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网王同人]恶梦不怕,我替上天爱你作者:glory198162 >

第5部分

[网王同人]恶梦不怕,我替上天爱你作者:glory198162-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周围的人们都听得一头雾水,只有不二和手冢略略能明白。 
越前迟疑一下,转过身,“切!桃城前辈,我们继续对打练习吧。” 
 
红色的法拉利再次发动引擎,越前想着迹部无法忽略的目光,心里涌上一阵茫然。 
 
17  
 
迹部家华丽丽的别墅灯火通明。 
长长的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晚宴。在金碧辉煌的水晶吊灯的映照下,一派热闹景象。 
迹部景吾优雅地吃着面前的牛排,对面是面无多余表情遵循绝对标准的餐桌礼仪品
尝各道菜式的手冢,以及笑眼弯弯的不二。 
“周助,本大爷特意为你准备的牛排不需要再淋上芥末酱了吧?” 
“可是小景,牛排的美味加上美味的芥末酱,就是更好吃呀!” 
不二独特的味蕾让迹部不敢恭维,但他还是说,“嗯,本大爷这里的芥末酱也是特
制的,尽情吃吧!” 
迹部旁边银发少年略略皱眉,“景吾,你也太宠周助了,吃太多芥末伤胃啊!” 
“小虎,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小景家的芥末牛排了!”不二抗议。 
“拜托,本大爷家没有这道菜,是周助自己创新的,好不好?” 
迹部头痛地放下刀叉,以手支颐。 
被称作“小虎”的银发少年旁边的蓝发少年温柔地开了口, 
“呐,手冢君有什么办法让周助不吃那么多芥末呢?” 
不二转过头对蓝发少年接着抗议,“呐呐,小幸,我要吃芥末!” 
手冢抬眼看了那蓝发少年一下,然后低下头去,熟练地用刀叉把面前的牛排切成极
易入口的小块。 
餐桌上其他人的反应就是,手冢认为这是一个无聊问题,没有答案。 
不二也停止了半是撒娇的抗议,有些失落于手冢没有回应。 
耐心地处理完一盘子的牛排,手冢把不二面前的芥末牛排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切好
的那份端正地摆在不二面前。 
“好了,快吃吧!” 
不二低低地应了一声,脸上的笑容掩藏不住好心情。 
“呵呵,手冢君果然是行动派啊!”小幸的眼里流露出激赏,“真是很棒的答案呢!” 
迹部明显松了一口气,“竟然有比本大爷更好的办法,啊嗯!” 
小虎轻点着不二的额头,“这下子有人能制得住周助不同寻常的味蕾了!” 
“呐呐!小景!小幸!小虎!”不二瞪大蓝眸,“你们这么快就站到国光那边去了呢!” 
 
酒足饭饱,不二毫不顾忌在外人眼里的完美形象,整个人没入迹部家舒适华丽的大
沙发里。 
“呐呐,小景家的饭好好吃,小景家的沙发好舒服!” 
手冢边喝着咖啡,边翻看一本法语原版书,听到自家恋人甜腻腻的声音,接着问道, 
“然后呢?” 
“国光,我要住在小景家!”不二举高手臂,兴奋地嚷。 
“好,我会跟伯父伯母说。” 
“国光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吗?” 
“要不怎样呢?” 
“我要国光和我一起住下来!”不二拉住手冢的手,不让他走,“呐,小景家的别墅
这么多房间呢!” 
“啊嗯,本大爷家的别墅怎么会不够住?”迹部看着和亲亲恋人旁若无人酿蜜糖的不
二,想起和越前的约定。 
“今晚,你们都住在本大爷这里吧!反正明天是周末!” 
 
“呐呐,小景整个晚上都拿着手机,在等什么人的电话吗?” 
不二眨眨漂亮的蓝眸,问得直接。 
迹部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此刻他斜倚在沙发边,有一搭无一搭和不二说着话。 
“小幸和小虎已经分别去睡了呢!” 
“嗯,手冢呢?” 
“好像在他的屋里看书。” 
“不早了,周助也去睡吧。” 
“小景要一直等啊,那我先去睡了。” 
不二和迹部道了晚安,走进自己的卧室,悄悄留了道门缝。 
 
快到午夜的时候,迹部那华丽丽的手机铃声终于划破寂静的空气,响起。 
 
18 
 
迹部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好一会儿,修长手指的微微颤动泄露出期待和不
安,下一刻快速地按下接听键。 
“喂?本大爷从没有等得这么辛苦过!告诉本大爷你的答案吧!越前龙马!” 
 
卧室里的不二竖起耳朵小心翼翼地倾听,却依稀从门缝里看到迹部转身往露台上走
去。 
不禁笑出来,“呵呵,小景和龙马哦。。。。。。” 
“好像那不关你的事吧!” 
那人如大提琴般低回的声线在静谧的空间里回荡。 
然后冷不丁被从身后抱个满怀,不二却一点儿也不害怕。 
他在来人的怀抱里转过身,正对上手冢深深缠绕的视线。 
“呐呐,国光不乖哦,不在自己房间里好好呆着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没看到我们的卧室是相连的吗?是不是你安排的?” 
不二被点破小伎俩,“唉,国光还真是无趣哪!要罚你哦!” 
手冢唇角扬起漂亮的弧度,轻轻拨开恋人的发,好兴致地问,“那要怎么惩罚呢?” 
“躺下来,当抱枕!” 
困意袭来,不二爬上柔软的床铺,在手冢宽厚的胸膛里找个最舒服的姿势,兀自梦
里和周公下棋去了。 
手冢微愣之下温情满涨胸臆,恋人不设防的天使睡颜让他的视线久久不愿离开。 
“晚安,周助。” 
 
这边厢,迹部背倚在露台的栏杆上,任夜风在发间衣角嬉闹着,只为电话对面的沉
默而绷紧心弦。 
“越前。。。龙马?你在听本大爷说话吗?” 
“嗯。” 
迹部轻叹低语,“总算出声了,你还没睡啊?” 
传来越前闷闷的声音,“难不成我现在在说梦话啊!还差得远呢!” 
迹部好心情地大笑出声,仰首看着深蓝色的天宇,“那答案呢?” 
“我答应你。” 
越前回答得很快,但迹部还是在他急促的声线里捕捉到了一丝慌张。 
迹部嘴角轻扬,用他极富磁性的嗓音低唤,“龙马?” 
“诶?”越前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答应和本大爷交往,龙马应该改变称呼!” 
“景。。。吾?”越前迟疑着回答。 
迹部满意地点头,“嗯,这还差不多。乖乖去睡觉,明天本大爷去接你!” 
“干什么?明天周末耶,不用去上课吧?” 
“来本大爷的别墅!” 
“干什么啊?” 
“约会!” 
“不要,明天我要睡懒觉!”越前拒绝。 
“本大爷的车是最舒服的,在里面睡也一样!” 
“霸道!”越前小声嘟哝着。 
“什么?” 
“我说,好!”还是妥协了,越前其实很期待和迹部的约会。 
互道晚安,迹部挂了线。 
 
天籁悠远,星光点点,晚风轻扬,树影缠绵。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吧! 
 
19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冢不二的房间,不二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 
“呐呐,国光!不知道昨天小景和龙马谈得怎样了呢!” 
手冢对笑得暧昧的不二轻敲一记,“又在想什么整人的法子了?” 
“嘻嘻,国光不觉得好奇吗?小景和龙马诶!” 
不二抱着手冢的一条胳膊晃啊晃的,不死心地问。 
停顿了一下,他慧黠的眸子满是戏谑的笑意, 
“国光是在怕小景把你的支柱带坏了吗?” 
尤其把“你的支柱”几个字念得很重。 
听罢,手冢没有说话,只是认真地上下打量不二。 
不二被他不明所以的盯视搞得手足无措。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手冢摇头,故意把语速放得缓慢,“我在看我的支柱。” 
“呐呐,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龙马啊!” 
“龙马是青学的支柱,你是我的支柱!” 
和手冢交往之后,不二不是第一次听到他不加修饰的告白,但每次听到,都会心头
一热。 
曾经以为冰山般冷峻的外表下,是一颗难以撼动的心; 
却不曾想他有着丰沛细腻的情感。 
而真实的他,只有自己能看到。 
心里充盈的是化不开的幸福感。 
但在幸福之余,还有一丝不安,怕这幸福不能长久,怕这幸福之后会有恶梦。 
思及此,不二紧紧抱住手冢。 
对于不二突入其来的拥抱,手冢的回应是有力的回拥。 
“呐,国光,我们能像现在这样,永远在一起吗?” 
“当然能。” 
“永远不分开吗?” 
“对,周助,我就在你身边。” 
 
不解风情的敲门声响起,是迹部家的管家请大家下楼用早餐。 
幸村精市和佐伯虎次郎神采奕奕地出现在餐厅,看样子休息得不错。 
“咦,小景呢?”不见了主人的不二好奇地四下张望。 
“景吾少爷一大早就出门了,说是去接一位重要的朋友,吩咐我安排各位先用早餐。” 
“嗯,那我们边吃边等好了。” 
 
迹部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大家再熟悉不过的人。 
“部长,不二前辈!”越前龙马使劲压压帽子,掩饰脸上的红晕,不甚自在地和手冢
不二打招呼。 
“六角中,佐伯虎次郎!” 
“立海大附中,幸村精市!” 
幸村和佐伯认识眼前的青学支柱,不过除却比赛,私下里的见面这还是头一次。 
“青春学园,越前龙马!” 
 
“呐呐,小景说的重要的人原来是龙马啊!” 
不二露出坏坏的笑。 
 
 
20 
 
迹部为了防止自己的小恋人再中腹黑熊熊的招,忙牵起龙马的手,“嗯,龙马和本
大爷正式交往中!” 
不二笑得如花绽放,“呐,小景有了龙马,就不理我了吗?” 
“好了,周助,别闹了!”手冢同情地看一脸黑线的迹部,把调皮的恋人拉到一旁。 
“小景还差得远哪!”不二蓝眸微睁,冒出这句让龙马郁闷不已的话。 
“不二前辈,那是我的台词!”龙马捍卫着自己的口头禅专有权。 
“那龙马也可以说我的经典台词啊!” 
“不二前辈的经典台词啊?”龙马认真地想着。 
迹部有些抓狂地看着被不二把思路带得十万八千里远的亲亲恋人。 
“周助!本大爷有很重要的事情说!” 
不二不再逗弄龙马。 
一行人随迹部来到他的房间。 
 
迹部从自己的写字台上拿了几本装帧精美的册子给一众网球王子。 
“这是什么?” 
“自己看!” 
“法国ACE网球俱乐部?” 
“美国TENNIS网球俱乐部?” 
“英国。。。” 
“这是澳大利亚的排名前三的网球俱乐部?” 
众人认真阅读之下,惊喜地发觉这竟然是世界顶尖网球俱乐部的邀请函。 
“嗯,这些顶尖网球俱乐部准备从日本青少年网球大赛上选拔人才,到海外训练交
流。迹部财团参与这件事情的运作,前两天得到的这些资料。怎么样,各位?有没
有兴趣?” 
“小景呢?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本大爷最近很懒,不考虑了!倒是你们几个,如果有兴趣,就不要错过机会!” 
“呵呵,小景不参加选拔就不好玩了呢!” 
迹部笑得慵懒,“周助啊,本大爷待会儿就和你好好打一局~” 
目光流连在专注于邀请函的龙马身上,他应该已经拿定主意了吧。 
 
一个月后,选拔赛正式开始。 
经过层层对决之后,手冢、越前、幸村、佐伯和另外16人入围最终候选名单。 
 
手冢握着烫金证书的那一刻,心里是深深的惋惜,因为如果决定出国受训,就要和
不二分离。 
“呐,国光是舍不得和我分开吗?” 
不二倒是好心情地笑着,指指自己在比赛中扭伤的脚。 
“你啊!”手冢几分疼惜几分宠溺地拍拍不二的头,把一盘削好的苹果放到他手边。 
“国光,一定要去啊。。。”不二抬起脸仰视着手冢,握紧了那双温暖的手,“把我的那
一份儿也要赢回来!” 
手冢蹲下身,与不二平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