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65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65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印⑻⑽丁⑿嵴馑母锌峙露疾恍小D芄槐却ゾ醺忧苛业模挥械诹小!
“第六感?”这倒是一个新鲜的词汇。张雨早就听说过这个词,但一直未得甚解,今天正好问个明白,“这又是什么?”
“所谓第六感,或许用‘心觉’这个词来命名最为准确。按照催眠理论,我们通常所说的五感属于人的外部感官,而第六感则是内部感官,源自于我们的潜意识世界。每个人都可以用这六种感观来接触世界,体验自身。第六感也和其他感官占用同一条意识通道,所以也有此消彼长的问题。如果第六感过于强烈,就会压制外部五感的灵敏度。”罗飞顿了顿,又道,“当然了,大部分人只会使用外部五感,很少使用到第六感的。”
张雨觉得这说法有点玄乎了,他便踌躇着追问:“现实中有使用第六感的例子吗?”
“有啊。有一个词叫‘精神力量’,其实就是第六感的通俗说法。要说使用的例子,远的有关云长刮骨疗毒,近的有越南高僧释广德静坐自焚。他们都是拥有强大的心觉,所以能压制住常人无法忍受的躯体痛苦。”
“那赵丽丽和姚舒瀚呢?难道他们也有强大的心觉?”
“他们本身没有。但你不要忘了,催眠师最擅长的工作就是探索和挖掘对象的精神世界。当一个人被催眠之后,他的心觉力量会变得无比强大,足以压制住最强烈的外部感觉。”说到这里,罗飞忽地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我问问你,你见过气功大师给人看病吗?”
“气功大师?那都是骗人的玩意儿吧?”张雨用不解的目光打量着罗飞,意思是:“怎么了?难道你会相信那些东西?”
罗飞笑了笑,说道:“这事吧,其实既是骗人,又不是骗人。”
“哦?”张雨惊叹了一声,等待下文。
罗飞道:“气功大师给人治病,现场是真有效果的。很多人的病痛立刻缓解。甚至有人小腿骨折了,本来还打着石膏呢,被气功大师摆弄了两下,当场就能下地走路,一点都不疼。”
张雨听出点名堂了:“这所谓的治疗其实只是精神力量在起作用?”
罗飞点点头:“叫这些人气功大师,还不如说是催眠大师。他们给病人施加了强烈的心理暗示,使得病人对治疗的效果深信不疑。在这种精神力量的支撑下,病人便暂时感受不到病痛了。但实际上他们的病症并没有消失,等催眠效果过去了,病痛又会卷土重来。”
“好吧,”张雨终于接受了罗飞的说辞,“我相信你的判断了。赵丽丽和姚舒瀚各有心穴被人利用,在遭受催眠之后,他们的外部感官被强大的第六感压制,所以一直把自己折磨至死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罗飞松了口气,同时夸张地咧了咧嘴:“想得到你的认可真是不容易啊。”
“职业习惯嘛,凡事都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张雨看着罗飞,又感叹道,“你怎么对这些事这么了解?我看你都快成半个催眠专家了。”
罗飞却露出苦笑,轻轻一叹后,他答复了四个字:“久病成医。”
04
对揽月豪庭现场的走访给罗飞提供了一条新的侦查思路——追查仿真娃娃的来源。按照张雨的说法,这种娃娃售价昂贵,而且多为定制,那同款的销量必然不多。只要对相关行业的供货商进行排查,应该有希望锁定购买者的身份。
罗飞把现场拍摄的实物照片带回刑警队,指派了两个侦查员着手调查此事。
与此同时从监控追踪组传来了不利的消息:目标跟丢了。
目标最初在馨月湾出现,随后抵达揽月豪庭,接着又前往幸福新村小区。这一路来的行踪都被监控纳入,但到了幸福新村小区附近,追踪已无法继续下去。
近年来龙州市的规划是往西发展,城东区域相对冷落。幸福新村就地处龙州东郊,周围一大片都是老旧的民宅区,小路纵横且缺少监控设施。当目标进入这片区域后,他的行踪便再难锁定。
监控组随后调整方向,以馨月湾为终点倒着往前追查,试图找出目标的起始出发点。他们发现,目标最开始出现的地方正是兴城路沿线、从国庆路路口至渡江路路口之间的区域,而这片区域先前就被判断为目标的落脚点所在。
鉴于这种情况,罗飞决定把监控追踪组和兴城派出所两路人马合二为一,以加强对这片重点区域的排查力度。
早晨九点多钟,有关赵丽丽、姚舒瀚和李小刚三人的初步调查报告被呈送到罗飞面前,他立刻展开了细致的阅读。罗飞尤为关注李小刚的相关资料,因为在这三人中,他对李小刚的了解是最少的。
资料显示,李小刚今年二十四岁,湖南籍人士。两年前从龙州大学毕业,此后便一直留在龙州谋生。李小刚上学期间对学业并不专注,反倒热衷于寻找各种社会兼职。毕业之后也没有什么稳定的工作,曾干过KTV保安、保险推销员、商城导购等等。后来他又自己开了家淘宝网店,经营宠物用品。
据李小刚的合租校友何慕反映,李小刚这人脑子活络,很有商业头脑,只可惜做事情没什么长性,东一榔头西一棒的,所以一直都没什么大作为。不过李小刚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他坚信自己终有一天会成为这个城市的佼佼者,现在艰难只是因为没有背景支持、缺少资金积累罢了。
从资料上来看,李小刚只是成千上万个漂泊在这个城市的年轻人中的一员。他境遇困顿却又充满了梦想。而这样一个人和赵丽丽、姚舒瀚又会有什么联系呢?
情感纠葛几乎是不可能的,赵丽丽无论如何都不会看上李小刚这样的穷小子。两个人的资料中也没有这方面的蛛丝马迹。
罗飞想到赵丽丽是喜欢养狗的,会不会在购买宠物用品的时候和李小刚有过接触呢?可是进一步的了解又否定了这个猜测。赵丽丽是一家高档宠物俱乐部的会员,相关用品都是从俱乐部中直接购买,她从来不会光顾淘宝网店这类的低端消费市场。
同样,姚舒瀚的生活轨迹似乎也从未和李小刚产生过任何交集。他们所生存的环境就像飞鸟和游鱼一样,差别巨大。
罗飞暂时放弃了这方面的探索。虽然他确信必然有一条纽带同时缠绕着这三个人,但是目前掌握的资料还不足以令这条纽带浮现。
罗飞再次单独浏览李小刚的资料,这次他不再拘囿于文字,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李小刚的个人照片——当和一个陌生人交往的时候,相貌总能给人最直观的第一印象。
这是一个精瘦的年轻人,皮肤黝黑,平头,一双眼睛又大又亮。他在照片中欢快地咧着嘴,给人一种热情开朗的感觉。罗飞猜测此人一定是外向型的性格,爱表现,脸皮较厚,不畏挫折。
可是,他的欲望在哪里呢?
所有在异乡拼搏的年轻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这座城市中立足吧?谋求一份不错的职业,买一套房子,娶一个娇媚可人的妻子……在这些欲望中,又有哪一条会被那个神秘男子利用,成为李小刚心中最危险的死穴?
当罗飞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无法抑制地产生一种焦虑。从李小刚失踪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十二个小时,按照那个家伙的行事效率,李小刚的前景实在是不容乐观。
但罗飞仍然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那个神秘人在拜访赵丽丽和姚舒瀚的时候都带去了一只大箱子,正是箱子里的“道具”要了这两人的性命。但当此人离开揽月豪庭时,他的电动车上并没有其他的箱子,而且他中途也没有在任何地点停留。在未携带“道具”的情况下,他还能顺利地谋害李小刚吗?
至少到目前为止警方尚未找到李小刚的尸体。这最后留存的希望既是警方的动力,也是最沉重的压力,因为寻找目标人物的过程,事实上就是一场和死神展开的赛跑。
从手头的资料中实在觅不到有价值的线索,罗飞的精神却渐感困顿。他决定稍微眯上一小觉,休养生息。
躺在办公室的小床上,眼睛虽然已经闭上,但思维却难以停顿。有些什么东西在脑壳里横冲直撞的,似乎已被禁闭了很久,正急切地寻找出路。
不知怎么地,罗飞忽然觉得自己并没有躺在床上,他仿佛坐在一辆行驶的汽车中。
汽车在空旷的高速公路上疾驰,前方一片黑暗。
有个声音在罗飞耳边说道:“前面没路灯了。你帮我看着点路。”
罗飞的视线向着车灯的尽头看去。漆黑的道路上只能看见一条白色的分道线。在不断重复的单调场景中,罗飞的思维开始慢慢凝滞。
车头前方挂着一个平安结,随着车辆的行进轻轻摇摆。那节奏正巧附和罗飞呼吸的频率。在转过一个弯道时,平安结又斜斜地甩出来,长长的灯笼尾扫过罗飞的眼前。
罗飞本能地想要闭眼,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说道:“困了就睡会儿吧。”
一股倦意汹涌袭来,但同时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心底大喊:“不能睡!你快要被催眠了!”
罗飞一惊,他握紧右手,手中似乎攥住了一个硬物。
那个声音劝说道:“那段录音呢?你还有必要留着吗?”
罗飞在心底大喊:“不能给他,不能给他!”但他的手却不听使唤地伸了出去,将那件紧握的硬物交给了在他耳边说话的那个人。
那人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去。
罗飞焦急地问道:“你要去哪里?”
“离开这个城市,去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那人头也不回,他身旁还带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
罗飞想要阻拦,但他的身体却动弹不得。他发现自己早就被一根绳子绑在了汽车座椅上。那绳子在他身上密密匝匝地绕了许多圈,最后从车窗口伸出去并高高地飘在空中。罗飞顺着绳子往高处看去,却见绳子的尽头拴着一只大大的风筝。
罗飞大惊,扭动身体拼命挣扎,却无法松脱分毫。这时车外刮起一阵大风,风筝受了力,竟拖动汽车往前方滑去。车前水波盈盈,却是龙州的运河。
罗飞想要大喊:“停下,停下!”但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汽车在风筝的拖动下越滑越快,最后终于冲破河边的护栏,向着运河一头扎了下去。
“咚”的一声,河水激起巨响,如同在罗飞脑海中炸开一记惊雷。
绳子在入水时被冲开了。罗飞奋力打开车门,河水涌入,汽车更快地向着河底沉坠。罗飞从车门中钻出来,他蹬了两下腿,想要游出水面。然而突然有人拽住了他的胳膊,看来是要将他拉入河底。
罗飞情急应变,在水中施出小擒拿的手法,关节反转拧住了对方的胳膊。那人吃痛,“哎哟”叫了一声,呼喊道:“罗队,是我!”
熟悉的声音击碎了罗飞脑中的幻象,他蓦地睁开眼睛,汽车、河水、风筝全都消失了,他看到自己正站在办公室的小床前,而被他别住了胳膊、正龇牙咧嘴呼痛的那位,却是助手小刘。
罗飞一愣,他一边松开小刘,一边下意识地问了句:“凌明鼎和夏梦瑶跑哪里去了?”
“他们俩已经消失半年了啊。”小刘甩了甩胳膊,脸上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
“是的,是的,已经消失半年了。”罗飞喃喃自语。他抬手在太阳穴上揉了一会儿,终于将情绪从梦境中挣脱出来。然后他看着小刘茫然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进来找你,看你正在睡觉,叫也叫不醒,我就拉了下你的胳膊,然后你就突然跳起来把我别这儿了。”小刘咧着嘴,表情多少有些委屈。
“对不起,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罗飞简单地解释了一下。随后他做了几次深呼吸,调整情绪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