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言情浪漫电子书 > 车震之后 >

第11部分

车震之后-第11部分

小说: 车震之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乔姝脸红,怎么可能会忘记?她跟叶崇志走到今天,似乎还真是多亏了那个水晶瓶子惹的祸!“就是他送的?”
“是啊,他听说我要结婚,所以准备回国参加婚礼。”
“他——嗯,那个,到时候不会那个吧?”乔姝也说不准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只是想起自己的第一次是在那种情况下发生的,而且对方还知道的一清二楚,她就郁闷。有些话,她可以跟李翀讲,可是她可不希望有第二个男人知道这种事情。说到这个事情,乔姝不能不想到,有一次跟李翀说起他们夫妻的事情时,叶崇志从房间门口经过,恰好听见,李翀走后,叶崇志便跟乔姝进行了一次严肃认真的谈话,要乔姝不能把他们夫妻间的事情说给任何人。
乔姝不是那种谁都会当朋友的人,生活中也就李翀。可是那次叶崇志严肃的表情实在惊到了她,从小到大,跟李翀分享的事情实在太多,虽然不认为老公是可以分享的,但是她还是想像以前那样,把快乐和悲伤都分享给最亲密的人。以前总觉得离开了男朋友可以,但是为了男朋友离开李翀是不可能的。可是自从叶崇志说过之后,她还是不自觉学会考虑跟李翀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他不知道。”乔姝虽然说得模糊,叶崇志却明白乔姝在担心什么。
乔姝果然松了一口气。
婚礼那天,李翀那个爱玩的,当然不会放过整治叶崇志的机会。她听乔姝讲过叶崇志比赛做俯卧撑的故事,知道一般的体力考验根本难不倒他,所以要新郎和伴郎一人抱着一袋100斤大米在一分钟内做50个做下蹲起!
抱一袋大米跟抱一个美女还是有差别的,但是李翀还是小看了叶崇志,他跟伴郎虽然最后勉强得很,还是完成了。李翀关门要开门钱,叶崇志显然不把这种小伎俩放在眼里,跟伴郎使了个颜色,帅气的伴郎上前竟然塞了一大叠红包。
李翀开门的瞬间,伴郎只是微微使了一下劲,便将李翀连带红包抱进怀里,叶崇志趁这个机会冲进房间,抱着乔姝就往房间外面冲。李翀这才知道上当了,懊悔不已。
后面就进了叶崇志的地盘,他那一群乱七八糟的朋友,李翀完全不是对手。到后面闹洞房的时候,一群不要脸的家伙,上演各种限制级。乔姝脸都吓白了,伴郎说:“行,新娘子累了,伴娘来完成也可以。”
“你什么意思?”李翀瞪他,这个伴郎,长得跟叶崇志不是一个路线,看着斯斯文文、高高瘦瘦的样子,但是从早上看他能抱着一袋大米做50个下蹲起看来,也是个练家子,而且今天一连串整人的招数,几乎全部都是他的主意,现在竟然把矛头对准她了!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伴郎仍旧笑得温和,可是李翀分明看到他眼中的戏谑。
乔姝想上去阻挡,被叶崇志拉了一把,悄悄说:“没关系,廖健只是想一起玩玩。”
乔姝当然不认为李翀会吃亏,能让李翀吃亏的男人好像还没有出现呢!但是这个廖健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玩什么?”李翀也是豁出去了。
“就是你从我们中间挑一个人在趴你上面做俯卧撑。”廖健仍旧笑得无害。
李翀听到这句话,竟然瞬间脸红了。乔姝瞬间就想到了小说中的那种邪恶画面。
“怎么,不敢啊?”廖健想用激将法,周围的人也跟着起哄。“伴娘是不是还没成年啊,我们这样玩,不会说我们虐童吧?”
“我去,老娘要是不答应,还真当我怕了你。”李翀说着直接躺倒床上,手指了一下廖健,说:“你过来。”
“呜呼!”一屋子人都在起哄,围在床边。
廖健缓缓走上前,竟然没有丝毫的尴尬,看着李翀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含了笑意。俯在李翀身上的时候,竟然还温柔地问了一句:“可以了吗?”
“废话!”李翀虽然说得声色俱厉,但是看着那个男人气息一点点逼近,起来再下去,忽上忽下那么多次。她本来是闭着眼睛的,但是感觉一直有道目光盯着自己的眼睛,索性也睁开了眼睛,直接看见廖健的眼睛中,这下不仅脸,连脖子也跟着一起红了。李翀索性豁出去了,直接盯着廖健看,眼睛脉脉含情,然后就发现,廖健貌似也脸红了,因为很快他扭头说:“好了。”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闹洞房的主角应该是新郎和新娘子,但是房间里哪里还有新郎新娘子的影子?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刚从外地回来,发现存稿箱更新时间填写错误,到现在还没更新!汗,对不住!刚改过来!
、第十四章蜜月
听着一屋子的吵闹声渐渐远去,直嚷着怎么能让新娘子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乔姝拉了一下叶崇志的胳膊低声问:“他们都出去了?”
叶崇志伏在地上,听了一会儿,说:“出去了,我们也可以出去了。”
两个人从床底下爬出来,乔姝从床底下爬出来直接趴在叶崇志身上,“你太聪明了,怎么想到藏床底下?”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叶崇志抱着乔姝起来。
“他们一会儿会不会找回来?”
“所以我们得赶快走。”叶崇志已经拉着乔姝去梳妆台了。
“去哪里?”
“度蜜月。”叶崇志边回答边从梳妆台柜中找出证件。然后去脱乔姝的衣服,乔姝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护住身上的衣服,问:“你要干嘛?”
“赶快换衣服,我们偷偷溜出去。要不然一会儿他们拐回来,一起跟我喝酒,我可就不是对手了。”
乔姝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崇志为了躲开他的那帮兄弟,竟然背着她从窗户上爬下去了!这种镜头不是应该在电视中特种兵训练才看到的吗?
他拉着乔姝的手,一直跑出小区,在偏僻的地方取出车,载着乔姝就跑!
之前两个人有商量过蜜月,但是因为乔姝手中的项目正在赶进度,不好意思把手中的活全部转交给同事,只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婚礼到现在已经用了四天,还有三天时间。
一路上乔姝都在问:“我们要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叶崇志故作神秘。
“你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切发生的太迅速了,乔姝的脑子都来不及转换剧情。
到了机场后,叶崇志存好车子,时间还早,叶崇志点了餐,让乔姝先吃着,他去取机票。
结婚是一个体力活,乔姝早已经累得没有力气了。饭菜上来后,她也不等叶崇志回来,一个人先吃起来。东西吃了一半,叶崇志还没有回来,乔姝忍不住私下搜索叶崇志的身影。忽然在一个角落看见他直直地停在那里,眼睛注视着某一点。乔姝站起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见那个身影时,心被扎了一下——是林乔!
林乔在候机室一个座位上坐着,低头看着一本杂志什么的,她身旁没有什么人。叶崇志就远远地站着,默默看着那个坐在椅子上的女人。
乔姝看了一会儿,坐下来,继续用餐,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脑子放空。可是越这么想,脑子却越清醒。明明只有短短几分钟,却觉得异常漫长。
“你还真是能吃啊!”
是叶崇志的声音,他的声音没有什么波澜,甚至若无其事地坐下来,也开始用餐。
乔姝抬头想从他的表情或者眼睛中看出些什么,但是最终什么也没看到。她转头再去看林乔坐得位置,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乔姝张张嘴,却不知道该问什么,她不能把叶崇志脑中关于林乔的所有记忆消除,只能在内心跟自己怄气。
“怎么了,吃饭太急了,眼泪汪汪的?”叶崇志看乔姝眼睛水汪汪的,虽然没有流泪,但是应该是有情绪。他想自己刚刚虽然碰到林乔,但是到底想起自己是个已婚人士,没有过去打招呼,乔姝即使看见也不至于如此吧。
“是啊!饿了大半天了。”乔姝顺着台阶往下下,他愿意给她台阶,她何乐而不为?叶崇志递过来一张面巾纸,笑:“你跟着我,害怕我管不饱你肚子?真是没出息,吃饭也能感动成这样。”
“哼!”乔姝鼻尖忍不住哼出声,貌似不经心地问:“你有过什么心事吗?”
“什么心事?”叶崇志感觉好笑,竟然问一个大男人有没有什么心事。
“比如你有什么工作上的不开心或者感情上的不开心啊。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还是愿意听你讲的。”
“一个大老爷们跟你们女人讲什么工作困难?”叶崇志似乎觉得可笑,“那都不叫事儿。”
“你就没有什么心理上过不去的事吗?”
叶崇志失笑,“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乔姝闷声,他不愿意讲,自己能怎么办?
用晚餐登机的时候,乔姝才知道是去海南,内心还是欢喜的,因为她记得说过自己蜜月的时候想住进海景房。到达后,地理位置包括房间布置都是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几个钟头前意外看见林乔的不愉快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除了第一个晚上,叶崇志抱着乔姝在房间缠绵悱恻外,其他时间只能看着。因为乔姝大姨妈造访了!不过中间发生了一件让她觉得非常丢脸的事情,就是第二天跟叶崇志去海边游泳。游完坐轻轨回来,他们都很累,一车发现就一个座位了。
叶崇志说:“你坐吧。”
乔姝看了一下说:“你坐,我坐你腿上。”
叶崇志笑着揉了一下她的头发,于是坐下把乔姝抱到腿上。
到站了,乔姝一站起来,还没来得及欢呼,便看见好大一块血。惨的是叶崇志的裤子也好大一滩血………
乔姝当时真的是尴尬死了,只要有个地缝她都能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叶崇志也无语了,他附在乔姝耳边低声问:“宝贝呀,你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乔姝脸红,摇头:“没有......”或许是有些感觉的,但是坐在轻轨上,只想着刺激了,哪里会注意这些,只以为是身上的水呢!
叶崇志看了一下四周,真是一个卖衣服的都没有,问乔姝:“啊!怎么办?”
乔姝反问:“你说怎么办?”
叶崇志脱掉T恤递给乔姝说:“凑合挡挡吧。这也没有卖衣服的.......”
结果就是乔姝腰上围着叶崇志的T恤,叶崇志光着上身,裤子上全是血。回酒店的时候被门童挡在门外,上下看了好几眼叶崇志,说:“先生,你这样是不能进酒店的。”
叶崇志脸臭臭的,估计他已经尴尬死了,只是还死撑着:“叫你们经理过来一下。”
门童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必须穿正装才能进入。”
乔姝小声问:“那我能进去吗?”
门童无奈地看了一眼乔姝,很勉强地指着乔姝缠在腰上的T恤说:“你能把T恤拿下去吗?你也知道我只是个打工的,酒店有这样的规定,我只能执行,请你不要难为我,可以吗?”
乔姝深呼口气,往旁边走了几步,朝那个门童摆摆手,说:“小伙子,你过来一下。”
门童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还是礼貌地过去。
乔姝挺直腰板,脸上尽量表现得自然:“我——那个不方便,裙子脏了,必须用这位先生的衣服挡着——你明白了吗?”
门童竟然瞬间红了脸,他吸了口气说:“明白了,你们跟我来吧。”
接下来的两天,两个人自然玩得不怎么痛快,尤其是叶崇志他一向“无肉不欢”。
不过乔姝有几个同学恰好在海南这边工作,因为结婚的时候工作没有过去,乔姝在房间闲着也是闲着,就在群里聊天。几个大学同学一合计要办一个同学聚会,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不让带家属,乔姝当然说好,心想着叶崇志自己也能出去玩玩。
但是叶崇志从乔姝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3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