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言情浪漫电子书 > [家教]包子,跟妈走 >

第12部分

[家教]包子,跟妈走-第12部分

小说: [家教]包子,跟妈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黑到像是煤炭一样的双眸中,清楚的倒映出,那名金发男子转过头,面向她。
含着温柔到腻死人的笑容,站起了身。一步步的靠近。
而倒影一点点的放大。
穆釉瓷也从平视,转为了仰视。
“你……你……你……”结结巴巴的只说出了一个字。
Giotto看着眼前惊讶无比的小女人,内心的心情在一点点的上升,而表面上则是一副十分抱歉的样子,性感的薄唇一开一合“对不起,小瓷,我没有来得及通知你。因于这次出差正好在江南,所以我就提前来拜见了一下妈,顺便和她说了我们的事。而妈已经同意你和我在一起了,所以,我们过会儿就去民政局注册好吗?”
“……”
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穆釉瓷看着笑得如百合般灿烂的男子,在这一刻,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可以说是被这场景吓到了。
都抽一口凉气。这……一定是场梦吧!
快点来个好心人,叫醒她啊!
混蛋!
作者有话要说:逼婚,闪婚~如果男人是G爷的话~就果断的答应了吧!
对不对!!!!
【求包养!】
沐年的专栏

、14、复杂(小修)

只是很可惜的,所呈现在她眼前的现实,逼迫着她承认,这些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是真实的存在的。
手背眼前的男人静静地抓住,想抽都抽不动。男人的头低了下来,温热的唇贴到了她有些冰凉的额头,有着非常清晰的正反差。
“釉瓷,就算是要用上耍无赖,我都不会再放手了!”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喃喃的说出“这不是宣言,而是张告!”缓缓的抬起头,灿金色的眸子中倒映着小女人那副惊呆的样子,Giotto真的是很是满意。
抬手的摸了摸那柔软的发。
“之后,吧头发还是留长吧!虽然短发也很好看,但是,我果然更喜欢你长发的样子~”腻到可以死人的境界。
“……”眼眸中的诧异消散的无一丝一毫,转而代之的是非常明显的微怒。垂在身侧的拳不知不觉的就已经握紧了。要不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家人面前淡漠的形象,穆釉瓷绝对很想向着男人挥上一拳。
可是,就算是面对这样子的她,眼前的男人面不改色。按在他脑袋上的手没有任何拿走的趋势。
“呼!”抽一口气,侧头,避开他的手掌。狠狠的瞪着他。
Giotto:O(∩_∩)O
真的很莫名其妙不是吗!
这个男人,真的是……非常的莫名其妙。
她还说得难道不够清楚,不够狠吗?明明她们除了睡过一觉,她有了他的种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关系了不是吗?
没有所谓的喜欢,更没有什么……人世间最经不起考验的情感——爱!
釉瓷:(╰_╯)#再瞪
Giotto:O(∩_∩)O
不管是电视里也好,还是小说中也好。那些遇到过发生419的男人,一般遇到这种情况不都是逃而不视,熟视无睹的吗?
可是为什么这个站在她身前的男人竟然就像牛皮糖一样,粘着就不放了,还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她的忍耐性。
责任吗?
呵……现在这种现实的世界!
责任是什么?
是笑话吧!
还有……
撇开他用了比她还要快的速度来到她的家中不说。他是怎么知道她家的具体位置!
又调查了她!
搞什么东西!
很好玩吗?
凭什么可以这样随意的调查她!
胸口的愤怒值就是这样正在一点点集聚不停的上涌,就在……要爆发之际。
“呀呀呀~~~”惊声的尖叫将釉瓷吓了一跳,孕妇……对于这些敏感,还真的是……反应十分的强烈。侧头“好幸福!小姑,小姑,我以后也要找一个,像家康哥哥一样的男朋友!”就看到才升入初中的侄女,对着Giotto不停的泛着花痴,身后时粉红色的小花做着背景。
更怒!
(╰_╯)#这个男人不久皮相好了些!还有什么地方好的!
“姐~你真厉害,只不过是出过一年,竟然就带了这么帅的一个男朋友回来。而且……还是总裁!”自家小弟那亢奋的声音渣渣嚷嚷的刺着她的耳膜“姐夫送给我一套很帅气的西装呢~你看帅不!”现世的摆着pose。
“呵呵……我们家的小釉瓷真的很有福气呢。不过,还是没有你爷爷帅啊~”奶奶不徐不慢的坐在壁炉的旁边,笑呵呵的说着,而手里拿着的是一个相框,准确的是用金子为边以及用钻石作为点缀的相框。用一块白色的小布正在慢慢地擦着。
“咳……小釉瓷啊!哥这次也给你32个点赞好了~妹夫挑的不错!”猥琐大哥,冲着这边竖起大拇指,手腕上泛着光的手表,一看就知是价值不菲的。而且绝对不可能是他能买的起的!
“……”
这一家人,还真的是……
“小瓷!”
清冷如同泉水一般的女音,穿透过各种声音,传入在门口伫立的年轻女子耳中,那声线可所谓是‘暗藏杀机’。
也正因为此人的开口,原本热闹闹的客厅,安静了……
心神不由的一晃,穆釉瓷的神经随着声音的响起,落下而瞬间紧绷到极点。目光变得有些僵硬,还伴有着丝丝胆怯。收回定在眼前金发男人身上的目光,慢慢的转移看向了声源处。那个坐在客厅茶几右侧贵妃椅上,单手拖着一个黑为底色白为花色的陶瓷杯,优雅品茶的女子。
竟然下意识的,往身前男子的身旁躲了躲。
糯糯的咽了一口口水,看着那名十分妖孽的女子,足以让万千男人为她折腰的女子。明明都已经是快要奔四的年龄了,可……看上去却还是像二十出头的女子。有一词‘风韵犹存’真的很适合形容她的养母——穆璃依。
没错,是养母!也是穆家现在的当家的。
她,穆釉瓷是被穆家家主收养的孩子。并非是真正穆家的孩子。
“……”心一下子就提的老高,手因为紧张而习惯性的就放到身后,紧紧的相握住,咬住了下唇。
这个习惯,也只有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才会有。
真的是个不好的习惯呢。
踌躇了几秒后,毕恭毕敬的慢慢吐出两个字“……母,亲!”十分不情愿的吐出。
“。。。。。。嘁!”饱满丰厚的红艶双唇在听到那声后,很不符合形象的撇了一下,发出了不屑?的轻哼。这是在充分的表现出主人的不满情绪。偏向黑灰色的魅惑眼眸慵懒的眯着。
这也许是算……暴风雨前的预兆?
嘛~谁知道!
“呼~”轻轻的吹着手中冒着热气的茶,余光中看到了茶水的波纹,穆璃依的眸子始终没有离开门口站的那对。最主要观察的,还是那位她于十几年前,从外面捡回来,辛辛苦苦拉扯大,而今成为一位好姑娘的丫头。
并且是一位,已经翅膀长硬了,想要单飞的人儿。小时候,那个天天黏在她身边,叫妈咪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
不过,这丫头,胖了些呢!尤其是……目光渐渐移到那丫头的肚子上“怎么……釉瓷?你这是在怕我吗?”
“没有!”
反应有些迅速,有些强烈,好像是在狡辩着什么一样。穆釉瓷刚刚回答完,便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去与那个其实就大她13岁的养母对视。
该怎么说呢?
对于这个养母,她真的是……有着害怕的一丝情绪在其中。但更多的是敬重。
“是吗……”,陶瓷与红木碰撞,发出了闷音,穆璃依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目光也从釉瓷的身上转移了,语气里充满着不相信,却说出了相反的话“那就好!”
“。。。。。。”穆釉瓷沉默了,这种状况,这种语气……凭她对她的了解!
她生气了!
所以,得到的后果就是,客厅内的整个气氛就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非常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穆釉瓷在心中暗叫不好,急于想摆脱这个气氛,动了动唇。
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出口,就被对方一句话堵得死死的。
“釉瓷,我发现你终于变胖了些呢。”
“……那是你的错觉,衣服宽松……显得!”
“……”
“……”
大眼瞪小眼。
=================
大步的快走着。
“咔,碰!”穆釉瓷将那个比她高出一个头还要多的金发男子拽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十分迅速的狠狠关上了自己的房间门,将手中的背包丢到了不远处的床上。
便将耳朵贴到门上,仔细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看着这奇怪的举动,Giotto真的有些不明白。
不过……现在貌似也不是开口询问的时候。
于是,便环顾了一下被带入的房间,他知道这是眼前这个小女人曾经从小到大的房间呢。
布置摆设十分的简单,却十分的……温馨。就只有一张床还有配套的床头柜,一个衣橱,一张桌子配上一把椅子。
而且……看着房间里的有一面墙,是有手绘的呢。
夕阳,海,相靠着的少年与女孩。
金色的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的额放空了,Giotto控制不住的就迈出了脚步,走向了那面墙,手抚上墙壁上画的那只是模糊影子的少年与女孩。感觉……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没有任何动静。
穆釉瓷确定下来外面没有人跟过来,稍稍的松了口气。
自己怀孕的事情是绝对绝对不能给璃依知道,不然……她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拍了拍还紧张在的胸口,转身。
便看到那名男子正在对她五年前,突然一时兴起而画出了她一个梦境画面的手绘发呆。
他的手,所停留的地方……
“釉瓷……这里面的小女孩……是你吗?”男子不知为何的突然打破了沉默,开口。
“谁知道!”有些敷衍,确实内心的回答“只是一个不真实的梦境而已!”
“梦境?”Giotto喃喃的重复着釉瓷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噗噗噗~舔舔舔!
嫖G爷嫖的号欢腾啊~
【求包养!】
沐年的专栏

、15、增温(小修)

——还真的有毛病吧!
穆釉瓷很是诧异,看着那位竟然开始认真揣摩她话的男人。
就只不过是一场梦醒人也醒的梦而已,她本人都没有多想,只是觉得那个梦境……很温暖;是她一直都向往的。所以才画出来作为壁画,可以赏心悦目而已。
还有什么好想的?他又在想什么!他又能想到什么!
他又不是她!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心中滋生,怪怪的,闹心着,很别扭。
“喂!”动了动唇开了口,语气是不可能有一点友好的,乌黑明亮的双眸此刻是满含着不满的盯着看向她的Giotto。
可就在Giotto回应的着看向她,两双眸子相互对视上的那一瞬间,莫名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絮乱的不再有任何节奏可言。
发生了什么?
穆釉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明白,她仅仅是看到那双灿金色的眸子而已,就让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杂乱。
只不过,为什么她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一种压抑着的情绪,让她可以慌乱的情绪。淡粉色的双唇抿了抿,然后,慢慢的竟然由内而外的繁衍出了一种心软的情绪。
可为什么心软?有什么好心软的?却无从得知。
原本胸口所汇聚的怒气,想要向眼前这个男人发火的怒气,反而开始一点点的消散了。
“……”大脑里,乍然间进入了放空的状态。
“釉瓷。”男子那温柔充满磁性的嗓音念着她的名字,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的名字念出来会有这么好听。充满着惑……魅惑了她的心。
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这样的自己,真的是太……陌生了。连自己都感觉到陌生。
半天没有等到回应,看着望着他开始走神?的小女人。等待着下文的Giotto歪了歪脑袋。伸手在女子乌黑的眼前晃了晃。
那副样子——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露出这么萌的表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