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63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63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跋斓亩裥园讣嵋资遣换崞舳飧龌频摹
小刘不得不核实一下:“你确定吗?”
“确定。”罗飞用力点了点头,他郑重地告诫自己的助手,“你以为我们只是在侦破两起命案吗?不!我们是在和一个极度危险的连环杀手赛跑!”
小刘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明白了罗飞的意思。
赵丽丽、姚舒瀚,这两人已经遇害,李小刚目前的情形也不容乐观。但更加可怕的猜想是:凶手的目标恐怕还不止这三人!每一张快递单的发出,不仅意味着“收件人”即将遇害,同时还将“寄件人”列为下一个目标。这样的索命快递单究竟还有多少张?警方尚无从判断。
而凶手作案的速度更是令人恐惧。昨天十五点二十一分,他送出了第一个“快递”。随后几乎是马不停蹄,第二个、第三个“快递”在短短四小时之间接连送出。如果他的行动还在继续,那受害者的数目也会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持续增长!
所以警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阻止事态的恶化。每一段被浪费的时间,很可能就代表着一条被杀害的生命。
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有什么机制不该启动呢?
03
在重案应急机制的调动下,市区公安系统所有局所的相关负责人全都从熟睡中被叫起。凌晨四点,他们齐聚在市局刑警队会议室,以罗飞为首的专案组正式成立。
罗飞首先对案情作了一个大致的介绍,随即便开始给与会众人分配具体的任务。
“东岭派出所负责摸查赵丽丽的个人情况和社会关系,我需要一份非常详细的资料,包括她的出生、履历、家庭成员、同学、朋友、兴趣爱好等等,总之越详细越好。
“四季园派出所负责摸查姚舒瀚的个人情况和社会关系,要求同样,越详细越好。
“铁桥派出所负责摸查李小刚的个人情况和社会关系。李小刚不是本市户籍,有些工作需要对外联络的,可直接通过市局办公室进行协调。”
其实此前罗飞已经掌握了这三人的基本情况,但鉴于案情的发展,他还需要更详尽的资料以供分析。
种种迹象表明,假冒快递员的神秘男子对赵丽丽三人非常了解,而且他行事前有过周密的策划。这说明此人作案目标明确,也代表此人有着十分鲜明的作案动机。
最初赵丽丽死亡时线索指向姚舒瀚,罗飞曾以为此案多半是缘于情感纠葛。但随即姚舒瀚也遇害,而下一步的线索却指向了一个外地户籍的男子李小刚。从表面上看来,这个李小刚和姚赵二人很难有生活上的交集。那到底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缘由,使得凶手会把这三个人同时列为自己的目标呢?
如果能找到这个缘由,不仅可以帮助锁定嫌凶所在的人群,更有助于筛选出其他潜在的受害者,甚至可一举扭转警方目前的被动姿态。
所以罗飞需要赵丽丽等人的详细资料,以期从中查出三人之间的某种隐秘关联。
这种探案思路可谓由因推果,而另一种由果溯因的思路现在看来则更具可操作性,因此也就成为警方工作的另一个重点。
“兴城派出所负责对辖区内兴城路沿线、从国庆路路口至渡江路路口之间的区域展开入户摸查。要求每家每户都要走到,实在联系不上住户的,要向周围邻居和当地居委会核实情况,绝对不允许遗留任何死角。因为现在的情报显示:嫌疑人在这个区域内应该有一个落脚点。
“小刘,监控追踪这块的工作仍由你来负责,之前我要你直接跳到幸福新村的,现在把跳过的这一段也补上。需要交警部门配合的,请市局办公室的同志从中协调。我要详细掌握嫌疑人在作案过程中的每一步行进轨迹。
“其他各局所的同志负责在全市范围内寻找嫌疑人和李小刚的下落。哪怕是大海捞针,也得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捞出个结果!”
这一番安排妥当,各路人马立即出动,分头执行各自的任务。小刘也想随众人而去时,罗飞忽然唤了声:“小刘,你等一下。”
小刘停下脚步看着罗飞,后者却又不开口了。直到会议室内其他人散尽之后,才听罗飞压着声音问道:“你还记得龙州的那些催眠师吗?”
催眠师?小刘神情一凛。他怎会不记得?去年深秋凌明鼎曾在龙州举办过一次催眠师大会,当时全国各地的催眠高手齐集龙州,随之引出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之战。不过随着白亚星的死亡,那场风波似乎已烟消云散。现在罗飞蓦然间又提起这茬,再联系刚刚发生的那两起离奇命案,小刘心中便有了几分猜测:“你怀疑这桩案子和催眠有关?”
罗飞郑重地点了点头,同时又嘱咐小刘说:“这事先别声张,传出去会引起恐慌的。”
小刘明白罗飞的顾虑。去年发生过的啃脸僵尸案和人体飞鸽案轰动一时,曾引起龙州市民对催眠师的极度畏惧和抵触。现在如果又爆出催眠凶杀案,必然会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这是谁也不愿看到的局面!难怪罗飞要单独把自己留下商讨此事。
小刘问罗飞:“那现在该怎么办?”
“你把监控追踪的工作安排一下,就不用亲自跑了。然后你暗中调查调查,去年参加过催眠师大会的那些人,现在都有谁还在龙州。”
小刘点头道:“明白。”
罗飞起身把手一挥说:“走吧。”他和小刘一块儿出了门,俩人各开了一辆车。小刘自按罗飞的吩咐行动,罗飞则驾车重返揽月豪庭现场。
车开到半途,街道两侧的路灯忽地齐刷刷熄灭,原来东方已然晨曦初上。罗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的清新空气,算是给自己一点鼓励。希望这混沌一片的案情也能在黑暗中觅得一丝亮光。
到达姚舒瀚的住所时,现场的勘查工作仍在继续。罗飞径直进到卧室,与自己的老搭档张雨会了面。后者也刚刚熬过一个通宵,眼睛发红,神情疲惫。
依旧没什么寒暄,罗飞单刀直入地询问:“怎么样?”
张雨冲床上一努嘴:“你自己看看吧。”
姚舒瀚的尸体已经和身下的那个仿真娃娃分开,他现在以正面冲上的姿势躺在床上,先前被遮挡的伤口完全暴露出来。
虽然对这个富二代毫无好感,但姚舒瀚此刻的模样还是激起了罗飞的怜悯之心。当此人赤身裸体死去的时候,竟再无一丝男人的尊严,他的阴茎软软地耷拉着,龟头处却乱七八糟地绽开了花,看起来就像是一根被乱刀斩过的香肠。鲜红色的血迹正是以这根境况惨烈的“香肠”为源头,一路蔓延,浸染了半片床单。
从警十多年,罗飞见过太多的尸体,死得比这还惨的也不少。但只要是男人就不可能对这样特殊部位的伤势无动于衷。罗飞情不自禁地咂了咂舌头,皱眉问道:“这是怎么造成的?”
张雨没有直接回答,他伸手指了指死者身旁的那个女体娃娃,反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应该是一种男性自慰用品吧?”罗飞把视线挪到那个娃娃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这玩意儿做得可算精致了,不仅面容姣美,全身上下的细节也与真人仿佛。在下体部位更是制作出一个仿真的女性生殖器,阴唇毛发一应俱全。现在这个“生殖器”上沾染了大量的血迹,使得整个娃娃更具备了一种惊悚的真实感。
“这可是高档货,全实体硅胶材料,一比一仿真制作的。”张雨顿了顿,又用提示的口吻问罗飞,“你看看她的脸,是不是有点眼熟?”
对方这么一说,罗飞也感觉出来了:“嗯,很像现在正当红的那个电影明星呢!叫什么来着?”他用手敲着脑壳,一时间却想不起那个名字。
张雨已经抢过了话头:“没错,这玩意儿就是根据明星脸定制的,用于满足特定人群对于明星的性幻想。你别看这么个假人,市场价格得上万。”
“呵!”罗飞惊叹了一声,转过脸瞥着张雨道,“你对这玩意儿还挺了解啊?”
张雨听出对方的揶揄口吻,忙解释说:“去年有个小伙子自慰时性窒息致死,当时现场也有这么个娃娃,所以我才了解的。你可别往歪处想。我儿子都上小学了,哪有工夫整这些啊?”
罗飞“嘿嘿”一笑,把跑偏的话题拉了回来:“别绕圈子了。快说吧,死者的致命伤是怎么造成的?”
“这里面改造过,嵌了三个刀片,刃口全都冲外,正对着阴道口。”张雨用一个夹子般的工具将娃娃的仿真阴道撑开,招呼罗飞说,“你过来看看。”
罗飞凑到近前细看,果然在阴道的底部发现三个锋利的刀口。同时他还注意到,阴道里除了血迹外,还混杂着一些浑浊的乳白色液体。
罗飞立刻猜到这些乳白色的液体是什么,他问张雨:“死者有过射精?”
张雨点点头:“没错。根据现场的勘查情况,可以大致推断出死者的死亡原因,他当时和这个仿真娃娃模拟性交。因为娃娃的阴道里嵌入了刀片,导致死者的龟头在这个过程中遭受重创。我之前已经勘验过了,龟头上大大小小的刀口共有四十七个。龟头上血管丰富,性兴奋的时候又处于充血状态,所以有大量鲜血从刀口处涌出。可死者的动作并未因此停止。最终他达到高潮完成射精,同时也因失血过多,当场死在了仿真娃娃身上。”
罗飞想象着姚舒瀚的龟头在刀锋上一次次遭受切割的惨状,头皮阵阵发紧。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评论了,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至于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令人费解的行为,这个问题还得等你来解答。”张雨看了罗飞一眼,又斟酌着说道,“按照正常的想法呢,我会怀疑他是不是受了暴力胁迫或者被说服用过毒品之类的药物。可是根据前一个死者的经验,这些情况恐怕都不存在。真正的原因恐怕更加离奇。”
罗飞沉默了片刻,然后他冲张雨使了个眼色,提议道:“去阳台上透口气吧。”
张雨领会了对方的用意,一口答应:“好啊。”
俩人结伴来到阳台。张雨摸出个烟盒往罗飞面前一递,罗飞摆手表示不用。张雨也不勉强,自己掏出一根点上,同时问道:“有点思路了?”
罗飞直截了当地抛出了自己的观点:“我觉得是催眠。”
张雨“哦”了一声。他把香烟撮在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思绪随着烟雾默然流转。当烟圈从口鼻中喷出的同时,他又重重地“嗯”了一声。
去年正邪催眠师大战龙州,张雨也是案件的重要参与者。对于催眠犯罪的手法和特征早已有所了解。所以罗飞一提“催眠”二字,张雨不仅深有感触,而且立刻就能切到问题的核心所在。
“他们的心穴在哪里?”张雨把香烟夹在手指中,眯着眼睛问罗飞,全神贯注。
所谓“心穴”,是龙州催眠大师凌明鼎提出的概念,意指每个人心中固有的隐疾。按照凌明鼎的理论,催眠师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控制被催眠对象。哪怕对象已经进入了催眠状态,催眠师也不能下达违背其固有意愿的命令。但如果催眠师能掌控对象的心穴,就可以顺势引导、放大,从而使对象表现出一些荒诞的言行。比如在“啃脸僵尸”一案中,催眠师就是利用受害者迷恋僵尸文化的心穴,使得一个小伙子变成了啃食人脸的“僵尸”;而在“人体飞鸽”一案中,受害者更是把自己幻想成了一只鸽子——这种高难度的催眠之所以能够成功,也是因为受害者对自由自在的鸽子早就心生向往之故。
与去年发生的那两起催眠案件类似,赵丽丽和姚舒瀚也都做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怪诞行为,如果确实如罗飞猜测,这两人是遭到了催眠,那他们必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