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老师,爱你久久 (gl) >

第5部分

老师,爱你久久 (gl)-第5部分

小说: 老师,爱你久久 (gl)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王韵顿了顿,避开许诺满含爱意的目光,低头吃饭,“你有什么想说的。”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王韵当然知道许诺口中的‘她’是谁,可她并没有打算回答许诺的问题,又重复一遍之前的话,“你有什么想说的。”
  
  “韵儿,我们还是有三年的感情的啊,怎么就能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呢?”正常情况下,年龄较长的许诺都会直呼王韵大名,而每当许诺生气吃醋或情绪不正的时候就会唤成韵儿,以前听到韵儿王韵就十分紧张,怕是自己出了什么错惹许诺不高兴了,而今听到此称呼,王韵并没有泛起涟漪,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
  
  许诺见王韵不搭话,有些恼,“在你眼里感情就这么不值钱吗?”
  
  啪—— 王韵放下筷子,狠狠看着许诺,“你也知道我们有三年的感情啊?我以为你觉得我们只是谈了三天呢,说分手就分手,走的时候那股决绝到哪儿去了?你现在的质问是以什么身份呢?你有什么资格这么问?是,三年前的我一直不定心不安分,觉着感情他妈不重要,可你锲而不舍努力掰正了我的三观,我把感情当回事儿了,结果呢?你一句再见,拍拍屁股走得潇洒,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有把这份感情当回事儿吗?早知道这样你当年干嘛招惹我!靠!”
  
  许诺咬着唇含着泪看着有些许隐忍些许暴怒的王韵,“我是……”我是有原因的……许诺的话未说出口就被王韵打断了。
  
  “我不想知道你有什么原因,然后说这是误会,你还爱我,你身不由己。可许诺,你倘若真爱我,在遇到你所谓的问题所谓的原因的时候你并没有想着跟我一起解决一起面对甚至没有让我知晓,你觉得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要自己解决,你把我当什么?好,你现在解决完了是吗?我很抱歉,回不去了。”
  
  许诺伸手握住王韵的双手,“不要这样,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
  
  王韵没有甩开许诺,只是淡淡道,“晚了,几天之前我还是觉得自己很爱很爱你,可是现在不是了,现在我更想爱她。”
  
  “韵儿不要,不要放弃我们的感情,你爱我,你还爱我,你不可以这样……你怎么舍得这样……”
  
  王韵不想在听许诺的言辞,抽出手起身,朝着许诺微笑,“不好意思,晚餐你得自己享用了。”
  
  离开曾经温暖的小窝,王韵惊奇发现这么悲催的剧情她居然没有流眼泪,抬头望向星空,突然一下,王韵很是想念那个聒噪鬼,启动车子疾速往安易家驶去。
  
  安易对王韵的到来没有意外,看见王韵,安易说了句,“你回来了。”
  
  关上门王韵紧紧抱住安易,跟个孩子似的蹭了蹭,“老婆,我饿了。”                    
作者有话要说:  




☆、13。  为什么说谎

  两个人都没有提起那天的事情,安易也没有问过那天晚上王韵和许诺都干了什么说了什么,只是王韵现在经常蹭住安易家,噱头很正,“老婆家离学校比较近,你得体谅我啊,现在当了班主任比之前累多了,开车麻烦费神还耗油,住老婆家是最好的选择咯”,于是乎王韵就打包住进了安易家,反正余洋给的钥匙也没还给主人,主人也没找她要,呵呵呵。
  
  吃晚饭后,王韵拿起包,“我回学校看看猴孩子们有没有好好上自习,速去速回。”
  
  安易大手一挥,“不着急,上一节课再回都行。”
  
  “能心疼下在外赚钱养家的老公吗?”王韵双手使劲儿揉了揉安易的脸,“我今儿都上了五节课了啊!哎哎,你说你毕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还婴儿肥啊。”
  
  安易一脚踩上王韵的脚背,“赶紧滚,吃老娘的住老娘的,还好意思说你在外赚钱,钱呢?我可是半分没见着哈,我可是纯正倒贴着!还敢说老娘婴儿肥,我看你胆儿才肥!”
  
  脚背上的力道不轻,可王韵也不气,在安易耳边吹气,“这笔账咱床上算,走了啊,一个人在家不要太想我,不然空虚寂寞了更难过,乖乖看电视等我回来哈。”
  
  在班上前后门溜达了几圈,进去打点了几句,王韵就急急往回赶。
  
  “韵儿。”
  
  王韵怔了怔,停下脚步,往声音来源看去,又四下望了望,幸好没人,“你怎么跑学校里边来了?”
  
  “我想你。”许诺走到王韵身边,拉起王韵的手把玩着。
  
  王韵皱眉,抽出手,“别闹,这里是学校。”
  
  “以前你可不怕这里是学校,大晚上的都在上自习,没人出来溜达的。”
  
  王韵下意识往安易家望去,看客厅灯亮着,心里有无法言说的暖意,“那你继续逛着吧,我得回家了,抱歉。”
  
  “韵儿,”许诺用力拉住王韵,把王韵抱住,“不要骗自己,你爱我。”
  
  王韵在许诺怀里愣了愣,呼吸透着许诺体香的空气,依然有种无力感,认命地闭上眼,果然三年不是一下子能忘得了的。
  
  过了一会儿,王韵轻轻拍了拍许诺的后背,“温存够了么,可以放开我了,家里有人在等我。”
  
  许诺没有放手,自顾自说道,“真的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离开?”感受到怀里的人儿有微微颤抖,“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王韵回神,离开许诺圈起来的暧昧范围,“都过去了,我现在有女朋友了,你也放开手再找一个吧,或许这是忘了旧情的一个好方法哟。”
  
  “韵儿在说你自己吗?以新人忘旧情?我做不到,你做到了吗?”
  
  王韵看了看许诺,眨巴着好看的眼睛,笑了笑,“再见。”
  
  许诺的声音回荡在身后,“为什么不肯直面你的心,你爱我,为什么舍得这样对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原因,韵儿……”
  
  王韵慢吞吞挪动到安易楼下,坐在小区的长椅上,捂住脸叹气。认清自己的心吗?没认清吗?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看了看表,自己出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该怎么跟安易解释呢?
  
  “你回来了?果然是去上课了么王老师。”回到家,安易递上一杯温水,调侃道。
  
  “没有,有学生上自习溜号,在班上做了教育,半路接手的班不好管啊。”
                      
作者有话要说:  




☆、14。 爱是坏东西

  “是吗?我看见你跟她拥抱了,不好意思,你这么久都没回来,望了望,结果长针眼了。”王韵就这么看着安易,安易的微笑在王韵看来十分刺眼又有点心疼。
  
  “对不起,我是不想让你误会所以才说谎的,”王韵把安易揽入怀里,低声道歉。
  
  安易推开王韵,呼出一大口气,“不要抱着我,你身上有她的味道。”
  
  王韵垂下手,“就不能听我解释吗?”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只要你幸福,就算你旁边的人不是我也可以,旧情复燃了对吗?不,从来就没有停下来过,亲爱的是爱她有多深呢,还爱她……还爱她……那你为什么要在我准备抽身的时候到我家对我做那样的事情说那样的话呢,是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觉得你能主导我的一切,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负我?你爱她就回到她身边啊,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怜悯什么的,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还有什么事我不能接受呢!”
  
  “小安……”王韵想去牵安易的手,可是安易却选择后退把手背到身后。
  
  “好啊,我听你解释,你说,你说你跟她是怎么了……你说……”
  
  “她来找我,是她强抱的我,那不算拥抱。”
  
  “可你没推开她不是吗?”看到安易的咄咄逼人,王韵有些不知所措,她自己都没理清的关系,该怎么跟眼前的人说清楚呢?
  
  “是,我没推开她,但那是……”
  
  “够了够了,我听到我想要的了,洗洗睡觉吧,今天你就睡客房,我现在不想见到你,还有,你最好洗干净点,我不喜欢陌生人的味道。”安易又大呼出一口气,“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能想清楚,不行的话,趁早收场,对大家都好。”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王韵有些恼,什么叫趁早收场对大家都好,短短数月的时间,要从一段感情过渡到另一段感情容易吗?抛开原来三年前的记忆容易吗?面对你八年的爱慕容易吗?我照顾着你的感受,你却忽略了我的感觉,八年……八年的注视,你还是不曾真正看到我的心。
  
  “是不是觉得我跟你想象的和你看到的都不一样啊,是不是现在的我毁了在你心里我的形象呢,小安,你让我想清楚,你自己又想清楚了吗?现在是要学会跟我过日子,不再是你延续很久的暗恋了,你也不再是偷偷喜欢老师的学生,现在我们的关系是对等的,感情是相互的,你做好准备了吗?”
  
  王韵转身离开了安易的家,或许,现在两个人都需要时间和空间去理清自己的思绪,想想未来该怎么走。
  
  安易趴在收银台上,玩弄着桌上的小物件。在学校门口开一个小书店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这样就可以在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王韵,倘若是真真当了老师跟她同在一个学校,恐怕工作就不会是摆在第一位的了,对学生不公平,有私心的人,是不适合当老师的。
  
  扣扣——
  
  “欢迎光临。”听见声响,安易打起精神,直起身子抬起头,看见的是她不愿意见的一张脸,笑容僵在脸上,天,起码她现在很是不想见到她。                    
作者有话要说:  




☆、15。 残缺的空白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有了王韵就要彻底告别过去啊?”
  
  “大忙人,你怎么有空过来啊?”安易问道,顺便接过余洋的包。
  
  “我说姐妹儿,你能负点责任吗?怎么着这个店你也算小股东啊,怎么就这么不着调啊!”余洋点了点安易的脑门。
  
  止住余洋的手,“很痛耶,我怎么就不着调了,看我这不乖乖看店嘛!”
  
  余洋看着安易,表情怪怪,“书商给我打电话说有新到一批货,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然后我也给你打了,前几次只是没接,后来直接关机了,小boss,请问你是哪门子着调呢?
  ”
  安易掏出手机,按了两下,“不好意思,没电了。”
  
  “那之前的呢?”
  
  安易颓然坐下,“洋洋,我最近很不好。”
  
  “嗯,”余洋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上,毫无形象坐到收银台上,“说说,你跟你们家那个怎么了?”
  
  “洋洋,我爱她吗?”
  
  “不清楚,得问你自己,不过我清楚你不爱我。”
  
  余洋坦然的微笑触动了安易,“对不起,耽误你这么多年,早该跟你说清楚的。” 
  
  “不,”余洋跳下收银台,“反而我很感激你让我拥有那些时光,那时候我也努力过了,可是没办法,这并不是你的错,是我们没那个缘分,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