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7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7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刘就是看不惯对方这种做派,他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
凌明鼎瞥了小刘一眼,他知道对方怨气何来,便微笑着致歉说:“刚才我的员工不了解你们的身份,多有冒犯,还请三位警官包涵。罗队长,请坐吧。”
罗飞回到沙发坐下。凌明鼎则往后退了两步,他把臀部倚靠在办公桌边缘,双脚踩在地上,半坐半站。
“楼下那几个年轻人专心工作,心无旁骛。真是一帮好员工。”罗飞接着刚才的话题寒暄着,试图化解最初的不快。
凌明鼎用玩笑的语气说道:“员工好不好,主要看领导。”同时他的眼角微微地眯了起来,似乎藏着些不便明言的东西。
罗飞注意到这个细微的表情,联想起那些员工非同寻常的专注力,他蓦地心思一动,脱口问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凌明鼎再一次领教到罗飞的观察和判断能力,他先冲对方点了点头,以示赞赏,然后才解释道:“一点鼓动人心的小手段,用于清除员工的杂念,工作效率可以成倍提升。”
“催眠?”
“算是吧,不过是很基础的手法。其实很多企业老板都会用,尤其是在传销组织里。”
“那不就是洗脑吗?”小刘在一旁插话说,“我看也只有傻瓜才会被你们这些人利用。”
“你可别这么说——”凌明鼎微笑道,“其实刘警官自己就属于比较容易被催眠的那种人。”
小刘立刻反驳道:“那不可能,我根本不相信这些故弄玄虚的东西。”
“是的,你对催眠非常抵触。”凌明鼎淡淡地说道,“但越是这样,我反而越容易催眠你,这道理就和太极推手一样。当你的抵抗力量过大的时候,我只要顺势轻轻一拉,你就会摔倒的。”
“是吗?”小刘感觉有些下不来台,干脆把手一摊,挑衅般说道,“我不就在你面前吗?你倒是把我催眠试试?”
凌明鼎斟酌了一会儿,终于,他向前跨出一步,说道:“那好吧,请你先站起来。”
小刘站起身。他心中充满警惕,脸上却挂出无所谓的表情。
凌明鼎用左手端住茶杯,空出右手来轻轻一招:“请你再向前走一步,离我进一点。”
小刘不甘示弱地往前跨了一步,此时他和凌明鼎之间的距离已不足一米。
“刚才罗队长介绍说你叫小刘,还没请教你的全名是?”凌明鼎一边询问,一边探出右手准备和小刘相握。看起来他想在正式的交锋前先把礼数尽到。
小刘也伸出右手说道:“刘东平。”就在他们双手即将接触的那一刻,凌明鼎的左手却突然抖了一下,然后他像是被泼洒出来的热茶烫到了,“哎呀”叫唤出声,他的右手则忙不迭缩回去接过了左手的茶杯。
小刘的右手悬在半空中,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愣住了,有些茫然地看着对方。
凌明鼎却似没看见小刘的窘态,他只顾甩着自己被烫到的左手,同时歉然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听见,你能再说一遍吗?”
“我叫刘东平。”
在小刘第二次自报姓名的过程中,凌明鼎的右手向着衬衫口袋挪了一下,貌似想要掏出口袋里的一块手帕。可手里端着茶杯又不太方便,于是他又停下来把茶杯递向小刘,请求道:“先帮我拿一下。”
小刘下意识地抬手去接茶杯,可他还没把茶杯拿稳呢,凌明鼎已经将手撤开了。“啪”的一声,茶杯落在地板上摔了个粉碎。小刘再一次愣住,头脑中一片空白。
凌明鼎掏出了手帕,但他并没有去擦左手的茶水,而是捏着手帕的一角冲着小刘的面颊蓦地一抖。手帕展开了,另一端的布尖扬起来扫向小刘的眼部。与此同时,凌明鼎用低沉的命令式的声音说了句:“闭眼!”
小刘的眼皮应声而合。凌明鼎随即又下达了第二个命令:“深呼吸,放松!”
小刘的呼吸加重,紧绷着的身体也慢慢松弛下来。
凌明鼎悄然走到小刘身侧,一手揽在对方腰部,另一手则搭在了对方肩头。当小刘又一次深重的呼吸即将结束之时,他忽然低喝一声:“睡!”两手则同时发力,搂腰扳肩。小刘的身体便软软地倒在对方的臂弯中。
旁观的罗飞和陈嘉鑫双双起身,满脸惊讶地凑过来查看详情。凌明鼎趁机向二人求援:“来搭把手吧——这小子还挺沉!”
于是三人合力将小刘扶到了沙发上。后者蜷着身体,呼吸舒缓而匀净,正睡得香甜无比。
罗飞看看小刘,再看看凌明鼎,愕然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从小刘发起挑战开始,前后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一个满怀戒备的大活人就这样睡成了一只死猪。这一幕虽然就发生在眼前,但罗飞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因为整个过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没什么玄妙。”凌明鼎不以为然地说道,“其中的基本道理,实际上就和人在失眠时数绵羊是一样的。”
“失眠的时候数绵羊有用吗?”陈嘉鑫在一旁表达质疑,“我曾经试过,好像没什么效果啊。”
凌明鼎回复说:“你是用中文数的吧?那效果当然不行。得用英文数,一只sheep(羊),两只sheep……这样。配合着自己的呼吸,每次在呼气的同时默念出sheep这个单词。”
罗飞的脑子一转,已然猜到其中的道理:“因为sheep的发音和sleep(睡觉)相似?”
“没错。当你反复默念sheep的时候,事实上就是一个自我催眠的过程。而数数则是一种机械式的思维劳动,既让你不能分神去想其他事情,又可以导致精神上的困倦和疲劳。”说到这里,凌明鼎看着罗飞笑了笑,又道,“罗队长,如果你想尝试的话,最好用三、六、九、十二这样的数列来数,因为你的思维能力远强于普通人,如果只是一、二、三这么简单数数的话,恐怕还不能阻止你同时思考其他的事情。”
“是吗?那我下次一定试试。嗯,你刚才还说要在呼气的同时默念出sheep,这是为什么呢?”罗飞提出这个问题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的,因为他注意到凌明鼎最后给小刘下达“睡”这个指令的时机,正是后者一次呼气行将结束的瞬间。
催眠师的回答简洁明了:“一次深深的呼气会导致大脑的短暂缺氧,而缺氧状态本身就能给人带来疲倦和睡意。”
罗飞试着做了一次深呼吸,果然如对方所说,在呼气的时候大脑会觉得疲倦,而且呼气的时间越长,倦意便越深。但他仍然对小刘的突然睡去难以理解。
“我的助手对你充满了戒备,你是怎么让他中招的?”
“你也看到了,我制造了两次意外,目的就是要让你的助手精神极度疲劳,然后再解除他的戒备,让他接受我的指令。”
所谓两次“意外”一次是热茶烫到手,一次是茶杯落地摔碎,罗飞看出这些都是凌明鼎刻意所为。只是其中的玄机混沌难辨,他不得不直言请教:“你能说得详细点吗?”
“好吧。”凌明鼎耸了耸肩膀,调侃道,“不说个明白,未免对不起我那个粉身碎骨的茶杯。”然后他便开始细细讲述。
“我首先邀请你的助手起身,然后又让他向前走一步。两次他都照做了。表面看来他遵从了我的指令,但他心中是抗拒的。他极为警惕,一个劲地猜想我接下来会怎样对付他,而他自己又该如何去应对。正如你所说,他充满了戒备,恨不能把所有的脑力都调动起来。他精神满满,蓄势待发,这时我只要轻轻一拉,他的思维就会崩溃——就像太极推手一样。”
太极推手?罗飞凝起思绪,且听对方如何因势而导,借力打力。
凌明鼎道:“我作势要和他握手,同时询问他的姓名。这里我在利用一个机械式的反应。你明白机械式反应吗?人的大脑中有很多固定的程序,是在多年的生活经验中积累形成的。只要一个触发,对象就会按照既有的程序展开应对,而无需多余的思考。”
“就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差不多吧。我让他站起来,他会思考一下;我让他向前迈步,他又会思考一下。但这两次行动过程都很正常。接着我向他伸手,他很自然地也伸手,这是一个机械式的反应,没有经过思考的,可偏偏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出现了。我假装将茶水洒出,顺势中止了握手的动作。他的机械式反应被打破,而他对此毫无预期,便突然间呆住。或许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可他已无力思考,因为他之前把自己的脑袋填得太满了。”
罗飞明白对方的意思。当时的小刘就像是一个复习最为刻苦的孩子,在考场上却突然遇见了从未见过的考题,他的慌乱程度更要超过没作准备的其他考生。
凌明鼎还在继续讲述:“我观察了他的瞳孔,发现他的思维虽有凝滞,但尚未达到我期待的效果。于是我又问了一遍他的名字,他又回复了一遍,仍然是出于一种机械式的反应。他这是第四次遵循我的指令——实际上我在用这种方式消磨他的抗拒心理,甚至悄然形成一种精神上的惯性。当然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随后我让他帮我端一下茶杯,他又下意识地照做了。我却让那个茶杯摔碎,于是他的机械式反应再次被强行中止。就像在高速运转的齿轮里突然间别进了一根铁棍,他的思维卡壳了,僵硬地停在了那里。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毫无方向感。在我们的术语里,这叫做精神上的‘能量最低点’。这个时候的人最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
罗飞点点头。他能想象小刘连遭意外后的精神状态,他的脑力运转超负荷了,就像电脑死机了一样。这时候他对外界的反应很大程度上将来自于他的本能和潜意识。
果然,接下来凌明鼎就要在这两点上大做文章。
“我拿出手帕,故意在他眼前抖了一下。他当然要本能地闭眼躲避。这时我又下达了一个指令‘闭眼!’考虑到他是一个警察,我特意用了命令式的口吻,这样可以激起他服从命令的潜意识。当他听从我的指令闭眼之后,他在精神上便已完全接受了我的引导。接下来对我的命令‘深呼吸,放松!’他也毫不抗拒。这个时候他已经和数绵羊的入睡者没有什么差别了。而他的身体原本就很疲倦,更加容易进入睡眠的状态。所以我最后那声‘睡’的指令下达之后,他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凌明鼎说完之后,伸手指了指沙发上的小刘,表情似笑非笑。罗飞则轻轻叹了口气——他想到小刘这两天为了案子东奔西跑,确实很辛苦。难怪这一睡过去,便如此香甜。
“这种技法叫做瞬间催眠。基本的原理就是用超量的信息进行瞬间冲击,让对象在思维短路的情况下接受催眠师的引导。一般来说,瞬间催眠比普通催眠要难很多,但他的精神原本就高度紧张,这对催眠师来说就事半功倍了。”凌明鼎总结一番,最后又道,“当然了,催眠这事说起来容易,但真正操作的时候还需要很多技巧,不光是指令和步骤设计,还有眼神和动作的配合等等。这些东西无法言传,要靠多年的功力慢慢积累。”
罗飞点头表示理解。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基本原理简单,而操作者的技巧却千差万别,这就是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凌明鼎的这番表演,无论是对小刘心理的把握,还是对现场条件的灵活运用,都可谓算无遗策,确实是大师级的水准。罗飞禁不住喃喃赞叹:“凌先生手段神奇,令人大开眼界。”
“这就神奇了?”凌明鼎却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这点小手段其实连真正的催眠都算不上呢。”
“哦?”罗飞讶然而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