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网王同人]恶梦不怕,我替上天爱你作者:glory198162 >

第2部分

[网王同人]恶梦不怕,我替上天爱你作者:glory198162-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量的活动,就算是铁打的身躯也是扛不住的。 
在身心俱疲之下,就这么昏了过去。 
“越前,快来帮我!”不二扶起倒在自己怀里的手冢,“先去我家好了!” 
 
5  
 
“呼;总算到家了!” 
“切;不二前辈你还差得远呢!” 
高大修长的手冢虽然精瘦;但是对于身形娇小的不二和越前来讲;搀扶起来还是很费
力的。 
不二按下自家门铃;小心地不惊动靠在自己肩头的手冢。 
他对越前的口头禅不以为意;这个小不点儿;心里明明很关心前辈;但嘴巴上总是这
么别扭。 
“呵呵;今天要谢谢越前呢!越前也很累的样子!进来坐坐吧!〃 
越前琥珀色的猫眼倦意难掩;“我要回家好好睡一觉。部长就拜托不二前辈好好照顾。” 
挥挥手走了。 
 
来应门的不二裕太认得老哥带回来的人是手冢,不禁诧异。 
同是左手执拍的网球选手,不二裕太在都大会赛场上领略过手冢的高超球技,看到
手冢每场都以6比0完胜对手,心里总是想为网球而生的人应该就是这样,意气风发。 
可是面前的手冢憔悴而疲倦,球场上光彩耀目的金童也会有黑眼圈。 
“裕太,帮我把手冢扶到屋里啊!” 
不二对愣神的弟弟感到无力。 
“哦!”裕太回过神来,“手冢前辈怎么了?” 
“不知道,反正是晕过去了!”不二把手冢安置在自己的床上,然后舒展着酸疼的胳
膊,“手冢可能要在这里住上几天了!” 
“是吗?我们网球部合宿,今天回来收拾东西。我的屋子可以让给手冢前辈。” 
“呐呐,裕太对手冢好好哦,不怕我吃醋?”不二逗弄着弟弟。 
“老哥,这不是吃醋的时候吧?”裕太满脸黑线。 
不二细心地为手冢取下眼镜,盖上一件薄外套,轻轻掩上房门。 
“裕太,姐姐回来了吗?” 
 
手冢醒来的时候,已是夜色笼罩。 
他坐起身,视野里朦胧一片。但能感觉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头痛欲裂,昏睡前的记忆一点一滴回到脑海里。 
 
手冢国光再坚强,再能承担,也不过是一个15岁的少年。 
尤其是面对挚爱双亲的离去。 
可是那个被他称呼为婶婶的女人用冰冷的言语,煎熬着他心底最深切的伤痛。 
 
现在这是哪里?路灯的光从半开的窗户透进来,一切安静得像梦。 
同时,门外的人听到屋里的动静,轻轻推开了门。 
“呐,手冢?你醒啦?” 
柔和的声音让手冢如沐春风,也让他呆了一呆。 
“不二?” 
突然大亮的灯光刺眼,手冢看到整齐放置在床头柜上的眼镜,拿起来戴上,视野恢
复清晰。 
环视四周,窗台上的仙人掌,墙上的大幅风景照,这里是不二的房间,以前来过的。 
“我怎么会在这里?” 
不二淡淡地笑,“当时吓了一跳呢,手冢就这样昏了过去,只好拜托越前一起先把
你带到我家了。” 
手冢问得黯然,“你都听到了?” 
“是啊,听到了。”不二的声音飘忽,似在叹息,“大家都能感觉到你的变化,谁也
不知道原因。原来是这样。。。” 
“呐,手冢,你身上背了太多的责任,不觉得累吗?你问过我,真实的自己在哪
里;那么现在,你呢?” 
 
夜风敲打窗前的风铃,叮叮咚咚的脆响打破一室沉重。 
“呵呵,我们先去吃饭吧,爸爸妈妈由美子姐还有裕太都在哦!” 
不二拉起手冢,就往楼下跑。 
握着不二不算温暖的手,手冢心里却涌起不尽暖意。 
 
6  
 
不二的碗里红红绿绿一片,红的是盛开的辣椒,绿的是绽放的芥末,手冢想起不二
味蕾的与众不同。 
不过还好,不二家其他成员的口味比较正常。 
但不二特殊的味蕾就成了他逗弄自家弟弟最好的工具。 
“来,裕太,尝尝这个。”不二笑眯眯地把自己的辣味炒饭分给弟弟,裕太吓得脸色
突变,跳着躲开。 
“老哥,我吃饱了,你自己享受吧!” 
“呵呵,裕太不喜欢呢!” 
由美子看到裕太又是害怕又是不忍的表情,“周助啊,裕太明天就要去集训了,吃
坏肚子就不好了。” 
“嗯,姐姐说得对,老哥,你还是自己吃吧!”裕太忙着推托掉老哥热烈推荐的辣味
炒饭。 
没想到由美子用一本正经的口吻说,“不过如果周助想让裕太留在家里,吃坏肚子
倒是一个不错的请假理由呢!” 
可怜的裕太几乎崩溃,“由美子姐~~为什么一定要吃坏肚子才行啊?” 
不二认真地点头,“不愧是由美子姐啊,真是个好主意。那,裕太,你不要去集训
了吧,我会想你的~~” 
“算了,老哥,我宁愿去集训呢!” 
“呐呐,裕太这样说,我好伤心呐!不过还好,有手冢陪我。”不二对身边的手冢绽
开笑容,“呐,手冢,对不对?” 
 
手冢从一上饭桌,除了礼貌地谢过不二家的款待外,一语不发,端正笔直地坐在饭
桌前吃饭。 
他在不二家的饭桌上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吃饭时光还能这样度过。 
不二姐弟的亲密,不二父母的慈爱,让手冢觉得自己的孤独愈加明显。 
手冢怀念和父母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虽然不像不二家的饭桌上洋溢着欢笑,但安静
气氛流动着互相的关爱,手冢思及此,神色不由得更黯然了几分。 
“呐呐,裕太,训练要加油哦!不过还好,有手冢陪我,对不对?” 
手冢听到不二点自己的名,对上不二写满关切和期待的眼,轻轻点点头。 
不二像得到蜜糖的小孩,笑得满足。 
 
“刚才听周助说,要和手冢一起为校庆活动准备,很辛苦啊,这段时间就在我家住
吧!”不二妈妈笑眯眯地对手冢说,“以前周助也经常在手冢家借宿呢!” 
“是啊,手冢君,我的待遇也跟着提高很多呢!”不二爸爸满足地喝下最后一口
汤,“不二妈妈的厨艺还不错,但是不轻易展示呢!” 
“谢谢您们的款待,这些天就要打扰了!”手冢的眸子里多了一丝暖意。 
 
“呐,手冢,今晚你睡床,我睡地铺。” 
两人写完作业,闲聊了几句,不二就张罗着手冢早些休息。 
手冢摇头,“还是我睡地铺吧。” 
“不行唷,手冢,在我的地盘就要听我的!” 
“好吧!”手冢无奈地答应。 
“洗澡水已经放好了,手冢先去洗吧!” 
“嗯,谢谢!”手冢拿起不二找出的一身崭新睡衣,进了浴室。 
 
确信手冢听不到浴室外面的对话,不二打开手机,按下一串数字, 
“喂,小景,帮我个忙。。。” 
 
浴室里蒸腾的雾气迷蒙了手冢的视线,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愣。 
一直都是自己照顾别人的,现在也轮到自己被别人照顾了吗? 
不二的善解人意和真诚关心,带给自己的,是说不尽的温馨,让自己情不自禁地想
要微笑。 
这种感觉,不坏。 
家里那边,还没想好怎么应对,但住在不二家,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把自己完全没在水里,手冢决定明天再去想这个头痛的问题。 
 
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手冢想招呼不二去洗,却不见他的踪影。 
露台那边有说话的声音,手冢循声而去。 
“。。。嗯,要最好的律师,要最快最有效的途径,对,一定要把房子还给手冢。” 
“交换条件?呐,和小景你约会?和你交往?” 
“嗯,我考虑看看。” 
不二挂断电话,耳边突然响起手冢清冷的声音,吓了一跳。 
“谁的电话?” 
不二微眯起眼睛笑笑,“手冢听到了?” 
“谁的电话?”手冢再问一遍,不自觉流落出急切和莫名怒意。 
不二淡淡地说,“一个朋友。” 
“朋友?为了让你和他交往,才答应帮助你的人也算朋友?” 
手冢的口吻有些气急败坏。 
不二愣了一下,微微笑道,“呐,手冢是在担心我吗?” 
 
7  
 
“朋友?为了让你和他交往,才答应帮助你的人也算朋友?” 
手冢的口吻有些气急败坏。 
不二愣了一下,微微笑道,“呐,手冢是在担心我吗?” 
手冢不自然地脸红,“是吧,毕竟你是为了帮我。” 
不二心情大好,“谢谢,不过没什么好担心的,早点休息吧!” 
 
沐浴完的不二身上带着清甜的气息,扑向不二妈妈拿来的一床新被。 
“嗯,这床被子是新的,妈妈对手冢偏心!” 
手冢说,“新被子给你睡。” 
“好,手冢睡床上,我要睡地铺。地板那么硬,当然要新被子才够舒服。” 
不二满足地拥着被子,也不给手冢和自己争抢睡地铺的机会,兀自说道, 
“手冢,拜托你关灯喽,晚安!” 
手冢熄灯,回想一天的大起大落,实在累了,不觉在不二温暖舒适的床上沉沉睡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得一室暖意。 
手冢一夜好眠,神清气爽。 
尽情舒展一下筋骨,自从父母走后,多久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 
视线投向睡地铺的不二,那人不知何时推开被子,卧在冷硬的地板上。 
“不二,起床了!”手冢轻轻叫醒黑甜乡里的人儿。 
“嗯,手冢?”不二揉着惺忪的睡眼,勉强坐起,“唔,腰好痛!” 
手冢有些歉疚地说,“本该我睡地铺的。我给你揉揉。” 
从来没有和手冢如此亲近,不二只有发呆的份儿。 
腰际传来温热有力的触感,手冢低沉的声音散发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今晚我睡地铺。” 
“呐,手冢,今晚我睡裕太的卧室。” 
手冢稍稍加重力道,“以后不许再逞强!” 
“嗯,知道了,手冢好像老头子。。。” 
不二小声嘟哝着,笑容却十足的惬意。 
这时,不二妈妈轻敲房门,叫两人下楼吃早饭。 
早点很丰盛,西式、和式,摆了满满一桌。 
见手冢吃得香甜,连带着平日里疏忽早餐的不二也赞好吃,不二妈妈颇有成就感。 
 
本来手冢和不二一起上学也不是什么轰动性新闻,但青春学园的两大帅哥站在一起
绝对是引人注目的风景。 
再加上越前龙马一句没头脑的问候,“不二学长,部长昨晚还好吧?” 
让人遐思的暧昧场景就在众人脑中喷薄而出了。 
于是,“原来手冢和不二正在同居中”的传闻让全校男生跌破眼镜,让全校女生芳心
破碎。 
 
传闻的两名当事人,手冢照样冷如冰山,不二依旧灿若朝阳,但一整天除了上课在
不同的教室,几乎是如影随形。 
直到下午的部活时间。 
不二接了个电话,向手冢匆匆告假,离开时不忘把一串钥匙交给他, 
“这是大门的钥匙,这是报箱的钥匙。告诉妈妈我不回家吃了,但她要是烤黑莓派
的话留一块给我。。。手冢要好好吃饭哦!” 
手冢因不二的离开,心底涌起莫名的烦躁。 
细心的大石发觉手冢的异样,“手冢,要是担心不二,就去追他吧。我和乾会好好
组织剩下的练习。” 
手冢点点头,“那么就拜托你了!” 
就往不二离开的方向追去。 
 
8 
 
手冢在右转的第一个路口追上不二。 
一辆火红的法拉利跑车停在不二面前,车上下来的人手冢也认识。 
——冰帝学园网球部部长迹部景吾! 
迹部和不二很熟悉吗?手冢不禁皱眉。 
想起昨晚不二打电话时,叫对方“小景”,难道就是迹部景吾吗? 
如果真的是他,不是要让不二答应和他交往,才肯帮自己赢回房产? 
那不二赴约,是要做什么? 
一下子潮水般连绵不绝的问题汹涌而出。 
手冢见不二和迹部走进路口的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