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言情浪漫电子书 > [家教]包子,跟妈走 >

第25部分

[家教]包子,跟妈走-第25部分

小说: [家教]包子,跟妈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心惊肉跳了一下!
为了不让他的谎言被拆穿,Giotto只能装作刚刚清醒,表现着很难受的样子轻唔着,然后睁开了眼睛。似乎很费力的抬起手揉向了他的头,唤出了女子的名字“釉……釉瓷……”而目光却没有一刻从女子的脸庞上转移。
“你,你醒了啊Giotto!感,感觉怎么样?”……脸上竟然出现了可疑的红晕,并且连说话都结巴了……这样反应不平常的釉瓷让Giotto很想歪啊!
难道,釉瓷刚刚是在想因为没有那个叫什么……和她同姓的那玩意见面的事情,所以才会对着他发呆吗!!!
泥垢!她家釉瓷才不会想着那个男人!才不会想着那个小白脸!
所以说,果然还是让釉瓷改姓会更加的安全吧!
所以说,沢田釉瓷什么的……也还是挺好听的,对吧!
所以说,所有窥视他家老婆的人都去屎吧!!!
……
综上所述,这么想着的Giotto一个倾身狠狠将面前的釉瓷狠狠的抱进怀里大声宣布着:“我才不会同意你去见那个人!”
那么如此的自己扇自己巴掌,也真的不像是Giotto能够做出来的事!但……实际上,他还真的就这么做了!
“……!”穆釉瓷能对此说些什么呢?毕竟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笨人,怎么会猜不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伸手果断的推开了Giotto,想要说一些稍微重的话,可是在看到他那么疲惫的状态下……如何能够说得出口呢?毕竟Giotto的烧也刚刚退下,因此现在还是半个病患。
“哎!”只能转而的叹了一口气,就这么罢了。
不过……
“既然你醒了,那么也就没什么大事了。我去看看苍琼找我什么事,你乖乖在家!”直接丢下这句话,穆釉瓷便随手拿上一旁放着的大衣,不去看Giotto那‘受伤’的表情,果断离去。
‘啪~’
什么被摔碎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
所以说,被摔碎的玻璃心还能够拼回去吗?
作者有话要说:小小的一个调剂,那么下一章……男配和女配的强势来袭,当然,他们会不会只是个炮灰?这个……真的很难说啊!
其实阿雾本来打算这一章就来一个女配狂妄的上场!但是……写着写着,就成了G爷撒娇记!
所以说,这一章的G爷痴汉了……被阿雾崩了有没有!!!次奥!【摔!
 

、28、情敌

匆匆忙忙的赶到了那家熟悉的老店时,已经超过相约的时间整整一小时。釉瓷不担心等她的人会走,因为她熟知那个人没有看到她是不会轻易离开。动作利落的推开老旧木门,习惯性的就往一个方向看去——果然,那抹熟悉的身影就坐在那熟悉的位置上。
只是,那里的烟雾缭绕……
“苍琼,我记得你是不抽烟的。”
“可是现在抽了呢。”
轻笑着说出,就像是在说一件被逼无奈而做出的事一样。穆苍琼看着最终还是来了的釉瓷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下,目光贪婪的不想从她的身上离开。算算已经时隔半年,现在的釉瓷变得更加美丽了,褪去了之前的青涩,带上了成熟女人的风韵。由此可见,她被照顾的很好!
也对,毕竟现在的釉瓷可是孩子他妈了,也是别的男子的妻子。
“他对你好吗?”
“很好。”
“是吗,那很好。”
……
本就简短的话语在这里也戛然而止。
嘴角勾起,可露出的全是苦涩。穆苍琼将手中的烟蒂按在了烟灰缸中,发现突然一下就找不到什么话题了。明明之前有好多好多要问的,比如:为什么会和那个男人就这么的在一起了?为什么没有发现他喜欢她?为什么不能够给他一个足够的机会?
可现在在看到釉瓷后,似乎……没有什么必要问了。
——因为已经亲眼看到她被照顾的这么好。
对此,穆苍琼只感觉到他的胸口被苦闷的感觉充斥的满满的。
——因为相较之下,他能给釉瓷的就只有他的爱,却给不了她一个安逸的生活。
所以说,他输了啊!
“呵~嘛!真的挺好的。”喃喃自语着,穆苍琼伸手探入他风衣的口袋,拿住装在里面的东西。明明只是一张纸而已,可穆苍琼却感觉它有千万斤那么重……怎么都无法轻松拿出。
“苍琼,你到底怎么了?”
“我要结婚了!”
有点像小孩子赌气一般,穆苍琼很强调的说出。再一次仔细的望着釉瓷的脸,希望能够找到一丝他期待中的情绪变化……可惜!他失望了。
也对,因为釉瓷一直都把他当做好朋友,从……为变过不是吗。
明明这一点穆苍琼是明白的……
咬了咬下唇,将那张沉重的喜帖从风衣口袋中拿出,放到了釉瓷的身前“下周六我结婚,希望你能来。”违背着心意的强颜欢笑起。
才知道:
原来,‘笑’还可以这么伤!
========================================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釉瓷有些失神的晃回到了她的家门口。不知怎么了,穆苍琼临走前的表情还在她脑海中无法挥散去。心里面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在蔓延着……很闹心。
揉了揉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发涨疼痛的太阳穴,釉瓷从包中拿出钥匙开了家门,迎上Giotto关心又担忧的神情。
“釉瓷,你没事吧!脸色有些不好呢。”Giotto很顺势的就将脸色有些发白的釉瓷搂入了他的怀中。而釉瓷也很索性的将身体的重量全部靠在了Giotto的身上。听着Giotto胸膛内心房的有力节奏:“Giotto,苍琼他要结婚了呢。”喃喃的说出她今天听到的这个消息。第一次,釉瓷开始讨厌她所谓的‘女性直觉’!
而Giotto的第一反应:惊喜
“那不是挺好的吗!”
第二反应:顿悟(大雾)
“难,难道……釉瓷你喜欢他?”
因为釉瓷说话的语气里面有着怪怪的情绪,让Giotto无法不去瞎想出什么——于是胸口被拳头重击了。
“你想哪里去了。”虽然疲惫,却依旧明亮的眼眸一瞪,釉瓷捶了一下Giotto的胸膛“我只是感觉,有些不好的预感而已。”
“……啊?什么预感?”没有明白釉瓷是什么意思,Giotto郁闷的揉了揉还真有些疼的胸口,等待釉瓷的回复。可是她却离开了他的怀抱,转身走进了客厅。
眨了眨眼眸,话说他还在等她的答案呢!“釉瓷~到底发生什么事呀!”Giotto不依不饶的追了上去,伸手拉住了釉瓷胳膊的同时“啪~”什么东西因为这样的动作掉落在了地上。Giotto定睛一看,发现是一张红色的请帖。上面的照片正是以找他老婆外出的那个情敌君为主角,在他的身旁还搂着一名绝代美娇妻。只是,情敌君的表情并没有多么的高兴……
一只白皙的手将地上的请帖捡起,呼了一口气,釉瓷抿了抿唇将目光从喜帖上转向了Giotto:“我们……”
“我们也补办个婚礼吧!”
釉瓷的双手就这么的被Giotto抓住!
“哈?”大脑懵了。
可以说说这又是什么情况吗?
Giotto转变的快速还真让釉瓷有些不知所措。
“嘿嘿嘿~”脸上露出了有些傻气的笑容,Giotto抓紧了手中的手,再一次重复着他的话:“釉瓷,我们也举行婚礼吧!”金色的眼眸中却充满着‘坚定’。
*
于是,还就真的举行了婚礼?
显然不太可能,毕竟釉瓷并不是那种喜欢高调做事的人,更何况既然木已成舟,那么何必还要补上那一出呢。
因此釉瓷果断的驳回了Giotto的这个‘提议’,也完全无视了他对此的不满。
然后……
由于这次事件而延生发展的事儿,让釉瓷无法不去诧异至极。
*
那是在举例参加穆苍琼婚礼还有3天,并且举例穆釉瓷生日还有1天的日子。
和往常一样,穆釉瓷在彭格列小学上完她的陶艺课,便来到Giotto的办公室等着他处理完他那些繁琐的文件,再一起回家。
可是,当难得提前处理完文件的Giotto嘚瑟的和釉瓷说他们可以早点回家时。
“碰!”办公室的门被从外硬生生的打开。
一道黑影快到让釉瓷来不及看到是什么,一股重力就这么用力的撞上她。因为穿着高跟鞋的缘故,所导致的后果就是脚腕上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索性着扶住了一旁的墙壁,才没有摔倒在地。
但是……谁来和她解释一下这个将她挤开,硬搂住她老公哭的女人是谁?
=====================================
“呜呜呜~”
女人的细哭声从开始就没有停过,嘴巴里面说的那些开放的话也没有停过,抹眼泪的动作也很软糯糯的保持着,空气中的味道已经被她全包了。举手投足间展现出的那种娇弱样子,估计没有那个男士能够抵抗得住吧……
不过还真是没想到,意大利竟然也会土生土长出这种和她们东方女子一样娇弱的女性!
对此,釉瓷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默默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只好用着她最习以为常的淡漠……因为那个女性似乎不知道她能听懂意大利语。所以才会这么大胆的说出:和她已经分手的男友之间做的时候十分的痛苦,几乎每次都是被强迫。并且为了证明她前男友的粗暴,还掀起了她的裙子。露出了那白皙大腿上的青青紫紫。
“……”
端起她桌前放着的那被牛奶咖啡稍稍喝了一口,却发现今天的味道变得怪怪的。
也对,毕竟本来该是好好的两人晚餐就这么的变成了现在的‘听诉苦大会’不怪那才奇怪吧。
“Giotto我们复合吧。求你了!”
直到穆釉瓷听到那个女子用意大利语说出这句话为止……
“呵~”轻笑!绝对是轻蔑的笑!
穆釉瓷终于是忍不住的笑了。因为穆釉瓷真的觉得这个叫安琪拉的女人很搞笑!
侧首看向了望向她的Giotto,所作出的动作是出乎她自己预料。竟然像个痞子一样的伸手搭上了Giotto的肩:“呐~老公,和她复合?原来你是她前前任啊!眼光真的不错~和这样一个美人有一段情什么的!”用着百分百标准的意大利语说出这么一大段。随后,绝对是故意的瞄了一眼惊讶住的‘天使’:“安琪拉小姐~如果你不介意打官司!请随意!”
“不……不……釉瓷,我……你误会了,我……”心脏跳得比十几万只兔子一起蹦还要厉害。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可他的身体机能方面似乎不是很支持他!
看着此刻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釉瓷,Giotto慌张的完全没了方寸。伸手就要住拉住从位子上站起身的釉瓷,却被对方很轻巧的避开。冰凉的手提包包抵住了他想再次伸出的手“我是饿了!喝咖啡我会失眠。接下来的时间改不奉陪了。”恢复成日语。釉瓷说完便直接甩给对方一个潇洒的背影:“以及,今晚我和吉宗睡去。”迈开步子不想再在原地有任何的停留。
心里很闹腾着,感觉刚刚的她根本就不是她。不然怎么会说出那么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釉瓷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并决定等Giotto追上来的话就一定要先向他道歉。
可……本以为Giotto会追上来。
而实际上,当釉瓷回首看到的那一幕,特么的能够堵心到什么样!
终于是体会到一次什么叫‘理智崩断’!知道原来一向淡漠的她也会有如此偏激的一面。
因为!那个属于她的怀抱被抢了!而且……最过分的是Giotto竟然没有拒绝,反而将女个叫安琪拉的女子轻轻搂住,摸着她的脑袋。
——安慰人!
有这样安慰的吗!!!
而且安慰的对象还是前女友!!!
身侧的拳就这样的握紧到凸出了青筋,只是釉瓷本人没有那个注意力去发觉。
咬了咬下唇【果然,男人什么的……都去屎吧!!!】愤愤的得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