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言情浪漫电子书 > [家教]包子,跟妈走 >

第10部分

[家教]包子,跟妈走-第10部分

小说: [家教]包子,跟妈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个小女人,竟然只裹了一条浴巾在家!
乍然之间大脑就像是缺氧一样,片片段段的电影一样,飞速略过三个多月前的那一晚。
那个疯狂的夜晚。
怀中女子的妩媚模样,是多么的勾魂夺魄,像含蜜糖般的小嘴,那一声声酥骨的呻(吟),无一不让他为此疯狂不已。
天啊!
温香软玉在怀,谁又能有足够的定力可以坐怀而不乱?对于男人来说,这样残酷的折磨,还真是……
无奈的侧过头,Giotto金色的双眸暗淡了下来。可以说,他已经达到了无法忍耐的境地。他发现,面对于这个女子,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全部都是狗屁!
不然,那一次的意外就不会发生。
就算是说其中有药做了一些催促作用。
又何尝不是一个借口?如果那晚的人不是她,也许根本就不会……
所以说,他……是喜欢上这个女子了吧。
一定是的。
而且是不知道原因的喜欢上了,甚至根本就不了解她。就喜欢上了。
真的,很奇怪!
“釉瓷……”喃喃的念着这女子的名字,嗓音十分的低沉,沙哑,磁性,而且充满着——欲望。
“。。。。。。”犹如大梦初醒一般的反应过来自己此刻究竟在做什么。穆釉瓷的哭泣在听到这声呼唤后硬生生的停止了。脸上的温度骤然升温。
立刻松开了搂住男子的手,庆幸着小区公寓的电还没有恢复,所以,在没光的情况下,这男子根本就无法看到她此刻这样丢人的样子。
脚往后退了两步,就想闪离。
实在是太丢人了!
可是……
现在的Giotto可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啊。
“啪~”
迅速的扣住了穆釉瓷的手腕。手掌的热度几乎像是要把她融化一样。将这个小女人重新的按入了自己的胸膛前。低首,十分准确的捕获到那张小嘴。
“唔!”
如漆黑夜晚一样的眸子染上了震惊,穆釉瓷很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伸手就要去推开男子,但是就凭她的那点小力气根本就推不动眼前的男人。
下一秒,一只手环住了她整个身子,将她紧紧的困住,脑袋后也被大掌按住,不让她有丝毫逃离的几乎。
与此同时,他的吻也加深了。
Giotto非常霸道的撬开了釉瓷的唇齿,侵入了她的领域,细细的舔舐着她嘴巴里的每一个部位,勾画着她贝齿的形状,挑逗着女子的神经。
仿佛一只狼,要将一只白兔慢慢吃入腹中一样的感觉。
白皙的脸颊上浮现出暧昧的红晕。穆釉瓷被这个吻吻到呼吸困难,身子的力气像是被这个吻她的男人吸走了一样,只能趴在了这个人的身上,才不会摔倒在地。
虽然釉瓷真心很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吻技很好。
或者是她太差劲了……
竟然这么简单的就沉醉于这个霸道的吻里。
好奇怪!
真的好奇怪!
穆釉瓷的眼睛半眯着,朦胧的望着吻着她的男人。
她不是应该讨厌这个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毁了她的男人吗?
但……为什么。
他的吻。
她并不讨厌。
反而……
有点喜欢
“。。。。。。”怎么可以是喜欢!
有的一室的沉默。与紧拥在一起拥吻的两人。
外面的风不知何时停了。而现在有的只是大雨洗刷地面的声音。
“咔~”正厅天花板上的橙黄色灯突然亮起。
电来了!同时也带来了光明。黑暗不复存在的被光芒赶走了。
同时也让釉瓷从沉醉中清醒过来。
用尽全力的侧过头,脱离了金发男子的吻。
“你,你……你混蛋!给,放开我!”一边大喘一边的说道。
“不要!”
得到的是斩钉截铁的拒绝。
“你……你……你……”
与那双金色的眸子对上了视,清楚的看到那双眸子中写满的认真。
这样的眼神……竟然让釉瓷突然一下开始有些害怕。
垂下首,不再去看对方。被吻了有些红肿的唇颤了颤,抬起双手挤入两人中间,想拉开他们现在亲密无间的距离。
却在还没用力之前,Giotto竟然主动松开了。
釉瓷很是惊讶。
而接下来的一秒后她更惊讶了。
Giotto竟然一把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喂……喂……你想干什么!”
慌乱的看向那个人。
可那个男人却向她展露出一个温柔无比的笑容,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只是想,既然釉瓷你这么讨厌我了……那么!就再讨厌我一些吧!何况……这次是你先诱惑我的呢……”
“我才没有诱……唔!”
没有给这个小女人任何反驳的机会,Giotto再一次狠狠的吻住她。
因为他真的是恨死,却又爱死这张小嘴了。
尽吐出伤他的话,可味道却是那么的甜蜜。
让他怎么吻也吻不够的感觉。
抱着怀中人儿的手更加的用力了些,迈开大步走到一边的蓝色沙发旁,将她小心翼翼地放下,没有一丝空隙的黏上了她。
很轻松的扯下了她身上那条唯一遮挡的浴巾。
嘛~不想放开你呢!
作者有话要说:我很纳闷,为何当初我写这章的时候没有写肉肉~
不过也不错,最起码不用纠结那么大段的肉肉要怎么才能和谐掉了~
噗噗噗~
好吧~现在人家走的是小清新路线啦~喜欢暧昧~喜欢浪漫,喜欢情调~噗噗噗~
【求包养呀!】
沐年的专栏

、12、消息(小修)

这俗称为‘爱的抚摸’,让触觉感本就十分敏感的穆釉瓷,瞬间于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乌黑的双眸睁得老大,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她此刻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只抚摸着她胴、体的手掌的纹路。
顺着她的肩部,一路向下,滑至到了釉瓷最敏感的部位,很是挑、逗的开始磨蹭起来。
该说真tm的犯规吗?
这样的一系列强攻让对于这方面为没有经验的釉瓷无法招架……哦不对,她是有一次经验的,不然包子是怎么而来的!
可是那次完完全全是处于醉酒中,没有任何记忆了。
而这次的她很清醒,非常的清醒,所以,此刻Giotto所做的一切都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
吻离开了她的小嘴,落到了下巴,然后到了脖颈处轻轻的吻了一下。
“啊……”
很痒,瑟缩了一下,穆釉瓷的嘴中溢出了忍不住的呻、吟。
这一声呻、吟,犹如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猫的爪子,挠了一下Giotto本来就在强忍着,想要慢慢来的心。痒得厉害。变成暗金色的眸子中瞬间燃烧起熊熊的欲、火。
吻也更加的加深。而身体上面的想要的也很理所当然的开始增加,增加!
“……唔!”慌!
清清楚楚的明白了这男子对于她的欲、望,如此的明显了。
穆釉瓷想到之前从网上查阅的,《孕妇守则》,怀孕的前三周和后三周,不事宜进行房事,太过激烈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流产。
心里布满了浓厚的恐慌。
因为,现在压住她的男人……真的很疯狂!
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手推着,抗拒着男人。
殊不知,这样反而只会让男人的欲、望更加的增加……
“釉瓷,就算你更恨我也没有关系了。我真的,只想要你!”Giotto,抓住了那只与他唱反调的小手,抬起头。嘴角脱出来一丝暧昧的银丝。
看的穆釉瓷的耳朵,‘刷’的一下全红了。
Giotto很满意自己所看到了,这个小女人终于有了一个该有的反应,将她的手送到了自己的嘴边,亲吻了一下。很迅速的解开了系在腰间的皮带。男人的象征,暴露在空气中。
“别怕我~好吗!”带着些安、抚,带着些请求。象征性的告诉着剩下的人儿他已经是伺机待发。
这下子,让釉瓷更加羞,更加急了。
不……不行啊!
真的做的话,一定会伤到肚子里的宝宝的。
迅速的抽回自己的手,推着压在她身上,而且根本就推不动的某人,心乱如麻的大声说道:“不……不行,宝宝!”一个不小心中,瞥到一眼男人那根巨大的存在……好不容易在内心中强硬着所保持的镇定,全然无存。脸也刷的一下同耳朵一样全红了。侧过脸,不敢再看这个男人。
“……”
室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咔~咔~咔~”客厅中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跳动着。
“……”Giotto完全的愣住了,灿金色的瞳孔恢复了澄澈的颜色,带着些惊讶,倒映出身下那诱人的小妖精,谁来重复一下,他……刚刚听到了什么?没有听错吧!
那双有些冰凉小手还支撑在他灼热的胸膛上。
釉瓷的温度与他的温度有着鲜明的对比。
“砰砰砰~”他胸口内正在疯狂跳动的强有力心跳,渐渐的平缓了下来。
“釉,釉瓷……你,你说什么?”坑坑巴巴的硬挤出了这几个字,想得到求证。
不得不说,他现在的心情正在一点点的转为喜悦。
“咔~咔~咔~”
穆釉瓷的表情在这一刻僵硬了,犹如恍然大悟一般,大惊不已。
对啊,刚刚的她说了什么!
反应过来后,咬了咬有些泛白的下唇。
她竟然,一时大意的透露出了宝宝的消息。
怎么办?
“没,没说什么……”心虚着,同样是很结巴的回应着。
用余光去打量着那个金发男子的反应,才发现,他此刻正处于非警惕状态。
于是,趁机狠狠的用尽全力一推。
“咚~”没有任何防备的Giotto被推倒下沙发。
而终于恢复自由自身的釉瓷,立刻将身下的浴巾抓起,遮在身前,移步就要脱身。
但……怎么会那么容易逃走。
上帝在创造人类的时候,对于给予男人与女人之间,往往有了太多太多的不公平。
“啪~”手腕被再次抓住。
“釉瓷!你……怀孕了吗。”Giotto握住那只纤细白嫩的手腕,绝对不允许这个小女人的逃脱。
明明是疑问句,而他却说的是陈述语气。
穆釉瓷的身子一颤“才没有!”狡辩着。
“可我刚刚明明听到你说了宝宝!”
“不,我说的才不是宝宝,你听错了!”
“那釉瓷你说的是什么?”
“我就随口这么一说!还有,Vongole先生,我想我们没有那么熟,所以请不要直接叫我名字可以吗!”
“。。。。。。”
“。。。。。。”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良久,没有人退一步。
最终“那你敢回头看着我说吗?”Giotto松开了拉住釉瓷的手,沉稳的说道。
@@@@@@@@@@@
“啪~”
一份档案袋放到了Giotto的办公桌上。
这让正忙于工作的Giotto反应灵敏地从大堆大堆的文件中抬起了头,当看到眼前那面容清冷孤傲的男子时,温和的笑了,性感的薄唇微动:“阿诺德,这次麻烦你了。”
“。。。。。。”身为彭格列一向喜欢独来独往的云守就算是面对自己BOSS的感谢,也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有着的是他一直有的态度“这下子,是你欠我一份情了。”嗓音也如其人一样的清冷。说完,没有等到坐在办公桌后的Giotto给与他回应,转身大步的离去。
Giotto笑了笑,对于他的这个云守性格,也早就习惯了。
口是心非。
他——阿诺德,可真的算是代表人物了。
放下手中握着的金笔,修长白皙的手伸出,拿起桌子上的那份档案袋,一点点的拆开。动作十分的仔细。
其实Giotto对于这里面的文件内容,他多多少少都已经能猜到了。不过只要一想到昨晚,那个小女人不管怎么样就是一口咬死不承认,甚至竟然还说就算是有孩子也是其他男人的,不是他的。
“呵~”真的很无奈的笑了,他想那个小女人一点也不知道,她自己真的很不适合撒谎,说的话很蹩脚不说,在逞强的时候,小动作特别多。
取出里面那份有些厚实的文件,迅速的扫视了一遍,并且将里面的内容深深的印在了脑子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