述的,对那天审讯的事情作了解释。你只要拿到这份录音就可以为自己平反了。”
罗飞“哦”了一声,他猜不透对方的真实用意,便不冷不热地追问了一句:“那录音在哪儿呢?”
“现在还不能给你。”白亚星神秘地一笑,“因为你还没有觉醒。”
“觉醒?”
“等你觉醒之后,那录音自然会出现的。到时候你官复原职,我们的事业又多出一份强有力的保障。”
罗飞摇头道:“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说明你并不了解自己。而我很了解你。”白亚星端着酒杯,目光幽幽地看着罗飞。罗飞垂下头,像是在下意识地躲避着什么。他的心头有点发毛,感觉极不自在。
当自己被那家伙催眠的时候,到底被对方窥看到多少秘密?
白亚星看出罗飞的窘迫,他趁势追击。
“你另有一个强悍的灵魂,但你却把他束缚了起来。他被丢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十多年无人理睬。”白亚星向前探着身体,加重语气逼问道,“你是把他忘了,还是没有胆量再去面对他?”
罗飞的呼吸变得急促,额头也渗出了汗珠。
白亚星像是打了胜仗似的,他收回身体往沙发上一靠,悠然道:“不过那个灵魂并没有湮灭,他的力量足以挣脱任何束缚。即便身为他的创造者,你也无法掩盖他那炫目的光芒。”
罗飞愕然抬头:“你什么意思?”
白亚星瞥了罗飞一眼:“你知道吧,在警界我拥有众多的追随者,他们遍布全国各地。”
罗飞点点头,举例道:“陈嘉鑫就是其中的一员。”
“河南有个刑警,很有天赋。我一直和他保持着联系。前不久他的辖区发生了一件很特别的案件——”说到这里白亚星暂时停住,他把一张照片按在台面上,向罗飞展示之后才又说道,“你对这东西一定很熟悉吧?”
照片的背景是一片木质的地板,地板上沾有血迹。看来这是拍摄于某桩血案的现场。而照片的主体部分则是一张纸条,纸条上有几行字迹,其中最醒目的是五个黑色的仿宋体大字:“死亡通知单”。
罗飞蓦然变了脸色,再要细看时,白亚星却已将照片收了回去。
“这案子……破了没有?”罗飞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艰难地吐出这句话语。
“当然没有。”白亚星眯眼看着罗飞,“不过我们都知道那个家伙——他源自于你的内心,却又挣脱了那些无谓的精神枷锁。”
罗飞握住双拳,竭力控制着心中的某些情绪。一个可怕的阴影正践踏着他的精神世界,他无力面对却又无处逃避。
白亚星这边还有话未曾说完:“我已经和那家伙联系上了。我们都很欣赏对方,他也会参与到我的事业中来。”
罗飞惊骇地瞪大眼睛,如同听闻到末日的号角。他不敢想象那个阴影和眼前这个人联手之后的情形,他只能喃喃低语:“疯子……你们都是疯子!”
“伟大的梦想在实现之前,世俗看来都觉得像疯子。”白亚星说到酣畅处,干脆举起酒瓶嘴对嘴地吹了一口。
罗飞还在与那个阴影殊死搏斗,最后他终于积蓄起足够的勇气立稳了阵脚。
“那家伙到底是谁?他在哪里?”罗飞冲白亚星嘶喊着,双拳死死地顶住了桌面。
白亚星冷眼看着罗飞:“你何必这么着急?即使你不去找他,他也会来找你的。你们的灵魂早已纠缠在一起,想分也分不开呢!”说完这话他忽又咧嘴一笑,“来再喝一口酒吧,算是表达我的谢意——感谢你创造了他,并且指引我找到了他!”
这次罗飞把杯中酒一口气干完了,他当然不是接受对方的谢意,他只是在发泄心中的愤懑。
白亚星又对着酒瓶喝了一大口,然后他摊开左手看了一眼。此前那只手一直攥得紧紧的,似乎握着什么极为重要的物件。
“有了他,还有夏梦瑶……我可以安心地退出了。”他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重又把拳头握紧,然后他还把拳头在心口处贴了一小会儿。
退出?罗飞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说出这话。还有夏梦瑶,她怎么会和那个可怕的阴影相提并论?
在这个初冬的清晨,罗飞刚刚经历过极度的震撼,他的头脑一时间无力思考,只能向对方投去茫然的目光。
白亚星把酒瓶扔在了桌上,然后站起身一步步向着餐厅的边缘走去。此时天际已隐隐发白,透过四周的玻璃幕墙,可见漫天雪花飞卷,舞得正欢。
白亚星停在了幕墙前,他侧身冲罗飞招了招手:“来,看看这些雪花。”
罗飞彷徨着起身,来到了白亚星的身旁。
“看,多么纯洁,多么美丽。”白亚星仰起头,张开双臂做出拥抱天空的动作,“它们会洗去空气中的尘埃,净化这个肮脏的世界。只要想通了这一点,你又何必去畏惧那一点点的寒冷?”
说完这话,白亚星猛地打开了身前的一扇拉窗,寒风立刻卷着雪花倾涌而入,毫无防备的罗飞被激得打了个冷战,他下意识地往后一撤,腿是迈动了,但身体却未曾移开。
正是白亚星拉住了罗飞的胳膊,他把对方拽向窗边,哈哈大笑着说道:“别躲!感觉它,理解它!”
罗飞一甩手挣脱了对方的纠缠,他瞪着眼睛,露出厌恶的难以理喻的神色。
白亚星和罗飞对视了片刻,然后他用一种预言般的口吻说道:“你会觉醒的,你会加入我们。”
“我?加入你们?”罗飞指着自己的鼻子,哑然失笑。
“你!但不是这里——”白亚星把罗飞的手拉下来,点在对方的心窝上,“而是这里:Eumenides①!”
①Eumenides为《死亡通知单》系列作品中的杀手代号。这个杀手与罗飞本人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Eumenides这个代号以及代号背后的指向意义也成了罗飞的“心穴”。在这里白亚星试图唤醒罗飞心中某些阴暗的回忆。
最后那个英文单词如同冰锥般刺进了罗飞的心脏,他的身体晃了晃,脸色苍白,几乎无法呼吸。
“记住我的话吧,挣脱束缚,解放你的灵魂!”白亚星松开罗飞的手,但他的目光却更加深入地扎入对方的体内,“你要知道,人生可不会有从头来过的机会!”
这句话似乎带着某种最后通牒的意味,而说完之后白亚星就转过了视线,他微微抬起头,目光看向了餐厅的入口处。
罗飞也转头看去,有一个女人站在那视线的终点上。
那女人正是杜娜。当罗飞看到她的时候,她刚刚迈开腿往前跨了半步。但她随即又停了下来,然后就像被闪电劈中一般,身体软软地向下跪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