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老师,爱你久久 (gl) >

第7部分

老师,爱你久久 (gl)-第7部分

小说: 老师,爱你久久 (gl)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敫恢痹谝黄穑俊蓖踉弦槐菊醋虐惨祝伦郑叭锨逑质蛋桑獠皇敲位玫那啻盒∷担颐嵌际谴殴ト鲜断衷诘谋舜耍灰使ィ湎衷诓攀亲詈玫摹D憧芍沂腔硕啻蟮牧ζ耪砗米约旱那樾鳎驹谀忝媲案嫠吣阏庑急父阒匦驴迹夹碌牧登樾碌纳睿“玻M隳苊靼祝夷昙筒恍×耍稣飧鼍龆ㄊ切枰缕摹!薄
  
  安易把王韵退出门去,迅速关了门,隔着门,王韵说,“我一切就绪,等你的最后决定。”
  
  待到王韵的高跟鞋声同电梯关门声一起消失,安易靠着门跌坐到地上,抱着膝盖,眼泪默默流淌,王韵说中了真正的症结,现在王韵跟过去一刀两断了,自己纠结的不过是她的旧情,而自己和余洋的过去时常会在脑海中翻滚,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恰好遇见醉酒的王韵,可能她会和余洋一直一直这样过下去,跟余洋说的对不起,到底是耽误了这么多年的对不起,还是背叛了感情的对不起?
  
  走出安易的小区,王韵就看见了那辆照耀的保时捷,余洋戴着墨镜靠在车边,看到王韵正看着自己,余洋摘下墨镜,朝王韵挥了挥手。 
  
  余洋的笑容,在王韵眼里有些刺眼,“余总今天很清闲啊。” 
  
  “凡事都有轻重缓急的,王老师今天才是很闲嘛。”
  
  “你的自信哪里来的?”王韵站到余洋旁边,也靠在了保时捷上。 
  
  “那不是自信,是我织的网,但它貌似没我想象当中牢固啊,说不定结局很凄惨。”余洋嘴角牵起一丝自嘲般的微笑。




☆、19。 诡异的关系

  “你觉得咱们俩谁会赢?”酒吧里,王韵摆弄着酒杯上的车厘子,抿嘴问余洋。 
  
  “打赌吗?这种没把握的事情,我可不会妄自论断的。”余洋朝着王韵挑了挑眉,仰头喝完了酒瓶里剩下的啤酒。 
  
  “说不定我们都会出局哦,”王韵把目光放到了舞台上扭动的夜场舞女上。 
  
  “我以为这么多年,我细细编织起来的网能够覆盖住一切,至少当我拿到你的消息的时候,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关切,我以为,她看到你过得这么好,会慢慢放下,结果,当你跟你女朋友分手之后,以潦倒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她还是心疼了,义无反顾追了上去,你知道我当时多么想把你扔到地上踩上个几百遍么,几年的相伴,比不过持久的没有回应的暗恋。”
  
  王韵听出余洋语气里的不满,吐了吐舌头,“没办法,个人魅力,不去招惹人也会有人被吸引的。” 
  
  余洋白了一眼故作俏皮的王韵,切出了声,“你为什么还是没有跟许诺在一起,看得出来,她很爱你。”
  
  “我也很爱她啊,在最开始跟她分手的时候,那种心痛我想你应该能够理解的啊!可是有个莽撞的小仙女闯进了我封闭的世界,让我感受到了生活不仅仅是生命的延续,是她让我走出了许诺带给我的阴暗,嗯,许诺一直是爱我的,算算来,还是我背叛了跟她的感情,先喜欢上了别人,”王韵停了停,瞧着余洋认真听的模样,“不过我不后悔,许诺能在那个时候做了那种决定,就应该知道,有些东西碎了就可能回不去了,我还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呢,安易她很美丽,不仅是在床上温存的时候,她有活力,有冲劲儿,我在她身上找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很可爱。” 
  
  “搞不懂你这样的人,安易怎么看得上?”余洋摇摇头,表示不解。
  
  “嗯……那你可以去听听我上课,说不定也为我着迷了,瞧安易,就是被我迷得神魂颠倒了,到时候呢,你就来追我了,啊,三角恋就变形咯。”王韵一边说一边留意余洋的表情,暗笑。
  
  “王老师,为人师表,注意言辞!”余洋对眼前的人很是无语,看起来十分浮夸的王韵真的能够给安易带来她所想的幸福和安稳吗?“改改你轻佻的坏毛病。” 
  
  王韵用手在唇上点了几下,“呵呵,虽然没有你大老板见多识广,但年龄摆在这里,涉世也算深了吧,倒是你,把安易一直圈养着,让她不谙世事,是你的失误。” 
  
  余洋毫不客气地说,“在出你这岔子之前,我根本就不想让她接触社会上这些险恶的事情。” 
  
  “嗯哼,也就是说,你承认你禁锢她了?”
  
  余洋皱眉,“什么叫禁锢?”
  
  “溺爱,懂吗?她一二十多岁的人了,还需要你来为她铺垫美好吗?有些事情,是要经过了才会认识到是美妙还是丑恶,你变相剥夺了她感知世界的权利。”王韵扭扭脖子,活动了下筋骨,“我并不认为你会赢,你以为编织了巨大的关系网利用你们多年的感情铺垫就能留住她,你错了,这是你最大的败笔。”                     
作者有话要说:  下暴雨了 原谅我确实不敢码字了




☆、20。 其实早想好

  王韵同余洋分手后,回到了安易的家,小心轻轻地开了门,张望了几下,进了屋。站在客厅,发现安易坐在阳台上,目光不知放到了哪里。 
  
  “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特别傻。”安易没有回头,披散的发挡住了王韵的视线,看不清安易的表情。 
  
  “从来没有,不要胡思乱想,”王韵把包放到沙发上,走到阳台,挨着安易坐下,用手搬过安易的脸,看清了安易红肿的双眼,亲昵刮了下安易的鼻子,“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真丑。” 
  
  “其实你身上充满了正能量,很阳光,不经意间照亮了我和余洋的世界。”说着,王韵帮安易理了理头发。 
  
  安易笑着问,“你们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还说这样的话,那如果我最后选择的不是你,怎么办?” 
  
  “选她啊?显然不可能啊,你又不傻,记得我身上的味道,指尖的触觉,带着这样的回忆回去,不合适吧?”此刻,学校铃声响起,王韵看着学校高三宿舍的灯一下子全灭掉,零星又有小台灯的光亮。 
  
  “别说得这么矫情,真不担心我没了?”安易撑住身子,站起来,拍了拍手和屁股。
  
  “是我的不会走,不是我的想留也留不住,如果想好好开始,明早就早起做早饭吧,我想吃皮蛋瘦肉粥,哦,对了,明早我早自习还有四节课哟老婆。”
  
  “坑货,看看几点了,居然要我早起给你做早饭!”安易用那红肿的眼睛瞪了瞪王韵,“楼下自己买去!”
  
  “做好决定了?”不介意安易现在的泼妇样儿,她更在乎安易的答案,是不是她所期待的那样。 
  
  安易看了看坐在地上的王韵,没有搭理她,“睡觉去了,早点睡觉王老师,晚安。”
  
  “我等你。”王韵依旧坐在那里不动弹,淡淡说。 
  
  “今天我可没这个兴致。” 
  
  听到安易的话,王韵愣了一会儿,一时没搞懂安易话里的意思,反应过来噗嗤笑出了声,啊啊啊,这丫头可真有意思,在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样劲爆的话,冷幽默吗?再配合上她挂上的那无敌的死鱼眼,真的是别具一番滋味啊。当下王韵决定逗逗安易,速度起身追上了已经到卧室门口的安易。
  
  “哎哟,你还有什么话没说?几点了还不睡觉,你不是说你明天不是有很多课吗?还折腾干嘛!”安易语气里有些不耐烦。
  
  “嘿,安同学,其实你坐在那里是在等老师回家吧?”王韵把安易抵在门框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还真是贴心得可爱呢!”
  
  安易深呼吸,忍住爆眼前人的头那股冲动,“王老师您别自恋得过分了,我只是在那里想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有要等你的意思,况且我怎么就能料定你,会到我的家里来呢?”
  
  “呵呵呵,”王韵用了揉了揉安易的头,光明正大偷吻了下她的嘴角,“宝贝儿晚安。”
  
  安易靠在门框上皱着眉,王韵个狗腿子是什么个意思啊?挑衅?调戏?                    
作者有话要说:  




☆、21。 一些些温暖

  “老婆老婆,”王韵大清早喜滋滋起床洗漱,心想着有安易的皮蛋瘦肉粥吃,这一天开始得很愉快,但她忽视了昨晚安易并没有咬死说答应了这顿早饭,于是王韵看到厨房的冷清之后,蹬蹬蹬去拍安易的门,“咱说好的早饭呢?说好的皮蛋瘦肉粥呢?”死命拍了好几下,嚷嚷了几句,门里一点生气没有,王韵推开门,床上整理得很干净,哪里还有主人的身影,王韵拉下脸,这是闹哪样啊?不想做早饭,也不至于这么早就躲了吧?七点都没有啊!上哪儿晃悠去了?
  
  “王老师在那儿杵着干嘛,您老要的粥我给你买回来了,家里没有皮蛋也没有肉,您就凑合一下吃吃外面的味精品吧。”安易开门就瞧见王韵站在她房间门口,笑着说。 
  
  “死丫头,我以为你畏罪潜逃了!”王韵快步朝安易走去,接过她手里的早饭。 
  
  安易跟上来敲了下王韵的后脑勺,“什么叫畏罪潜逃,亏你还是语文老师,有你这样乱用词的嘛!” 
  
  “小姑娘长大了就是不好,现在都会袭击老师了,啧啧啧,还是萝莉妹妹们比较好。” 
  
  安易拉开椅子坐下,“你以为你市场很好吗?万人迷?那我只有呵呵一下说你自我感觉良好咯,事实上,就只有我当年年少无知被你的假面给欺骗了,毁了自己的后半生,你可别去祸害其他学妹们了,祖国的花朵啊!” 
  
  王韵坐在安易对面,“没事儿,有老婆就够了其他女人我还真不期待什么,哪儿还能找你这样上得了床,下得厨房的女人啊是吧。” 
  
  “喝你的粥吧,大清早发什么情啊!”安易白了一眼王韵,端起给自己买的豆浆。 
  
  喝粥的同时,王韵还不忘着情敌的事情,“余洋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安易用手捂了捂昨天哭得有些涩的眼睛,减少些不适的感觉,“还能怎么办,什么都不说最好了,她懂的。” 
  
  “你确定她能懂?”王韵问,显然安易还搞不清楚状况,余洋的小九九还没看清啊,提示一下比较好呢,她可不想把事情搞复杂了,最后三振出局的是自己,“你确定你没有给她什么错误的信息?”
  
  “王老师是这样说在害怕什么,”安易抿抿嘴,“洋洋可比你好说话多了,哪像你,又臭又硬的,她可看得开了。”
  
  “啊——”王韵情不自禁叫出声,这个丫头是天然萌呆的吗?余洋把她圈养成什么了?居然这么相信她的话,“安同学你在家歇着吧,王老师要去上班了。”摇摇头,王韵觉得跟安易说话太杀脑细胞了。
  
  “我说王老师一大早跟学生兼学妹的我摆什么臭脸啊!招你惹你了我!”安易也不乐意了,王韵刚刚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啊?哼。
  
  王韵跨起包,俯身吻了吻安易的嘴角,“亲爱的你还少说了一层关系,你还是我老婆,走了,拜拜。”
  
  安易拉住王韵的衣角,“我不是家庭妇女,我是有事业的女人!”
  
  事业?王韵暗笑,就那个靠余洋才做起来的书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