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言情浪漫电子书 > [家教]包子,跟妈走 >

第7部分

[家教]包子,跟妈走-第7部分

小说: [家教]包子,跟妈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看到那张变得犹如黑煞神一般的脸庞后,吓得噤声了“唔~”咽了口口水,衣服乖宝宝的样子,开始翻阅起摆在他面前的文件。 
看到这样见怪不怪的场景“嘛嘛~G先生,别摆出那样一副生人勿进的脸嘛。”属于乐观派的彭格列雨守朝利雨月,收起自己的笛子,笑哈哈的拍了拍G的肩,过来解围。
G收敛了一些自己的情绪,对上那张乐观的脸“还有你也是,雨月。你不觉得穿着西装吹笛子很奇怪吗。”
“嗯?”朝利雨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向手中的竹笛“是吗?不过,你这么说,貌似是有点……那么下次换一套复古点的衣服来搭配好了。”
“。。。。。。。”头部的胀痛变得变本加厉了,无奈的扶额,G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他想表达的的意思是,吹笛子是不能再会议室中进行的。
忍不住的就直接大笑出声“哈哈~好了G,究极的就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了吧。可是,蓝宝,你确实要开始尝试着独当一面了。”如果说朝利雨月是属于乐观派的,那么……身为晴守的纳克尔就是属于爽朗派的。环抱着双手与胸前的靠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望着正在偷偷瞄着G的蓝宝。
“唔!”蓝宝缩了缩脖子“可是害怕的东西,还是会害怕呀!”诺诺的出声抗议。
“吱~”椅子与地面摩擦所发出的响声。
“没什么事了吧。那么我就先走了。”清冷的嗓音,不带着任何的感□□彩。云守阿诺德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见状,一旁的雾守也随后起了身“我也去继续我的工作。”含带着微笑,却……笑意未达到眸子深处。
G蹙起了眉“喂,你们等一下!”
侧首看向了坐在正位上的金发男子“Giotto,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说?”
“。。。。。。”金发男子没有给出回复,整个人低首,眼神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情绪,谁也无法看出究竟他在想什么。
这样的Giotto,还是第一次看到。
G蹙眉的高度又加了一层,不经很是担心这样的友人“Giotto!”再次出声,唤着那名男子。
“嗯?”这次,被呼唤回了神,金发男子抬起了头。当对上众人担忧的目光后,瞬间想起,他们处于开会中啊。
心中繁衍出了淡淡的愧意,他怎么只顾着想着自己的事情,连重要的会议都……
不过……现在的他真的没有心思来认真的对待公事了。因为里面被一个小女人的事情塞得满满的。
他这是怎么了。
“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的吗?”G再次重复了他的话,提醒了Giotto不能再沉默下去。
深感抱歉的笑了笑Giotto开口说道:“嗯,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说。还是老样子,今后依旧拜托大家了。”
“嗯!”全体的回复,充满着自信。
“那,这次的会议,就这样吧!”Giotto从位子上站起,现在的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就想去那个地方。
“等等!Giotto~”G叫住准备离去的Giotto“你忘记了今天中午,在蓝海萨尔饭店有和朴沓公司,上野董事的饭局吗?商讨关于横滨那块地皮改造的事情。”
“额……”Giotto愣了愣,好像,是有这样的事情。心里涌起的烦躁只好压下,强逼着自己,不再迈出脚步“嗯,好!那么,G,你安排一下,我们一起过去吧。”
站在门口的阿诺德,瞥了一眼明显心不在焉的Giotto,漠然离去。
@@@@@@@
水晶做的绚丽吊灯,大理石墙面,红色的地毯铺满所有的地面。
香槟红酒配上俊俊男靓女。
高级餐厅的格调,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
最起码让她接受有些……
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拉扯身上的裙子,穆釉瓷十分别扭的坐在明明十分柔软,却总感觉坐垫上有什么搁着她的华丽沙发上。
看着对面的穆苍琼,瘪了瘪嘴。
“为什么要突然让我穿成这样,来这里吃饭!”
充满着抱怨,还有些不爽之意掺杂在其中。乌黑的明眸直勾勾的瞪着眼前穿着西装笔挺的男子身上。
“呵……”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无法收回,翘上去了,就下不来了。穆苍琼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怎么看怎么舒服,怎么看,怎么让他觉得……就是她了。
认定了的感觉。
伸手托起面前的红酒,轻轻的摇晃,对着那位正在向他撒娇的人儿?嘛,也许不用去在意这么多,举杯“嘛~小陶瓷,想请你吃顿好的不行吗?”
“。。。。。。浪费!”
没有一点想给他面子的意思,直接扭头不想回应他。
明知道她最讨厌的就是这样子的场合,还非强迫式的让她换上了他所带来的价值不菲的红色裹胸裙。本来还有一双白色高跟鞋,但由于她强烈的反对。因为宝宝的存在,高跟鞋会对他有伤害。然后这人便换了一双白色的平跟皮鞋,拉着她来到了这里。
“小瓷,你这样,就真的太伤我的心了。对于我来说,只要是为了你,花再多,也不会是浪费。”说此话的时候,穆苍琼以着嬉皮笑脸态度,说出了内心中最真实的话语。
“。。。。。。”
于是,在穆釉瓷的眼中很自然的就只会当做是个矫情的玩笑。
穆釉瓷直接白了一眼那笑着,白牙外露的男人……该怎么说为好,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一直一直把他当做最要好的知己。从未想过还会有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别的关系。
所以,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釉瓷所展露的也都是最真实的自己。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在他的面前没有过任何的娇羞,没有过任何的遮掩,没有过任何的做作。
始终都是直来直去,从未改变。
穆苍琼心中蔓延出的是淡淡的苦涩。
收起了那副有些吊儿郎当的态度,换上的是随性的笑“好了,釉瓷!我知道你不喜欢在这种场合,不过……就卖我一个面子好吗?只有这一次。”有点恳求的意味。
“。。。。。。”
“真的……只有这一次了。最起码……三年之内都不会再有了……”苦味越来越浓厚。
“……”这一次,穆釉瓷没有再沉默下去,她听出了穆苍琼的话里有话,弯弯的秀眉颦起“苍琼,你究竟想和我说什么?”
“我,我,我想说……”将会有三年,他无法在来看你,无法与你联系……等再次相见,你是否还会记得他。
同样是乌黑的明眸染上了一层薄雾,嘴角的弧度彻底的有些挂不住了。
“。。。。。。”何时……眼前的这个男人有过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难看毙了。
看着对面坐着的男子,釉瓷抿了抿唇,察觉到了那已经产生的改变。
在釉瓷印象中,穆苍琼一直都是在她身边嘻嘻哈哈的存在,一直都是那么的乐观。
可此刻……
“穆苍琼!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目光瞬间变得犀利无比,眼睛眨都不眨。
“哪有~”
有种原形毕露的感觉,再次的恢复到了嘻嘻哈哈的样子。
“能有什么事情能忙的过女王你的眼睛呢!”穆苍琼抓起釉瓷面前的刀叉,安*抚着的放到她的手中。
就像是之前那些情绪都只是幻觉一样“我们快点吃吧~这个可是正宗的意大利料理呢!”做出很赞的样子。
质疑的继续盯着他,不屈不饶“我不是小孩子!”
“是真的呦!小陶瓷!”很平常无异的伸手刮了一下女子的鼻子“不过”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她“话说你最近是不是胖了,有点游泳圈了哦~”眼睛眯了一下,的示意着釉瓷那微微凸起的小腹。
“……”
这样的一句话把釉瓷之后想说的所有话,都堵了回去。
原本是盛怒的表情,一下子僵硬,然后低下了首不语。
“?”摸不着头脑,只是变胖了些,对于她的打击就这么大吗?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额,釉……”
“这不是穆小姐吗~真巧,你也在这里呢。”
穆如春风般的嗓音插入了他的话中。
作者有话要说:修文,修文,修文!!!抓虫子!!!!
啊~~~~~噗噗噗~有一种捉奸的赶脚~雅达~~~
【包养专场】
沐年的专栏

、08、认真(小修)

蓝海萨尔的顶楼,顶级VIP大厅。
一盏盏水晶吊灯,散发出暖色调的灯光,不亮也不弱的笼罩着整个大厅,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色餐桌布,铺着红木圆桌,上面摆放着插着玫瑰的花瓶。再配上淡棕色的软皮沙发,整体的格调十分高雅。
完全是用加厚玻璃做的墙,透过它,你可以清清楚楚的眺望到很远处的风景。
一排排的路灯,车水马龙,加上不远处商业街的霓虹灯。
“。。。。。。”焦躁不安,真的很是焦躁不安。
虽然人在此处,可是心思却早已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也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吧!
虽然是用着最姿势优雅的坐在软皮双人沙发上,灿金色的眸子里很有礼貌的映着坐在对面的人,可对方所说的话通过空气传入到这边的耳朵中都变成了‘嗡嗡嗡’的杂音,就像是收信号不好的老式电视机一般。脸上挂着的是最官方式的笑容,看似很完美,实际上却已经万分的僵硬了。
“那么,vongole总裁,这是合同书,我们就这样谈定了可以吗?”
完完全全的强颜欢笑着,手不自觉的就颤抖了起来,将带来的一份文件推向了金发青年那边,然后立刻将手收回,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白色的手帕,擦了擦头上冒出的汗,已经达到发福中年期的上野董事,看着眼前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保持着微笑的青年,不知为何心内紧张无比,另一只放在身边的手,攥地紧紧的,导致手心里尽是汗。
明明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笑的如此温文儒雅的青年不是嘛,可为何会有如此强大压力感?
“。。。。。。”
“呵呵……”面对着金发青年的沉默,上野董事只能继续地干笑“V,Vongole总裁……”越来越尴尬的气氛让他头上渗出的汗更多了。
唇不经抿起,坐在Giotto身旁的G不经的蹙起眉,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
那种完全不在状态,魂不守舍的样子,还真的是从没有见过。
神色不经的正了正,从下方伸手拍了一下他。作为提醒,想让他可以集中一点精神,毕竟,现在可是再谈公事啊!
只见那双灿金色的眸子中有什么一晃,终于有了些波澜。
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同时也发现他完全不知道对方刚刚究竟是说了些什么。只看到在他面前放着一本装订好的合同书。
“嗯,我知道了上野董事。”Giotto冲对面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伸手拿过合同书,翻阅了起来,可……上面的字,怎么也看不进去,脸上却依旧是很官方的笑容,真的是……糟糕透了。
Giotto自己都快受不了这样的自己了。
随后,转头看向了G的那边,颇为求助的意味,将手中的合同书递给了他“G,你对于这方面有什么想法吗?”
“……”接收到那样的眼神,G只想无奈的叹气。可是,现在的场合不适合做出这样的行为。
作为Giotto从小玩到大的伙伴,G一直都视他为亲手足兄弟。
所以……对于此人的性子,他是了如指掌。
当然,Giotto也是深知他的性子。
但今天的Giotto让他很不明,确切的说,从前一段时间开始,他就觉得他怪怪的。
虽然当他问起时,Giotto总是用在平常不过的笑容面对着他,说‘没事。’
可这哪里像没事啊!
翻阅着那份所谓的《合同书》,微微的动了动唇瓣,抬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
就见金发青年的目光紧紧的锁向他的后方,神色复杂无比。灿金色的眸子里在一瞬间饱含着非常多的情绪,先是惊讶,到喜悦,然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