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62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62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V患敲琅龃罅怂郏旖谴潘拷棵牡那承Γ飧北砬槭翟谟胂殖〉乃兰牌崭窀癫蝗搿
罗飞抱着疑窦走近细看,终于破解了其中端倪:原来压在姚舒瀚身下的那个女子并非真人,而是一个以特殊材料制成的仿真娃娃。这个结果让他稍稍松了口气,受害者只不过是姚舒瀚一人而已。
眼前的半幅床单已经被鲜血浸透,这个失血量足以致死。罗飞象征性地伸手指在姚舒瀚鼻下探了探,不出意料,气息全无。
跟在身后的小刘这时也看出床上那名“美女”别有玄机,他诧异地眨着眼睛问道:“这……这是什么玩意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罗飞沉吟道,“这就是那个‘快递员’给姚舒瀚送来的礼物。”
小刘赞同地“嗯”了一声。事态发展正如他们此前的忧虑:那个神秘男子送出的货物其实都是要置人于死地的催命符!
只是这个美貌动人的仿真娃娃又是如何要了姚舒瀚的性命呢?
带着这个疑问,小刘俯下身试图去寻找死者身上的出血口,不过姚舒瀚的尸体和娃娃紧紧搂抱在一起,只能看出血液是从下体处流出,具体的伤势却难以辨别。
小刘指着死者向罗飞请示:“要不要分开来看看?”。
罗飞摆手阻止:“先别动,等技术人员过来。”随后他又提议,“我们先到客厅里看看。”
小刘跟随罗飞退回到客厅,在他们眼前矗立着一只大箱子。最初进屋的时候罗飞就关注到这只箱子了,他判断这应该就是神秘男子用于送货的容器。此刻他特意向小刘求证道:“你在监控录像里见到的就是这只箱子吧?”
小刘点着头说:“根据监控显示,傍晚六点三十分嫌疑人骑电动车载着这只箱子来到楼下,随后他就把箱子抱进了楼道。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从楼里出来,箱子已经不见了。”
这样看来,嫌疑人送货的手法以及在楼内的停留时间都和前一起命案差不多。此时罗飞又想到了一处关节,便继续询问:“嫌疑人离开馨月湾的时候车上并没有这只箱子,这箱子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
小刘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这个箱子第一次出现是在渡江路路口的监控视频里。而之前从国庆路路口到渡江路路口之间不过两公里的距离,他却走了近一个小时。所以我怀疑他在附近应该有一个落脚点。具体情况还在继续排查。”
“很好。”罗飞赞了一声,“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一定要抓住不放。”说话间他俯下身,捡起了被抛落在箱旁的泡沫盖子。
盖子上贴着一张快递底单,收件人一栏填着姚舒瀚的姓名和地址。而更让罗飞关注的则是寄件人一栏的信息。
寄件人的署名叫李小刚,地址为龙州市东河路46号幸福新村5幢201室,此外还留有一个电话号码。
罗飞马上拿出手机拨打这个号码,听筒里却传来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小刘也凑过来对着这张快递底单端详,他首先作出一个论断:“这笔迹和之前那张单子一模一样,看来也是嫌疑人自己填写的。”
罗飞的思维则比小刘要更进一步,他看着自己的助手问道:“监控追踪还在继续吧?”
小刘点点头:“不久前刚刚追踪到这个现场,现在应该又有了新的推进,要不要问下具体到哪儿了?”
“不用问了。让所有的追踪人员立刻赶到这个地址,对附近的监控进行排查。”罗飞用手指敲击着快递底单上的那行字——龙州市东河路46号幸福新村5幢201室。
小刘也意识到了什么:“你觉得那个家伙接下来会去找这个李小刚?”
“没错。”罗飞忧心忡忡地紧锁着眉头,“而且我非常担心,这人或许就是下一个受害目标。”
小刘此刻也领悟了罗飞的逻辑,他紧张地搓了搓手。
两张快递单都是伪造的,第一张单子上的寄件人正是第二起案件的受害者,那做个类比的话:第二张单子上的寄件人是否将成为第三起案件的受害者呢?
而且这个李小刚的手机已经无法接通,岂不正是这种悲观猜测的佐证?
“我这就通知追踪组。”小刘拿出手机准备联络相关人员,“首先去幸福新村现场查看,然后就地展开追踪。”
“不!不需要他们进入现场——”罗飞抬了一下手,他加重语气说道,“我们两个去。”
“我们去?”小刘略有些迟疑,“那这里怎么办呢?”
“这里先交给物业守着,张雨他们应该很快就到了。”罗飞说话间已迈开了脚步。小刘连忙按对方的嘱咐做好安排,然后便紧跟着罗飞下了楼。两人开一辆车,直奔下一个目标现场而去。
02
当罗飞和小刘抵达幸福新村5幢201室门口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四十二分。
幸福新村是龙州市最早开发的一批住宅小区。这片老房子至少有二十年的历史了,楼道内的设施陈旧破败,不光楼灯不亮,连电铃也按不响。所以小刘只好握起拳头,在门板上“哐哐哐”地猛捶了一气。
令人欣喜的是,三两个回合捶下来,屋内居然很快有人应声了。
“谁呀?”问话的是个年轻男子。
小刘高声回答:“警察。”
“有什么事?”听声音男子已经来到了门后,但他没有立刻开门,只隔着门继续询问。深更半夜的,这份警惕心确也情有可原。
小刘反问道:“你是不是李小刚?”
屋内男子立刻回复说:“李小刚出去了,还没回来。”
原来屋内人并不是李小刚,罗飞的心再次悬了起来,他焦急地说道:“我们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请你先开一下门。我是龙州市刑警队队长罗飞。”
刑警队长的名头看来起了作用,屋门被打开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站在门后,他身形瘦弱,穿着裤衩背心,脸上戴了副黑框眼镜,怯嫩的表情中夹着股未经世事的学生气。
罗飞开口便问:“李小刚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啊。”小伙子畏畏缩缩地看着门口这两个深夜造访的警察。
“你叫什么名字?和李小刚是什么关系?”罗飞一边询问一边进了屋。他快速地观察了一下现场状况:这是一套老式的两居室,客厅狭小,两端各有一间卧室。两间卧室都开着门,左手那间灯光敞亮,右手那间却只是微微发出些荧光。
小伙子规规矩矩地回答对方的提问:“我叫何慕,是李小刚的同学。”
“大学同学?”罗飞听出何慕不是本地口音,借此作出判断。
小伙子点头道:“对。”
“你们合租的房子?这间是李小刚的卧室吧?”罗飞继续用提问的方式来了解情况,同时他走向了右手边的那间黑着灯的卧室。既然说李小刚出去了,那他的房间应该是没有开灯的。
小伙子又说了一声:“对。”作为房屋主人,他下意识地紧跟在罗飞二人身后。
那卧室里确实没人,只有一台电脑显示器在黑暗中发出荧光。罗飞按下门边的电灯开关,日光灯跳动着亮起。卧室内陈设简单: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套书桌椅。床上扔了条毛巾被,椅背上搭了两件脏衣服——很符合单身合租男性的凌乱风格。
从屋内的情形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件发生过。罗飞便转身继续向何慕询问:“李小刚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大概晚上七点半左右吧。”
罗飞和小刘对视了一眼。假冒快递的男子是昨晚六点五十左右离开了姚舒瀚的住处,四十分钟之后李小刚外出。这个时间间隔恰好与两个地点之间的电动车行程相吻合。
“你知不知道他出去干什么了?”
“他本来说下楼取个东西的,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回来。”
“什么东西?”
“不知道,应该是快递吧。”
果然是快递!不过罗飞有个疑问:“快递不是应该送上楼吗?”
“我们这个小区快递不上楼的。”何慕解释道,“因为小区里面没有监控,快递员担心东西会被人偷走,所以一般不上楼,都是打电话叫收件人自己下楼来取。”
这事听起来正常。真正的快递员至少会骑一辆三轮车,车上载着很多快件。如果其他快件留在楼下不安全的话,快递员便有了不上楼的理由。但那个假冒的“快递员”只不过骑了一辆电动车,车上也没有其他物件。他不肯上楼的理由只有一个:他自己不愿上楼。
究其原因,莫非是此人知道李小刚与人合租?所以他若想作案,必须另外选择一个安全而又隐秘的地点。
罗飞转头吩咐小刘:“找人查一下李小刚的手机通讯记录,看看七点半左右有谁给他打过电话。”
小刘明白对方的用意。既然那个“快递员”没有上楼,那他自然要用某种方式把李小刚叫下来。最大的可能就是通过手机联系。
小刘通知技术人员展开查询,结果很快反馈回来:在七点二十五分确实有一个号码曾主叫李小刚的手机,通话时间十五秒。这个号码两天前开通,除了这次呼叫之外再无其他的通讯记录。
这就非常可疑了!罗飞几乎断定这就是嫌疑人专为作案而准备的手机号码。只是这个号码并未进行实名登记,而且现在该号码已经关机,无法用技术手段展开定位跟踪。
罗飞命令技术人员对这个号码进行严密监控,一旦开机便立刻向自己汇报。随后他的思路又转回到现场。
虽然已经相信何慕和此事没什么关系,但有些问题罗飞还是要探一探这个小伙子的口风。
“取个快递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真的不知道啊。”何慕愁眉苦脸地反问道,“他……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哦?”罗飞打量着何慕,“你为什么这么想?”
“你们不是刑警队的吗?大半夜地来找他,大概是出事了吧?”何慕脸上现出深深的忧虑。停顿片刻后,他又主动汇报说:“李小刚走的时候很匆忙,没关灯,没关电脑,也没有关门。他不像是要离开很久的样子。我后来打他的手机也打不通了……”
“那他屋里的灯是你关掉的?”
何慕点点头说:“为了省电啊,他的电脑我没关,怕破坏了还没保存的资料。”
何慕这话倒提醒了罗飞,后者便走到书桌前,摇摇鼠标取消了屏保。他要看看李小刚离去前用电脑做了些什么。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色彩缤纷的网页。罗飞平时不怎么上网,便唤小刘:“哎,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小刘上前看了看,说:“这是个淘宝网页,卖狗粮的。”
“狗粮?”罗飞四下里一打量,问何慕道,“你们养狗吗?”
何慕摇头道:“我们不养狗,是李小刚自己开了个网店卖狗粮。”
“对。”小刘也在一旁附和说,“从这个网页能看出来,李小刚是淘宝店主,不是买家。”
“嗯。”罗飞把这个信息记在了心里,然后又招呼小刘道,“我们下楼看看。”
下楼看看的用意很明显,既然李小刚下落不明,那就得往最坏的方向去考虑。此人很可能也像赵丽丽和姚舒瀚那样遭遇了不测,而犯罪现场或许就在附近。
罗飞带着小刘在幸福新村小区内转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异常。罗飞的表情在这个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凝重。
终于罗飞停下了脚步,他看着小刘说道:“我已经决定了,立刻启动重案应急机制。”
小刘愣了一下。重案应急机制意味着要调动起市区所有的警力,不分昼夜地展开侦破工作。此举不仅劳民伤财,而且会让各局所的其他工作陷于停顿。一般来说,除非发生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恶性案件,轻易是不会启动这个机制的。
小刘不得不核实一下:“你确定吗?”
“确定。”罗飞用力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