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61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61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蓝月道:“我的皮肤比她好。”
罗飞特意多看了女孩两眼。确实,张蓝月的皮肤细腻白皙,柔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算是无可挑剔。
张蓝月看出罗飞眼中的赞赏之色,自鸣得意的同时话也多了起来:“赵丽丽的皮肤偏黑,这是后天弥补不了的。用化妆品虽然可以把脸上搽得很白,但身上还是掩盖不了。”说到最后,张蓝月的嘴角往上挑了挑,竟掩饰不住一丝笑意。
罗飞凝起思绪,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他话锋一转,忽然问道:“你不是说晚上有约的吗?这都快八点了,还不去?”
张蓝月一愣,随后解释道:“哦,我在等他来接我。”
“那他快要失约了啊。不打个电话催一催吗?”罗飞冲着茶几努了努嘴。女孩那部最新款的手机就放在不远处。
“一会儿再打吧。”张蓝月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等你们走了之后。”
“现在就打吧,不用管我们。”罗飞用建议的口吻说道,“对男人就得催得紧一点,要不然他就不把你当回事。”
张蓝月看着罗飞,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罗警官,你是不是怀疑我在撒谎?”
“这倒没有。不过——”罗飞坚持道,“我还是建议你尽快打个电话催一催。”
虽然心中并不乐意,但为了避免被警方怀疑的麻烦,张蓝月还是拿起了面前的手机。她按下了一串号码,然后把听筒凑在耳边等待。半分钟之后,她耸耸肩膀,挂了手机说道:“没人接听呢,可能正在路上开车吧。”
罗飞的目的已经达到,便起身告辞:“那暂时就这样吧,如果你又想起什么了,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说话间他冲小刘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掏出一张名片留在了茶几上。
罗飞招呼了一声:“走吧。”张蓝月也站起来为两位警官送行,那只贵宾犬始终依偎在她的怀里,两只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显得机灵无比。
走出楼门之后,小刘主动问罗飞:“罗队,要不要查一查这个女人的手机通话记录?”
罗飞反问:“干什么?”
“我也怀疑她在撒谎啊。也许她最后只是故作姿态地拨了个空号呢?”
罗飞却摆摆手说:“不用麻烦了。她没有撒谎,而且我已经知道她那个电话是拨给谁的。”
“啊?”小刘连忙追问,“拨给谁了?”
“姚舒瀚。”
“姚舒瀚?”小刘露出惊讶的神色,“你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我之前特别留意了她那款手机的拨号盘。在她后来拨号的时候,只要留意观察指尖触碰的方位,就可以读出她所拨的电话号码。”
“这样啊……”小刘恍然赞道,“罗队,你的观察力真是绝了。你一再让张蓝月拨电话,是不是早就怀疑她和姚舒瀚有勾搭?”
“没错。你没感觉到吗?张蓝月对赵丽丽的态度很复杂,有妒忌,又夹着点得意。这种情绪很像是一个在争风吃醋的战争中刚刚赢得胜利的女人。尤其张蓝月最后提到皮肤的时候,她说赵丽丽身体上的肤色无法掩饰,那种暗自得意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已经对她们的皮肤进行过评判似的……嘿嘿,你想想看,这个人可能是谁?”
小刘一拍脑门给出了答案:“她们共同的男人!”
罗飞微微一笑:“从那时开始,我就猜到和张蓝月约会的男人没准就是姚舒瀚。所以我坚持让她拨个电话,就是要印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小刘想了想,又说:“那也巧了啊,她是直接拨号的。如果她翻找通讯录你就看不出号码了吧?”
“这也没什么巧的。”罗飞说道,“其实我提前就猜到张蓝月不会把姚舒瀚的号码存进通讯录里。”
小刘“哦”了一声:“她害怕被赵丽丽看见后起疑心?”
罗飞点着头详细解释:“张蓝月和姚舒瀚有染,这事肯定是瞒着赵丽丽的。设想一下,如果闺蜜两人正在一起的时候,忽然张蓝月的手机响了,屏幕上出现大大的来电显示:姚舒瀚。这不就尴尬了吗?你说这电话接还是不接?接的话没法应付,不接更显得心中有鬼。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存通讯录,这样姚舒瀚的来电只会显示一串数字,就算被赵丽丽看到了也没关系。”
“没错。女人对数字都很不敏感。赵丽丽肯定想不到这电话是姚舒瀚打来的。所以张蓝月只要借口说‘不认识的来电,不接了’就可以轻松应付过去了。”说到这里小刘思维一转,猜测道:“既然张蓝月真的和姚舒瀚有奸情,那会不会是她找人谋害了赵丽丽?”
罗飞摇头道:“何必呢?她已经是胜利者了。”
“胜利者?未必吧。你看她说姚舒瀚今晚要约她的,结果现在又不接电话了。也许这三人间的关系另有玄妙呢?比如说赵丽丽知道张蓝月和姚舒瀚有染,于是使了什么坏招,让姚舒瀚对张蓝月也产生了厌恶。张蓝月因此对赵丽丽怀恨在心。”
“你还是不了解这些女人,她们对待感情没这么认真的。争风吃醋是女人的天性,这个没错,但是为了一个男人闹到你死我活的程度,绝对不会!”
“难道张蓝月也和赵丽丽一样吗?”
罗飞撇撇嘴评论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像姚舒瀚所说的,她们最爱的人只有自己。有一个细节你注意到了吗?”
“什么?”小刘看着罗飞,期待答案。
“那只贵宾犬——张蓝月始终把它抱在怀里。每当她的情绪有所波澜的时候,她都会对那只狗做出极为亲昵的动作。在她的心中,不管是赵丽丽还是姚舒瀚,地位都不如那只狗。”
小刘仔细回想刚刚的场景,确实诚如罗飞的描述。
狗是最忠诚的伙伴,永不背叛。爱狗就等于爱自己。
在她们的世界中,人不如狗。
第二章 强大的“精神力量”
01
离开张蓝月的住所之后罗飞和小刘回到了刑警队。他们在食堂简单吃了点晚饭,然后便到会议室听取技术人员的报告。
最重要的部分当然是法医张雨给出的尸检分析。
“就像我之前猜测的那样,死者的死因是急性二氧化硫中毒引起的窒息。此外死者周身无任何内外伤,阴道检测无遭受性侵迹象,胃中也没有检出有毒有害成分。”张雨一边说一边把一份详细的分析报告递到罗飞面前。
罗飞略略翻看了一下,很快发现了问题。他指着一张尸检照片问道:“你说死者全身无内外伤,怎么这张照片的脚跟部位有明显的表皮脱落?”
“这是搬运尸体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因为死者的皮肤已经被酸液腐蚀,所以稍稍一使劲,表皮就剥离了。”张雨解释了几句之后,又苦着脸抱怨道,“现在死者家属也抓住这事说话呢,非说这是凶手杀人时留下的暴力外伤。我之前告诉他们死者很可能是自杀的,但家属就认准了这处外伤,完全不接受自杀的说法。”
罗飞摊着手说:“这麻烦是你惹下来的,你自己想办法应付吧”。
张雨冲罗飞咧咧嘴,一副“你可真不够意思”的表情。
“现场痕迹勘查有什么结果?”罗飞这时又转过头来,询问负责此项工作的技术科科长宇航。
宇航汇报道:“在客厅地面上提取到一名男子的足印。足迹分析显示这名男子身高在一米七三左右,体重约八十公斤。另外在客厅餐桌以及泡沫箱上还提取到一名男子的新鲜指纹,经与警方指纹库比对之后,确信此人无犯罪前科。”
罗飞点点头。现场男子的身高体重正与监控中的嫌疑人图像相吻合。这名男子并无犯罪前科,这意味着警方又少了一条能确定此人身份的途径。
宇航继续说道:“在卫生间里的那套化学装置上也提取到同一名男子的指纹。不过装置上更多的指纹则是来自于死者赵丽丽。而且那些指纹的分布特征显示:正是赵丽丽本人组装并且启动了这套反应装置。”
罗飞“哦”了一声,同时转头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张雨。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要说“死者很可能是自杀的”。
可世上怎会有如此诡异而又痛苦的自杀方式?不要说死者的家属无法接受,罗飞也觉得匪夷所思。
想来想去,一切谜团还是集中在那个神秘的男子身上。正是他送来了这套装置,即便赵丽丽真的是自杀,恐怕也是出于这名男子的某种设计。
所以警方的工作重点仍然在于尽快找到这名男子。
外勤人员利用监控系统展开的追踪仍在继续,最新消息是已经找到了距离馨月湾五公里之遥的国庆路路口。然而这个路口往后却找不到目标的踪迹了。目前警方正在相关区域展开走访排查,具体什么情况还不得而知。
对于这种纯拼体力的工作着急也没有用。罗飞指派小刘到前线督战,自己则组织技术人员继续针对现场状况展开讨论和分析。众人集思广益,纷纷给出各种猜测,但始终无法形成真正的有效突破。时间过了夜里二十三点,罗飞觉得再这么耗下去意义不大,只能徒劳消耗大家的精力,于是便宣布散会。
张雨等人各自回家休息。罗飞是单身,他在办公室里置了张小床,只要有案子没破,就在这张小床上凑合着过夜。
躺下之后又想了会儿案情,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小刘。罗飞立刻来了精神,接通电话开口就问:“怎么样?”
“找到了。”小刘在电话那头急促地说道,“那家伙傍晚六点半左右出现在揽月豪庭,并且走进了姚舒瀚所在的楼房单元。”
“太好了!”罗飞激动地喊了一声。原来这个神秘男子还是和姚舒瀚有勾结!案子既然已经查到了这一步,还担心破不了吗?
可这次小刘却比罗飞要冷静。
“罗队,事情可能没你想的那么乐观。”小伙子完全没有突破后的兴奋感,反而带着某种深深的忧虑,“我已经往揽月豪庭那边赶了,你最好也尽快过来!”
罗飞察觉到助手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忙问:“怎么了?”
小刘的回答让罗飞立刻明白了对方的忧虑所在:“监控显示,那名男子给姚舒瀚也送去了一个箱子!”
神秘男子给赵丽丽送的箱子要了女孩的性命,现在又是一个箱子送到了姚舒瀚的手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事都非常不妙。
难道姚舒瀚并非案件中的同谋,反倒又是一个受害者?
罗飞立即起身,他先是打电话通知了张雨,然后便驱车直奔揽月豪庭而去。
在路上罗飞数次拨打了姚舒瀚的手机,但始终无人接听。看来姚舒瀚对张蓝月并非有意失约,而是遭遇了某种变故。一想到这变故中隐藏的最坏可能,罗飞的心便深深地沉了下去。
终于赶到了姚舒瀚的住所,小刘已提前等在门口,他一见罗飞开口便道:“按门铃没人理,电话也没人接,怎么办?”
罗飞毫不犹豫地说:“让物业派人过来开锁。”
物业的技术人员很快赶到。这种普通的防盗门锁在他们眼中就是一碟小菜,找个开锁工具稍一折腾就打开了。
一进屋罗飞就知道坏了,因为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凭借着敏感的职业嗅觉,罗飞很快锁定了这股气味的发源地——与入户门相对的那间大卧室。
罗飞来到卧室门口,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床上两具纠缠在一块的人体。这两人全身赤裸,以交媾的姿势紧紧相拥着,一动不动,而大量的血液则从他们下体的连接处弥漫出来,浸透了雪白的床单。
罗飞愈发吃惊:难道一下子又多了两个受害者?
首先可以确定,两具人体中面朝下趴着的那名男子正是姚舒瀚。在他身下压着一人,那人长发飘逸,皮肤白皙,分明是个风姿绰约的美女。只见那美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