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70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70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罗飞果断说道:“你跟我们走。从今天开始,你吃住都在刑警队里,直到我们抓住那个凶手。”
“啊?”林瑞麟露出为难的神色,“你们刑警队的伙食怎么样啊?”
罗飞一脸严肃:“美味不敢说,但至少不会要了你的命!”
第四章 销声匿迹的嫌疑人
01
坐在罗飞面前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个头不高,相貌平平,如果脱去那身警服,绝对是个扔在街头就找不着的普通人。
他叫朱思俊,是龙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大队四中队的一名干警。半年前的那起堵车事件就是由他出面处理的。
朱思俊翻看着手里的几张照片,看完之后将照片分抓在两只手里,左手三张,右手一张。
“你说龙州出现了一个连环杀手,这三个人已经遇害了——”朱思俊先举起左手,然后放下,又举起右手,“而这个人就是杀手的下一个目标。”
罗飞点点头,同时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朱思俊皱着眉头,游离的眼神显示出他的思绪似乎跳出了这场对话之外。
罗飞拉了对方一下:“你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朱思俊勉强挤出一丝干笑,那是下属讨好上级时常常出现的表情,然后他咧着嘴说道,“只是我觉得有点太夸张,不太真实……”
罗飞摊摊手:“但这些事情确实发生了。”
“好吧。”朱思俊控制住翩飞的思绪,准备回答罗飞之前的提问。他把手里的四张照片合在一起,挥了挥说道:“这几个人,在半年前的那场纠纷中我全都见过。”
“哦?”这个答案大大超出罗飞的预期,他立刻向前探着身体追问,“你确定吗?”
“我确定。”
罗飞和身旁的助手对视了一眼,欣喜中带着一丝困惑。
如果这四人确实都是那场纠纷的当事者,那意味着警方终于找到了四个被害人之间的关联纽带。这就为警方之后的工作奠定了坚实的调查基础——不管是追查凶手身份,还是预防命案再次发生。
可是林瑞麟却坚称没有见过赵丽丽和姚舒瀚二人,这事到底差在哪儿呢?是林瑞麟刻意隐瞒了什么?还是朱思俊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罗飞接过朱思俊手里的照片,他特意挑出了赵丽丽和姚舒瀚那两张,提示对方说:“据林瑞麟反映,他当时在现场可没有见到这两个人。”
“他是没见到。”朱思俊给出解释说,“这两人是最后才来的,当时林瑞麟已经走了。”
原来是这样!罗飞打消了心中的顾虑,他开始详细了解事件中的相关细节。
“这两人也是来营救那些狗的吗?”罗飞晃着姚赵二人的照片继续问道。他觉得以这两个人的身份性格似乎不太可能参与这样的公益活动。
果然,朱思俊的回答证实其中另有原因:“他们是来找狗的。”
“找狗?”
“这个女人之前养了只狗,后来跑丢了。她在网上看到了运狗车被拦下的消息,就带着男朋友过来,想找找自己那只狗在不在这里。”
罗飞点点头,这就合理了。赵丽丽对自己养的狗非常重视,为了找狗才不顾身份来到这样一个混乱的现场。
罗飞又问:“那她找到了吗?”
朱思俊想了一下,摇头说:“好像没有。”
罗飞“嗯”了一声,继续问道:“你刚才说她是在网上看到的消息?”
“是的。”
“这事这么快就上网了?”
“来拦车的那些人本来就是在网上集合起来的。”朱思俊说道,“他们全都是养狗爱好者,以年轻人为主,平时喜欢上网交流。他们还专门为此建了一个QQ群。那天就是先在QQ群里约起来,纠集了二三十人来拦车。这些人来到现场以后又拍照片发帖子,在好几个宠物论坛上宣传造势。后来陆陆续续又有人来。这一对小情侣是来得最晚的。”
罗飞从中嗅到了一些思路,立刻吩咐小刘说:“派一个技术警员去调查李小刚的个人电脑,找出那个QQ群和相关的论坛。最终我要的是那天参与拦车的人员名单,越全越好!”
小刘这便通过电话进行安排,罗飞则继续向朱思俊询问。
“这帮人里面谁是组织者?”
朱思俊指指罗飞手中的照片:“应该就是那个李小刚。因为就数他和林瑞麟吵得最凶。后来我建议大家集资买狗,也是李小刚头一个响应,他几乎把身上全部现金都掏出来了,我记得有七百块,最后只留下了一些零钱。”
“那些狗后来怎么处理的?”
“听他们说是要送到流浪狗救助站,具体送没送我就不知道了。”朱思俊耸耸肩膀,“我的任务只是解决高速路口的拦车纠纷,对于那些狗,说实话,我可没心思去管。”
罗飞“嗯”了一声,对朱思俊的态度表示理解。随后他把手里的照片交给小刘,自己则拿起桌上的一份资料翻看起来。
那是朱思俊填写的出警记录,记载了半年前那起纠纷的起因事由及处理过程。罗飞此前已经看过一遍,现在是再次回顾。
时间:12月6日。
报案人:林瑞麟,男,42岁,身份证号******************,联系电话***********。
事发地点:南绕城高速公路杨庄收费站口。
事发经过:上午九时许,林瑞麟雇佣牌号为*******的货车运送活狗236只,从本市百汇路出发,准备前往徐州沛县进行贩卖。货车在市内行驶过程中,被李小刚(男,24岁,身份证号******************,联系电话***********)看见,李小刚随即将相关消息在QQ群内发布,他号召网友组织起来,拦车救狗。此建议得到部分网友响应。
上午十点左右,运狗货车抵达本市南绕城高速公路杨庄收费站。李小刚驾驶牌号为*******的小汽车将货车拦停。随后网友彭某、陈某等数十人先后赶到。李小刚要求林瑞麟将货车所运活狗全部放生,林瑞麟不同意,双方随即发生争执。纠纷导致附近交通一定程度受阻。
林瑞麟于上午十点三十二分拨打110报警。
处理结果:上午十点三十七分,龙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大队警员朱思俊(警号*****)抵达杨庄收费站现场,对双方纠纷展开调解。经调查,牌号为*******的货车证照齐全,并且已办理运送食用犬只的相关手续。李小刚等人提出的扣押运狗车辆的诉求属于无理主张,不获支持。鉴于李小刚等人拦车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小动物,此举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符,因此建议林瑞麟能作出适当让步,双方共同协商解决相关纠纷。
下午二时左右,双方就纠纷处理问题达成共识:林瑞麟将所运犬只交给李小刚一方处理,同时李小刚一方共同出资,给付林瑞麟人民币五万元整,以弥补对方的个人损失。
下午三时左右,李小刚一方凑齐人民币五万元整,交给林瑞麟。林瑞麟随后离开现场。李小刚等人从货车上清点出活狗共计228只,另有8只狗已经死亡。下午三时五十分,李小刚等人将228只活狗另行运走。事件处理结束,杨庄收费站附近交通恢复正常。
这份出警记录相对来说比较简单,这也情有可原,因为这样的纠纷在警方眼中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
看完事发经过,罗飞觉得其中的一个细节需要深究一下。
“这里写着‘纠纷导致附近交通一定程度受阻’,这个受阻的情况有多严重?”
朱思俊回答说:“不是很严重。当时虽然聚集的车辆比较多,但是大家都有意识地把车贴着路边停靠。杨庄收费站那块地还是挺宽敞的,只有最边上那个入口被堵住了,其他几个都能正常通行。”
“哦。那应该不会因为交通的事情节外生枝吧?”
朱思俊很确定地说了声:“不会。”
这样的话,一切的根源肯定就在那场纠纷中了。罗飞继续研读那份记录,试图从这短短几百字中觅得那个连环杀手的蛛丝马迹,可是他看了又看,却再也找不到端倪。最后罗飞无奈地将资料放在一边,他重新面对朱思俊,希望能从对方的记忆中再挖出点东西来。
可罗飞也不知道具体还能再问些什么,最后他只能笼统地作出一个假设:“如果说,那个连环杀手当时也在现场,那么以你的第一感觉来判断,你首先想到的人是谁?”
朱思俊怔怔地愣了半晌,他似乎很努力地想了,但是给出的答案却令人失望。
“我想不到任何人。”他认真地说道,“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纠纷,而且我已经处理得很好。谁会因为这件事情杀人呢?还一杀好几个,我实在理解不了。”
从常理来说确实无法理解。但罗飞知道那些连环杀手本来就不是常人,这些人通常具备某种独特而诡异的情感(这种情感的产生与他们过往的经历息息相关),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波澜都有可能在他们心中激起一片惊涛骇浪。
朱思俊只是一个普通的交警,要让他作出一个连自己都感到迷茫的判断,这恐怕真有点强人所难了。
现在只剩最后一丝希望,虽然渺茫,但也要尝试一下。
罗飞吩咐小刘:“把凶手的监控截图给他看下。”他的助手便拿出一张打印出来的监控照片,一边展示一边问朱思俊:“对这个人有印象吗?”
朱思俊看了一会儿,茫然摇摇头。
监控上的人看不到容貌,只能辨别出身形和装扮。即便此人曾经出现在拦车现场,半年前的那个冬天穿着装扮也会和现在截然不同,这叫朱思俊何从判断呢?
“好吧。”罗飞只能暂且结束这次谈话,他站起身来,“今天先到这里,如果你又想到了什么,请随时保持联系。”
02
罗飞与朱思俊分别之后不久,前往调查李小刚个人电脑的技术人员便传回了消息:通过对目标QQ群和几个宠物论坛的搜索,半年前的聊天记录和论坛上的相关发帖已经找出来了,据此初步锁定了二十四个参与那次拦车救狗的人员。接下来对这二十四个人展开调查走访,相信更多有关人员名单很快就能整理出来。
“很好。”罗飞下达进一步的指令,“调集所有可能的警力,立刻展开调查,我不但要看到完整的人员名单,还要看到每个人的详细资料,包括他们的个人履历以及最近一天的活动轨迹。”
当外围的调查如火如荼展开的时候,罗飞也在努力从内部寻找突破。
“我们已经掌握了四个受害目标的个人信息,他们之间的联络纽带也呈现出来了。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找出那个藏匿的黑影,”罗飞半眯着眼睛分析着,“那家伙肯定和半年前的纠纷有关,而且他应该处于受害目标共同的对立面。”
小刘认同罗飞的分析,但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的时候,矛盾点就出现了。
“那场纠纷里的对立面就是两个吧:吃狗和救狗。而林瑞麟和李小刚正是双方的代表人物,他们本身就是互相对立的,还能有什么共同的对立面呢?”小刘困惑地挠着脑门。不要说四个人了,光是这两个人他都想不通。
罗飞瞥了瞥自己的助手,忽然问道:“你没觉得李小刚有些不对劲吗?”
“你指什么?”小刘一边问一边眨着眼睛努力思索。
“你觉得李小刚这样的人会对养狗有多大兴趣呢?”
“应该没什么兴趣吧,”小刘猜测说,“他连自己还没养好呢,哪有闲情养狗?”
“你说得没错。李小刚连个人生存问题还没解决呢,养什么狗呢?我看他对吃狗肉的兴趣会更大,”说到此处罗飞口风一转,“可他却加入了一个讨论养狗的QQ群,而且还牵头组织了那次拦车救狗的行动。”
小刘想了想说道:“这也可以理解吧。他是做宠物生意的,用这种方法来讨好客户,不失为一种营销策略。”
罗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