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 >

第4部分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第4部分

小说: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幸付没有回答,只是身体很轻微的扭动了一下。
  那就是默认了,余雨嘉俯身下去吻她。轻轻的,从额头开始,眉心,鼻子,嘴唇,脖子,锁骨……所到之处,极尽温柔,却逐渐加深。寂寞多年的双唇终于又触碰到另一个人的肌肤,幸付喉咙间不经意发出的几声嘤咛就如最好的回应与鼓励。
  一颗扣子……两颗扣子……
  “哎哟!”
  余雨嘉痛苦地叫了一声,没留神右手摁到那束玫瑰的花茎上,刺了她一掌心的血。
  “痛吗?”幸付坐起身来,抢过手掌仔细看。手忙脚乱从余雨嘉书包里找出绷带给她缠上。
  余雨嘉全部眼光都落在幸付身上——脸上还略带潮红,扣子解开了3颗,隐约能看到丰满的胸部呼之欲出——可掌心的刺痛似乎唤起了理智的阻抗。
  “我下个月去实习了。”余雨嘉低声道,终于不敢去看她。
  “嗯。”
  “不在学校住,下下个礼拜就搬出去。”
  “嗯。”
  “我……还是先回去了。”
  有人的手轻轻抖了一下。
  “……嗯。”
  “再见,老师。”
  最后那一句“老师”凭空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余雨嘉逃似的走下楼梯,一直走向实习,似乎再也找不到理由联络幸付。
  实习的日子让她这个还没告别学校的孩子很不适应,等她好不容易适应过来,又到了回校写论文、忙毕业的时候。
  大家都重复着同样的程序,然后离开让人又爱又恨的大学。拍毕业照那天,幸付也来了,很开心的拍了很多合照,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事,两人半年没联络也丝毫没有造成影响一般。
  毕业后,余雨嘉回到实习的单位工作,自己租了个单间在单位附近住。该上班时上班,该加班时加班,放假时就和朋友聚聚,更多时候只想闷头补眠。
  生活单调得有点可怕,她从书店买回一本一本的书,没事的时候就沉浸到书的世界里,阅读已经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在一个下雨的星期五晚上,电话突然响起,来电显示上是若雪的名字。
  “若雪。”
  “你在哪?”那边的声音焦躁而带点哭腔。
  “在家。发生什么事了?”
  “你家在哪?我现在去找你。”
  ……
  半小时后,若雪全身湿漉漉的出现在她家门前,身后还拖着个行李箱。刚开门,人就扑到她怀里痛哭起来:
  “我要和他分手!太过分了!……”
  余雨嘉花了一个多小时听她痛诉男朋友有外遇,又安慰了一个多小时,才好歹让她睡下。
  看着眼前睡得不安稳的人,她轻轻叹了口气。
  当年幸付问她爱是什么感觉时,她满脑子都是这人的身影和说过的话。若雪是她的初恋,美好却伤人的初恋,年少时的伤痛似乎还留在心间,尽管那久远得连痂都掉落了。现在她受了伤回来,她无法将她拒之门外,但心里竟不安起来。
  她还是无法拒绝她的,于是她们复合了,即使她知道她只是若雪的安慰剂。单人间变成了二人世界。
  可有些东西终究变化了,总觉得有点东西不那么对劲,每逢这个时候,余雨嘉喉咙就干渴得很。她买回更多的书,有空就会蜷在沙发上看。有时,若雪会温柔的趴在她肩上,往她脸上亲一口,说:“亲爱的,你还是这么爱看书。”
  余雨嘉笑笑拍拍她头:“挺有趣的,一起看吗?”
  “不了,我去看电视。”
  大四那年向她表白的学妹成了朋友,现在还保持着联络,偶尔聊点生活上、学校里的事。自己与前女友复合的事也跟她说了,学妹表示祝福。
  与若雪共同生活了三个月后的一天,还在学校的学妹说她选了一门叫“爱的艺术”的选修课,非常有意思,一个劲盛赞讲课的老师如何了得。余雨嘉了然的笑着看着屏幕上打出来的一行行字,末了,学妹说:“讲课的幸老师可是个大美女。”
  可不是么——余雨嘉心中浮现出那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的身影——她可是孤塔里神通广大的女巫,天底下最特别的女子,与年龄不符的博学和睿智,与学术造诣不符的小迷糊,与糊涂生活不符的漂亮脸蛋和身材——同时浮现在心中的还有解开到第三颗的纽扣……
  再次袭来的喉咙干渴似乎让她明白了些什么。即使无甚大志,随大流的活在这社会上,是不是也该主动追求自己的渴望?去尝试一些稍微大胆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若雪化好妆出去逛街了。余雨嘉在冰箱上给她留了张简信,也匆匆出去了。
  简信是这样写的——
  若雪:
  对不起!
  跟你在一起的时光一直很快乐,无论是以前,还是最近三个月的生活,也算是了了中学时的一桩牵挂吧。可我想,我于你只是暂时的避风港,终究不会是归宿;于我,大概也是吧。
  在我的大学的高处,有个放满书的房间,里面住着一位博学的女巫,她不管世间混浊,始终善良可爱,她是我最爱的人。
  ——余雨嘉
  


☆、图书馆的“女巫”—后话

  余雨嘉终于又踏上通往“孤塔”的阶梯,此番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忐忑。
  当在书堆中找到她的“女巫”,紧紧圈在怀里时,脸上的笑意,满得都要溢出来。
  阳光明媚的午后,余雨嘉牵着幸付的手坐在海堤上看海。
  “记不记得那本《孤塔女巫》的结局?”
  “做完一切事后,王子最终被女巫蛊惑了,回到孤塔,心甘情愿远离永不停息的争斗。”
  “那会儿我只当这是一个阴暗的故事。后来觉得,谁说王子非要配公主呢,其实女巫才是那个给他帮助,让他平静的人。”
  幸付侧头靠到她肩上,笑道:“不胜荣幸,王子殿下。”
  再后来,听说幸老师门下收了一个研究生,仅收了一个,关门的。
  …END…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个短篇完结啦,潜水的说点话啦~马上开始下一个短篇~《甜的故事》


☆、甜的故事—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新一个短篇开始啦~
  她的名字是彤,红色的彤。她很喜欢蛋糕店,因为蛋糕给人一种暖暖的、软软的、甜甜的感觉。所以当要找课外兼职时,她就在家附近选了这家蛋糕店。
  今天是她到店里兼职以来第一次独自值夜班。店长的小儿子病了,8点多就匆匆放下店的钥匙,赶医院去了。
  晚上顾客不多,一个人看店也没什么问题。不知不觉到了十点多,她搞好卫生,数好钱。准备再过十五分钟就可以下班了。
  忽然门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地响起,闯入一个短发的女孩子,身上还穿着校服。
  “麻烦,我想订个蛋糕。”
  “好的,您看中哪款?”
  “嗯……”短发的女孩捏着下巴仔细地看着玻璃柜里色彩缤纷的蛋糕。
  “这个吧。”终于,手指定在一个造型甜蜜得腻人的心形蛋糕前。
  彤拿出订单抄下蛋糕的编号。
  “好的。请问要多少磅?这款蛋糕每磅148元。”
  “两磅吧。”
  “好的。”
  “那个,”客人又问,“两磅有多大?”
  “大概这么大吧。”她用手比划了一下,怕说不清楚,她又指指柜子下层一个1。5磅的蛋糕,“比这个还要大些。”
  “嗯,不错。”客人满意地笑笑,在店里暖色的灯光下显得特别可爱。
  “要写上什么字吗?”
  “写生日快乐就好了。”
  “好的。”
  “对了,能不能加点图案?”
  “啊?嗯,不要太复杂的话应该……”
  “很简单的。”
  “能画一下吗?”
  订蛋糕的女孩接过纸笔,简单几笔勾勒出一只小狐狸,惟妙惟肖。
  “好可爱!”不禁赞叹出声,但马上又觉得似乎有点失礼了。
  “嘻嘻。”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是我哦,画上它有署名的意思。叫师傅帮忙画在蛋糕的这里。”
  “嗯,好的。”
  忙低头填好蛋糕的订单。
  店里很安静,只有舒缓的背景音乐播着。瞥见短发的女孩正在欣赏柜里的蛋糕,嘴角喜滋滋地笑着。
  忽然想跟她搭个话。
  “送给……朋友的?”
  短发女孩略为惊讶地抬头,旋即点头笑道:“嗯。”
  “男朋友?”会订这种心形蛋糕的,这是常理的推断。不过,问萍水相逢的客人这些事,怪不好意思的。
  “不是哦,是女孩子。”
  “啊?”猜错了,脸上的热度竟然上升,店里的空调弱了吗?
  “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是的。”很肯定的回答,“对了,明天下午四点之前能做好吗?”
  “啊?恐怕要四点半才能做好,今天的订单比较多。”
  “有点赶呢……不过应该也没问题。要收订金吗?”
  “要的。”顾着说话,差点忘了收订金这回事,“请先付200元订金。”
  “200元呐……”短发女孩有点窘迫地拿出钱包。
  隐约能看到里面放着一张合照。
  翻遍钱包和身上的口袋,包括零碎的硬币,短发女孩身上只有82。6元。
  “糟糕,不够……你们几点打烊?我现在回家取。”
  “大概十分钟吧。”
  “哎呀,那不够呢,我回去一趟要一个小时。”
  “这样好了,也不是规定一定要收这么多的。我就先收您……50元订金好了。”
  其实店长规定订金不能少于30%,她这次倒是破例了。至少也要给人家留点钱回家吧,有一个小时那么远呢。
  “太感谢了!我明天一定会来付清的!”短发女孩显得很高兴。
  “不客气。您的订单。”
  “哦,谢谢。对了,明天下午也是你在吗?”
  “嗯?”瞥一眼贴在旁边的排班表,“是的,不调班的话。”
  “太好了。那 ,明天见!”客人挥挥手里的订单,推门出去了。
  店里只留下门上铃铛清脆的叮当声。
  明天见……居然忘了说“欢迎下次光临”。
  等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位客人忘了拿钱包。
  等再追出去的时候,哪里还能看到人影。
  等等吧。
  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是没回来。
  是没发现自己落了钱包吗?坐车时总会发现的吧?
  墙上的挂钟显示已经快十二点了,太晚回家可不好。还是先关门,明天再还给她吧。
  翻了翻钱包,里面有学生证。原来她叫杨倩,是先智中学的学生呢,先智可是市里出名的好学校。打开钱包的夹层,有一张3人的合照,中间微微侧脸的是一个长头发的可爱女生,左边的就是钱包的主人,右边的则是一个活力十足的男生。照片里的三个人笑得快乐而恣意,让人光是看着照片都能感染到当时的快乐。
  “一定是很好的朋友,蛋糕就是送给她的吧。”她心想着,手指轻轻摩挲照片上的笑脸。
  “叮叮叮!”门上的铃铛猛然响起来,吓得她啪一下合上手里的钱包。
  “抱歉抱歉,我钱包是不是忘在这里了?”
  是刚刚的女孩,终于回来了。她眼尖地看到她捏在手里的钱包:“啊,果然是!看我这记性,刚刚买东西才发现钱包不见了。幸好你还在。”
  “给。”她把钱包递过去。
  “谢谢。耽搁你下班了吧?”
  “没事,才正要走呢。”
  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