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96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96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闭饧拢蛭饧卤旧砭统渎苏椋愎晃廊说难矍颉K仁怯么呙叩氖址ㄉ比耍缓笥止室獗徊叮杈降牧α看蚩嗣教迩溃褂兄圃烨艚呕骋⒌陌讣ㄌ岢龀怨肥赫庋奶频囊蟆庑┬形嘉谱乓桓龊诵哪康摹褪且米约撼雒≈豢上械愦厦鞴送罚詈蟀炎约旱男∶纪娴袅恕!
按照小刘的这套思路理下来,李凌风的种种怪诞行为确实都能得到解释。罗飞很想表扬对方几句,但一时又不愿轻言,因为他有一种奇怪的直觉。
李凌风就是鼓动李小刚去拦车的幕后推手,这个线索的确令人惊讶。它给案件带来的意义或许还不止小刘想象的这么简单!这种直觉堵在罗飞心头,就像是画了个圆圈,虽然提笔落笔都很顺畅,但最后还是留着个小缺口未能圆满。
可是罗飞自己也说不清这个小缺口到底差在何处,所以他只能半眯着眼睛,沉吟不语。他的视线焦点开始游离,面前的那个电脑屏幕变得模糊起来。
小刘知道罗飞已陷入沉思的状态,他不想打扰对方,便坐下来静静等待。
时间慢慢流逝。电脑屏幕忽地一跳,聊天的界面消失了,变成了一幅图画。罗飞的视线被吸引过去,他看到了一张色彩浓重的照片,照片上出现一个光头男子,那人的双手向两侧摊开,洁白的衬衫上沾满了血污。
罗飞的第一印象并不觉得这张照片和案件有什么关联,照片上的光头男子是个外国人,而且从照片的色彩和构图来看,那明显是一张电影剧照。
两三秒钟之后,光头男子渐渐隐去,另外一张剧照浮现出来。原来是电脑自动切换到了屏幕保护程序,这些剧照正是李凌风设置好的屏保图片。
罗飞的视线又开始游离,那些剧照慢慢模糊。可是突然之间却有几个汉字钻进了罗飞的眼帘。这几个汉字如同锥子一般扎进来,刺得罗飞情不自禁地大叫了一声:“啊!”
“怎么了?”小刘凑过来,满脸急切地问道。根据他的经验,罗飞若出现这样的反应,必然是想到了某些重要的事情。
罗飞瞪大眼睛看着电脑屏幕:“那些字呢?哪去了?”
小刘顺着罗飞的视线看去。哪有什么字?屏幕上只有一张电影剧照,剧中场景是一间破败的小屋,屋里有一张单人床,一个男子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都蒙着白被,气氛有些诡异。
“有字,刚才还在那里!”罗飞指着电脑屏幕,非常确定地说道。
“哪儿啊?”小刘下意识地动了一下鼠标。剧照消失了,屏幕上又出现聊天的界面。
“被你弄没啦。”罗飞有点着急,“我要看刚才的屏保!”
“哦。”小刘启动了控制面板,直接把设置好的屏保图片从后台调了出来。
“不是这张,换!”罗飞指挥着小刘,接连翻过了四五张,他终于大喊一声:“停!”
和先前看到的剧照截图不同,这是一张经过剪辑设计的海报,从色调和画面风格来看这张海报以及所有的剧照都是出自同一部电影。
海报的主体画面是两张男人的脸,每个人的额头上都印着一串英文字母,左边是“Brad Pitt(布拉德·皮特)”,右边是“Man Freeman(摩根·弗里曼)”。
在两张脸交界的过渡区域,从上往下排列着一组中文词语:
容貌
女色
金钱
美食
名气
伪善
仕途
中文词语的正下方是一个加大加重的英文单词:“Se7en”。
再下方还有一行小字:“Seven deadly desires。 Seven ways to die。”
“这只是一张电影海报吧?”小刘一时间看不出什么玄机。罗飞不得不提醒对方:“一张英文海报上,怎么会出现中文词语?而且那些词的寓意……难道你真的想不明白?”
小刘愕然怔住。他终于跟上了罗飞的思维,顿时有一股阴森寒意直冲脑门。
02
张怀尧坐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肯德基餐厅内,他的面前只有一杯可乐。他并不是不饿,只是他实在没有胃口。
前些天的经历仍让他感到恶心,他不愿再回忆那些东西,逃避或许是最好的方法。所以他准备继续展开自己的旅行计划,他要找一个清静的地方,那里没人认识自己,更没有讨厌的记者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
在龙州张怀尧已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即便戴着大大的墨镜,他也要找个偏僻的角落,以防被人认出。
现在这张桌子紧邻着卫生间,很少有人愿意坐在这里。张怀尧捧着饮料杯,为自己留在龙州的时光做着倒计时。
预定班次的火车还有一个小时就会进站。随后他将辗转前往西藏,旅程结束后直接飞赴美国求学。如果可能的话,他再也不想回来。
张怀尧默默享受着属于自己的这份孤独,直到一个女人走过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这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就像是街头随时会遇见的那种家庭妇女。
张怀尧很奇怪对方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店堂里明明还有好几张单独的空桌。他本来想提醒对方一下的,但他随后看到女人身边还停放着一辆儿童推车,于是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或许对方只是想带宝宝用一下店里的卫生间,因为这个位置最近,所以临时停留一会儿吧。张怀尧暗自猜测,同时他凝起目光向推车内看去。
推车被平放成一个睡篮,有个孩子正躺在其中,他一动不动的,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一块薄薄的毛巾被盖在孩子身上,几乎从头蒙到了脚。那孩子还戴着一顶睡帽,只有一双眼睛暴露在外。
虽然是紧闭的状态,但可以看出孩子的眼睛很大。
对面的女人注意到张怀尧的眼神,于是她也转头看向童车内的孩子。她的目光几乎痴迷。
在每个女人眼中,自己的孩子都是世界上最完美的那个。但张怀尧还是很少见到一个母亲会对自己的孩子露出这样的眼神。
那眼神中的情感已经不仅仅是喜爱了,那是一种全身心的、近乎于崇拜的忘我状态。
张怀尧相信那女人对孩子一定非常溺爱,现场的某个细节就能印证。
从身形看这孩子应该有三四岁了,这个年纪的孩子出门还要睡在童车里,而且在夏天也穿戴得如此严实,可见做母亲的对他有多呵护。
女人这时又转过来看着张怀尧,她主动打了个招呼说:“你好。”
张怀尧也回了句:“你好。”
“你喜欢养狗吗?”女人忽然问了一句。说话的同时她露出一丝微笑,不知道为什么,那笑容看起来有种怪怪的感觉。
张怀尧愣了一会儿,答道:“是的……我养过。”
“我也养过狗,是一条小贵宾,”女人的笑容愈发灿烂,“那条狗总喜欢舔我的脸颊,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怀尧皱着眉头不说话。
女人却无视对方的反应,她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因为我总喜欢睡懒觉,我的狗就用这种方式来叫我起床。你知道吗?如果有只狗在你睡着的时候舔你的脸颊,那说明它非常非常关心你。它看你睡得太久了会担心的,所以它就用舌头来感受你的气息,判断你是不是还活着。”
张怀尧瞪大眼睛看着对方,他的气息变得急促起来,然后他怔怔地问道:“狗舔人,难道就没有其他原因了吗?”
“其他原因?”女人显出茫然的表情,“什么原因?”
“比如说,”张怀尧艰难地开口道,“它其实是想吃了你……”
“怎么可能呢?”女人惊讶地叫出声来,“一只狗怎么可能想吃自己的主人?我只听说有许多狠心人会吃掉自己养的狗呢!”
张怀尧的胃部翻腾起来,他感觉非常不适,想要离开时,双脚却似被钉住般无法挪动。
女人再次转头向童车内的孩子看了一眼,然后她轻声说了句:“是的,我该走了。”
女人起身推起童车向店外走去。她没有和张怀尧告别,路上更没有回头,仿佛刚刚和自己说话的那个人从来就不曾存在。
03
“你刚才看了一部电影,名字叫作《七宗罪》?这事和案子有关系吗?”鲁局长看着罗飞,神色略有些诧异。他不明白对方急匆匆找到自己,为何一开口就谈起了电影?
“关系非常密切,”罗飞极为郑重地说道,“其实您最好能亲自看一遍,但现在时间紧迫……我先大概给您讲一讲吧。”
鲁局长点点头,洗耳恭听。
“这是一部描写连环杀人案的美国电影,凶手根据天主教中规定的七宗罪名来杀人,以达到惩戒世人的目的。”简单概括之后,罗飞开始讲述关键性的情节,“案件中的第一个受害人是个胖子,他被逼着不停吃东西,一直吃到胃部爆裂为止,凶手在案发现场留言,揭示出此人的罪行是‘暴食’;第二个受害人是一个律师,他被迫割下了自己的一块肉放在天平上,最后因失血过多身亡,他的罪名是‘贪婪’;第三个受害人的罪名是‘懒惰’,他被绑在床上,整整一年无法动弹,最后成了一个活死人;第四个受害人是个妓女,她的罪名是‘淫欲’,她死得很惨,因为凶手逼迫一个嫖客在下体装上刀子和她性交;第五个受害人是个漂亮的模特,她被割掉了鼻子,脸蛋也被毁容,最后她宁可吃安眠药自杀也不愿打电话求救,因为她太骄傲了,无法接受自己变成一个丑八怪的事实,而‘骄傲’正是凶手强加给她的罪名。”
说到这里罗飞停了下来,他用目光注视着鲁局长,似乎在等待对方的反应。
鲁局长已经听出些名堂了:“难道李凌风就是受到这部电影的启发而作案?”
“正是这样!”罗飞向鲁局长递上两张打印好的图片,“您可以看看这两张图,第一张是电影的原版海报,第二张是李凌风给自己电脑设置的壁纸。”
鲁局长戴上眼镜仔细端详:“唔……画面都一样,不过图上的配文好像有所区别。”
“最上面是两个主演的名字,无关紧要。”罗飞凑上前,伸出手指在画面上指点着,“最关键的区别在于中间这些词组。原版海报上是一组英文,从上往下依次为:Gluttony、Greed、Sloth、Envy、Wrath、Pride、Lust,翻译成中文就是暴食、贪婪、懒惰、嫉妒、暴怒、骄傲、淫欲,也就是天主教教义中所提到的七宗罪;而在李凌风修改过的壁纸上,相应位置则出现了一列中文词组,分别是:容貌、女色、金钱、美食、名气、伪善、仕途。再往下有个粗体英文,看起来像是单词‘Seven’,但是中间的字母‘v’变成了数字‘7’,这是电影的原版片名,在两张图上都是一样的。最下方还有一行英文小字,这里又有区别了,原版海报上是:‘Seven deadly sins。 Seven ways to die。’翻译成中文就是:‘七宗死罪,七种死法。’而李凌风修改过后变成了‘Seven deadly desires。 Seven ways to die。’翻译成中文则是:‘七种致命的欲望,七种死法。’”
罗飞这段话讲完之后,电影和龙州系列命案之间的关系已昭然若揭。鲁局长摘掉眼镜总结道:“所以说李凌风完全就是在模仿电影中那个凶手的杀人过程,只不过他把天主教中的‘七宗罪’改成了自己所定义的‘七宗欲’。”
“没错。”罗飞重重地叹了口气,忧心忡忡。
“如果让他计划得逞,那意味着一共有七个人要死去。”鲁局长感慨道,“还好我们及时阻止了他。”
罗飞露出苦笑:“不,我们并没能阻止他,他的计划仍然在继续推进。”
鲁局长先是一愣,随后又连连摇头:“这怎么可能?李凌风明明已经死了。”
罗飞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他的死,也是计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