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6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6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就是龙州人。今天上午我们小区里有个养鸽子的男人跳楼死了!他是张开双臂跳楼的,好像以为自己是鸽子会飞一样!来了好多警察,调查了半天也没结果。对了,那个人是上午十点多才跳楼的,楼主不到十点就发帖了。我觉得他不像是吹牛。〗
看到了这个帖子,网友们的态度开始转变。后来又有几个人站出来发帖,证明龙州的确发生了养鸽人离奇跳楼的事件。于是这个帖子开始迅速发酵,虽然时值深夜,但网友们评论转发的热情极为高涨。现在这个帖子已成为该论坛的最热话题,并且被广泛转载于其他的论坛社区。
毫无头绪的案件突然间出现了一个突破口,而且这个突破口还是嫌疑人自己爆出来的。罗飞没时间细想对方的用意,他必须立刻有针对性地展开下一步的工作。
既然对方在网络发帖,对网络地址的追踪自然是当务之急。罗飞首先给网监支队做了案情通报,请求协助调查。在等待回复的过程中,他又给巡警队领导通了电话,要求将陈嘉鑫临时抽调进刑警队。这事前两天小刘就提起过,现在罗飞亲自来打招呼,巡警队领导满口答应:“好,我让这小子立马就去找你报到!”
不管陈嘉鑫的个人能力如何,目前案件中两次关键的突破都是由他引发的,这至少说明他在某方面的嗅觉比较灵敏。罗飞期待对方能继续给自己带来好运。
网监支队很快返回了罗飞所需的信息。发帖地址是位于昨天案发小区附近的一家咖啡馆。罗飞知道这种咖啡馆都会提供免费的无线宽带服务,看来嫌犯正是利用这样的公共网络发布了那篇帖子。
罗飞约上小刘前往这家咖啡馆实地查看。店内是有监控录像的,但调取了发帖时间段的录像细细查看后,却没有发现正在上网的可疑人员。随后罗飞又做了实验,结果证明此处的无线信号对店外的区域也有覆盖。也就是说,嫌犯完全可以在店外没有监控的地方“蹭网”发帖,想从录像中找出对方的行迹已不可能。
罗飞只好在周边进行一些走访。咖啡馆南大门正对的是一条马路,东面是一条商业步行街,西面和北面都是其他的小店。这一圈都是人流不息的热闹场所,上哪里去定位一个没有任何特征的过客呢?
这条线索暂时是查不下去了。罗飞对此并不意外。那个对手行事谨慎,作案手法设计精妙,环环相扣又滴水不漏。那帖子本是他蓄意发布,警方怎能期待对手会留下致命的漏洞?
相比起来,另一条线索虽不如追查IP地址这么直接,却有可能蕴藏着较高的价值。那便是网帖中最后一句话留下的信息:
〖最近我在龙州,我来参加催眠师大会。〗
经了解,近期在龙州确实有个全国性的催眠师大会。会议的组织者是中华催眠师协会的会长凌明鼎先生。
中华催眠师协会是一个民间的行业性协会,以行业内部交流和推广催眠文化为协会宗旨。会长凌明鼎,龙州人,今年四十五岁,据称是加拿大某催眠大师在中国唯一的嫡传弟子。他的办公地点位于建民路414号的茂业大厦。从咖啡馆离开之后,罗飞下一步便打算去拜访这个凌明鼎。
就在出发之时,罗飞接到了陈嘉鑫的电话。小伙子已经在巡警队办完了工作交接,正着急要找罗飞报到。正好巡警队距离茂业大厦不远,罗飞就告诉对方直接到茂业大厦门口和自己会合。
【03】
半个小时后,罗飞和小刘赶到了茂业大厦。一下车就看见大厦入口处站着个身穿警服的小伙子,不用说,正是陈嘉鑫。
陈嘉鑫也看到了罗飞二人,他小跑着迎上前,对罗飞敬了个礼说道:“罗队长,我来了!”因为加入了梦寐已久的刑警队,他心中的激动溢于言表。
罗飞淡淡一笑,说了句:“下次出来记得穿便服,你这一身太显眼了。”
陈嘉鑫愣了一下,随即明白,刑警办案很多时候是要隐藏身份的,自己这身装扮实在有暴露目标之嫌。他挠了挠头,尴尬问道:“要不……我这就脱了去?”
罗飞摆摆手:“今天就算了。”一边说一边进了大厦。小刘见陈嘉鑫还站在原地发呆,便笑着拉了拉他说:“走吧,没事。”陈嘉鑫这才迈开腿,亦步亦趋地紧跟在罗飞身后。
坐电梯到了十楼,顺着指示铭牌很容易找到“中华催眠师协会”。大门敞开着,除了协会标牌外,门口还贴上了“首届中国催眠师大会联络处”的字条。
从门脸看起来这个协会的办公地点并不大,进门处也没有设专人迎宾,整个办公室就是一个大开间,几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正来回忙碌。
小刘往屋内走了两步,询问道:“请问凌明鼎先生在吗?”
小刘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可那几个年轻人却像没听见似的,他们只顾着摆弄着各自手中的文件资料,连脑袋也不抬一下。
小刘略觉得有些诧异,正想走近了再问,忽听有人在自己脑袋顶上说道:“有什么事找我就行。”
小刘循声抬头,这才注意到身旁墙角里有个旋转楼梯,原来这办公室是loft结构(复式结构),上下各有一层。此刻正有一名女子从二楼款步而下,她看起来有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高挑,穿着一身职业套装,仪态沉稳端庄。
“不好意思,我要找的是凌明鼎先生。”小刘感觉自己受到了怠慢,略显不悦。
“请问你有预约吗?”女子停在楼梯半途问道。她的语气很温和,但那个位置显然带着居高临下的意味。
小刘咧咧嘴说:“没有。”
女子微微一笑:“那就对不起了。凌先生很忙的,没有预约的话他不能见你们。”
小刘脖子一梗,正待发作时,却被罗飞轻轻拉住。他只好咽下一口气,悻悻然退到了队长身后。
“你好,我们是龙州市刑警队的,有个案子需要凌先生协助调查。”罗飞抬头看着那女子,不紧不慢地说道,“如果凌先生现在没有时间呢,那也不要紧。我们回去办个正式的手续,约个时间请凌先生到刑警队面谈。”
“刑警队的?”女子扫眼打量着三位来客。只见最后的小伙子一身警服,看来不会假了。她略一思忖,转了口吻道,“那请你们先等一会儿,我再去问问凌先生。”说完便转身“噔噔噔”向着楼上走去。
没过片刻,女子复又回转,把身体探在楼梯口招呼了一声:“三位警官,请上楼吧。”
罗飞等人依次上楼,排在中间的小刘一边走一边低声嘀咕着:“装什么装,敬酒不吃吃罚酒。”
上了楼,首先看到一个敞开式的会议室,会议室两头各有一个房间。女子把三人引到远离楼梯的房间门口,说道:“凌先生就在屋里,门没锁,你们直接进去就行。”
对方既然这么说了,罗飞也不想浪费时间。他把虚掩的屋门轻轻推开,当先进了屋内。小刘和陈嘉鑫也紧跟着走了进来。
屋子里不算很大,但装点得简洁整齐,视觉上便显宽敞。正对屋门有一套办公桌椅,桌椅后一名身穿衬衫西裤的男子正背向屋门而立,他的双手平举在胸前,似乎端着什么东西。男子面前则是一扇硕大的落地窗,他面对着窗外,静默似有所思。
罗飞开口打了声招呼:“凌先生,你好。”
男子做了个低头抬腕的动作,好像在喝东西,然后他说了声:“请坐。”他的声音不大,语调平和舒缓,嗓音既温柔又带着几分磁性。简单的两个字却令罗飞三人听来受用无比。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他们齐刷刷按照这两个字的吩咐,在门边的一张长条沙发上坐下来。
男子仍未转身,他紧盯着那扇窗户,似乎窗外什么东西在牢牢地吸引着他。
沙发上的三个警察表现各异。陈嘉鑫显得有些紧张,他的身体坐得笔直,目光一直看着男子的背影,不敢乱动乱看;小刘则尚未从郁闷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他也在看着那个男子,目光中却透出不耐烦的敌意;与这二人相比,罗飞就放松多了,他的视线只有三分落在男子身上,剩余七分却在观察着室内的陈设情形。
足有一两分钟的时间,男子既不说话也不动弹,简直就像是忘记了三位来客的存在。
最后还是罗飞打破了这份不寻常的静默。“凌先生,你还没看够吗?”他用略带调侃的语调问道。
男子反问道:“我在看什么?”他虽然开口了,却依旧没有转身。
“我们。”
男子“哦”了一声,然后又做了个抬腕喝东西的动作。
“那面镜子虽然很小,但你要记住,既然你能够看到我们,我们也同样能看见你。”罗飞微笑着说道。他的视线凝起一个焦点,投向对面的某处。
听到罗飞这话,小刘和陈嘉鑫也回过点味来。他们顺着罗飞的视线细看,果然,在男子面前的窗户上贴着一面小圆镜。因为都是玻璃质地,坐在远处的人很难注意到这面镜子的存在,而镜前的男子却可以借此观察身后人的一举一动。
底牌已被对手揭开,男子终于转过身来。他的头发乌黑浓密,相貌英朗,眉宇间的神态温祥亲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中年男子。
这就是传说中国内首屈一指的催眠大师——凌明鼎。
“对不起,我没有其他意思,这只是我的一种职业习惯。”凌明鼎对镜子的事作出解释,“很多人都会来找我做心理治疗,这面镜子能帮我迅速了解他们最真实的性格特征和心理状态,接下来对症下药,往往事半功倍。”
罗飞对这个话题颇有兴趣,便眯起眼睛追问道:“那你刚才看出什么了?”
凌明鼎端起手中的一个小圆杯浅啜了一口,看他的动作,那杯子里该是满满地盛着热茶。随后他抬眼看着陈嘉鑫,首先说道:“这位年轻的警官,他的情绪很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陈嘉鑫闻言扭了扭身体,有点不自在的样子。
凌明鼎目光又转向了小刘:“这位警官则非常警惕,有着很强的自我防卫的意识。”
小刘皱了皱眉头,他的这个动作也被凌明鼎捕捉到,后者便笑了笑,又补充说:“而且我看得出来,你对‘催眠’这件事带有某种先入为主的敌意。”
这话倒是说准了。但小刘并不服气,他转头看着罗飞,期待队长能对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展开反击。
凌明鼎也看向了罗飞,这次他没有急于说话,而是先和对方对视了一会儿。片刻后他微微一耸肩膀道:“你是催眠师最不愿接触的人。你的控制欲太强,不肯受控于人;而且你的理性思维过于敏锐,周围环境很难影响到你的个人情绪……总而言之,你的心灵之门关得那么紧,要想打开它,除非能找到你的心穴。”
罗飞认真凝听着对方给自己的评价。何谓“心穴”?这个名词还从未听过,罗飞正想询问时,凌明鼎却突然跳转了话题。
“不好意思。我说得太多了,还没请教三位警官……”因为直问身份不太礼貌,他把主要语意表达之后,接下来只用手势传达出询问的态度。
罗飞也觉得该切入正题了,便依次介绍说:“我是龙州刑警队的队长,罗飞。这是我的助手小刘。还有这位小伙子是刚刚加入刑警队的,叫陈嘉鑫。”
“幸会。”凌明鼎迎上两步,同时主动探出右手。罗飞也站起身,和对方握手的同时还问了句:“要看看证件吗?”
“不用。我看你的眼睛就可以了。如果你撒谎了,会在瞳孔里反映出来。”凌明鼎的语气很自信,仿佛对一切早有控制。
小刘就是看不惯对方这种做派,他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
凌明鼎瞥了小刘一眼,他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