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 >

第27部分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第27部分

小说: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让人万万猜不到的是,三个月后,一直被细心保护着的她竟然会被不明人物绑架了!
  那时约莫是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她正站在路边,等哥哥的马车来接她。本来她根本不必在站在路边等,都怪那个什么伯爵,本来说好来俱乐部接她们去舞会的,结果临时有公务先走了。原本和她一起等的女伴又说惦记着俱乐部里的某位先生,非要折返回去道别。
  总之,就是在她在路边落单的这一会儿,突然有人粗鲁的捂住她的嘴,扭住她的手臂,迅速把她拖进了一辆马车里!她惊恐的想挣扎叫喊,无奈都被死死制住。随即,她被结实的绑了起来,双眼被黑布遮住,连犯人的脸都看不到,仅能从声音中辨别出,犯人是三个男人。
  马车来到一个地方,她被扯下车时,闻到些草木的味道,似乎被带到郊区了。随即,她被带入一所大房子,带到走廊尽头的房间。他们把她双手拉开绑在一块大板子上,听起来像是主脑的人让其他人都到外面守着,咔嚓一声,门也锁上了。
  眼罩被扯开后,珂瑞斯便看到了捷科博那讨厌的脸。跟上回在舞会时比,这家伙显得潦倒了许多,满脸胡茬,头发也没上发蜡,双眼满是血丝。
  那布满血丝的双眼瞪着她,绕了一圈,像恨不得把她吃掉般可怕。
  “该死的婊‘子!” 捷科博捏住她下巴吼道,“不就碰了你一下而已,竟然让你的哥哥整我?!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也别想好过!我要慢慢的玩,让你好好的伺候我……”
  珂瑞斯倒是没想到,她的哥哥们竟如此厉害,仅仅三个月,就把一个体面的亲王的养子,弄到如此潦倒。当然,这是他活该!
  然而,珂瑞斯此刻面临最大的困境,是这个被逼到走投无路的男人正发了狂似的要报复她!不管怎么样,他都想最后捞上一把好处!捷科博仰头喝干桌上那半杯白兰地,凑到她跟前,嘴里说着污秽下流的话语,对她上下其手!
  她被牢牢绑住动弹不得,那肮脏的手摸过她的身体让她害怕极了,恶心的感觉让她的胃部翻腾不已。她的嘴巴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连“救命”都喊不出来,眼泪大颗大颗的沿着面颊滑下……
  忽然,门外传来乒兵碰砰的嘈杂声,伴随着几声惶恐的叫喊,迅速的往这边移动。
  捷科博还没来得及完全撕开她的衣服,门就被什么东西大力的撞开来!
  仔细看,是一个男人背朝地的摔了进来!那人摔下地后连忙爬起来,抬头看到捷科博,慌慌张张的哆嗦着喊:“主人,是她!是她!那个暴戾女公爵!她杀到门外了!”
  “什么?!”
  捷科博的话音未落,那刚爬起的人又被门外来的一脚狠狠踹倒!
  珂瑞斯隔着朦胧的泪眼看向门外,踹人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皮甲的武士,蒙着脸,看不到样子。黑甲武士踹倒他后再补上一脚,像踢开一袋垃圾似的把他踢到一边去。
  踢开了面前的障碍物,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捷科博顿住了手上的动作,愣着看这突发的袭击。堵住门口的黑甲武士侧身让开一些,一名穿着一身黑色衣裙的贵妇从门外步入房间,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好几个黑甲武士。显然,她正是那些黑甲武士的主人。
  细看之下,其实那位贵妇非常年轻,而且长得很漂亮,明晰的脸型,利落的五官,还有那特别性感的双眼与嘴唇。可不知怎的,却偏偏给人一种让人生畏的压迫感。
  捷科博看到她,连手都颤抖了,早就无暇顾及珂瑞斯,惊恐的指着那贵妇说道:“暴,暴戾女公爵……你,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这里?!”
  “谁叫你破产了还不忘找女人。”贵妇的声音懒洋洋的,却透着一股寒气,说话这时,她瞥了珂瑞斯一眼。
  捷科博哆嗦着向她请求:“仁慈的公爵大人,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想办法慢慢连本带利还清的!”
  贵妇走近一些,拉着懒洋洋的腔调说道:“亲王大人都已经将你逐出家门了,凭什么认为你还能还得起那个数额?”
  “我……我会想办法的!请您通融通融,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可是让你拖了三个月了。”贵妇说着向领头的黑甲武士使了个眼色。
  “不,请再给我三个月,不不不,一个月也好啊……”
  高大的黑甲武士抓着他的领子,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提了起来。捷科博的块头并不算瘦小,可珂瑞斯亲眼看到他被提到了两脚离地的程度!
  黑甲武士举着捷科博,回头看向他的主人。
  被提起的男人吓得声音都变了:“……半个月!不,三天!请您通融通融……”
  贵妇没理会他,只有意无意的冷着脸瞥了珂瑞斯一眼,又冷着脸点点头,黑甲武士立即挥起一记勾拳砸到捷科博脸上!随着这一记勾拳,捷科博的身体直直的像一段木桩一样飞出去,重重摔上地板,一动不动。珂瑞斯似乎听到了骨头折断的声音!
  杀人了?!
  珂瑞斯吓得连哭泣都停止了,睁大惊恐的双眼盯着眼前的这一切:那躺在地上似乎已是尸体的男人,孔武有力的黑甲武士,以及,在这个空间里掌握着生杀予夺大权的女人。她的面容是如此冷艳,她的身躯是如此挺拔,那裹在黑色衣裙里的腰形,就像黑毒蜂的腰一样细致。
  这样美丽而危险的女人叫人惧怕,刚受到惊吓的珂瑞斯当然也不例外。可她骨子里的骄傲,却又令她不服输的仰头直视她——她怎么可以低头承认别的女人比自己貌美?
  年轻的贵妇看都没看躺在地上的男人一眼,下令道:“把这个房子里值钱的东西全带走。查出房子的所有权,如果是他的,也没收。”
  黑甲武士们领命做事去了,一下子,房间里只剩下两个女人。贵妇看了看仍被绑着的珂瑞斯,慢慢向她走去,顺手扯掉塞在她嘴里的布团。
  “我们又见面了。你叫什么?”还是那样懒懒的声音。
  “珂瑞斯费年铎。费年铎公爵的女儿。请问,我们见过……”话还没问完,珂瑞斯就闻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香味,这种特别的香味……她当然印象深刻,不正是那晚在夜花园,在那黑色假面女人身上闻到过的?
  又是她!
  “是你?”
  “认出来了?”贵妇张开五指修长的手掌,挡住上半脸,嘴角露出和那晚一样轻蔑的微笑,“又撞破你们的好事了?”
  “不得不说,你又救了我一次。为此,无论如何都得感谢你。”珂瑞斯没有被她激怒,而是冷静的回应。
  她的反应似乎让她有点意外:“那么说,你该报答我?”
  “只要我安然无恙,相信我父亲有足够的能力给予你丰厚的酬谢。请问阁下的名字是?”
  “刚刚你也听到了吧?他们叫我暴戾女公爵。那个臭名昭着的伊莎列葛宁就是我。”
  “我还以为暴戾女公爵是个脾气暴躁的老女人。”
  “关于我的传闻就这么差?”女公爵不置可否的笑着说。
  “我孤陋寡闻而已,以后若别人提起你,相信我有机会为你正名了。”
  “无所谓。”女公爵摊摊手,“诽议我的传闻多得是。”
  珂瑞斯一直被绑着,绳子勒得她手腕都发麻了,她只是希望这位女公爵别光顾着说,赶紧让人帮她把绳子解开。
  刚刚出去做事的黑甲武士又回来了,在女公爵耳边耳语几句,便静静站到一边。
  女公爵依然没有叫人解开珂瑞斯的意思,却走近她跟前,抬手拂去珂瑞斯还挂在腮旁的泪水,继续说道:“救了你,拿点酬劳什么的,未免太无趣了些。毕竟权力、金钱这些东西我都不缺。”
  从这么近的距离看,她那墨蓝色的双眼,真是深不见底的幽潭。珂瑞斯直视着那样的双眼,问:“那你想要什么?”
  “这回又帮了你,你又欠我东西了。我有一个规矩,欠了我东西的,一定要还。”女公爵的目光故意往右上方滑了滑,作出思考状,收回目光,她竖起食指轻轻划过她的面颊,“你这脸,可是很惹女人妒忌的哦。”
  珂瑞斯抿嘴盯着她,考虑着该用什么措辞回应。那温热的手指沿着面颊划到下巴,又沿着面部的曲线划上另一边。
  “如果在这里划一道伤痕,会怎样呢?”说着,她用指甲在她脸上比划了一道。
  看到珂瑞斯虽然一副毫不示弱的样子,但眼神里的恐惧还是显而易见的,女公爵满意的笑了笑:“说笑而已,真那样做就太小气了。我此行的目的也不是为救你,只是单纯来讨债。不过,既然他绑架了你,你就是他的东西。为了抵还债务,我将没收他所有东西,所以……现在你也是我的东西。”
  这是什么古怪的道理!
  珂瑞斯愤愤道:“我是一个人!自由的人,不是一个物品!他是非法禁锢我,不存在所有权!”。
  “这我可不管,他所借的数额可不少,现在竟然潦倒比破产商人还惨。我总得拿回些有价值的东西,对不?”说罢,女公爵背过身去走向房门,又对手下说,“把她带走。”
  作者有话要说:真是得多多锻炼我的速度


☆、有那么一朵玫瑰—4

    就这样,珂瑞斯被那位行事古怪的女公爵软禁起来,衣食不缺,甚至供应的水准还很高,可就是不准她离开房间半步。如果说作为绑架,女公爵似乎并未向她父亲要求赎金;若说不是绑架,那女公爵似乎又没有放她回去的意思。搞不懂她到底想干嘛,这让珂瑞斯愈发不安。
  她被软禁在豪华的房间里,整日无所事事,已经过去整整一个礼拜了,想必父母和哥哥们,正心急火燎的派人四处寻找她的下落。
  那女公爵叫什么来着?对了,伊莎列葛宁,人称暴戾女公爵珂瑞斯也曾经听过这个名字的。传闻这个暴戾女公爵不止脾气乖戾,且不喜按常理出牌,手段狠毒,是个不祥的人。被软禁的这个礼拜,她只来过两次,随便说两句无关紧要的话,就又走了。
  这天,女公爵伊莎刚从珂瑞斯的房间出来,她的首席侍卫萨恩已守候在走廊上。
  “小姐,菲特兰森林又出现怪事了。”
  伊莎略显兴奋的挑起眉:“终于出现了?”
  萨恩点点头:“传回来的情报说,森林里的树一个月里长大了非常多,可能是有什么东西回来了。”
  “好!我倒要亲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事不宜迟,明天就出发。”
  “是,小姐。”萨恩顿了顿,又问,“那里面那位小姐……?”
  伊莎想了想,简洁的决策:“带上。”
  “带上?”萨恩不解了,他以为他的主人有事要忙就会把她放了。
  年轻的主人淡淡道:“路途挺远的,有点消遣也好。”
  消遣?萨恩最近是越来越难理解主人的想法了,这样一位小姐的乐趣在哪?难道他的主人突然想要好友了?
  萨恩是个好部下,虽然心中有疑问,主人交代的事仍会照吩咐办好。于是,珂瑞斯莫名其妙的被带上了马车,连去往哪里都不知道。
  晚上他们在一个繁华的城镇落脚,到了晚餐时,伊莎在餐桌旁坐下,刚拿起刀叉,又放回桌面:“萨恩,叫费年铎小姐过来用餐。”
  没多久,珂瑞斯来到包间,狐疑着在伊莎对面的位置坐下,一旁的侍应为她展开餐巾。
  长长的餐桌上,进餐的只有她们两人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