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78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78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萃募锹及伞@锩妗栉锢衷啊褪抢钚「盏耐乘浦邸蚴且桓鐾缤剖郑憧赐暾夥菁锹迹椭览钚「瘴裁椿嶙橹巳ダ钩盗恕
……
顺水推舟:最近生意怎么样?
宠物乐园:还是不太好啊,你提的那几个促销方法我都用过了,一开始有点效果,但过个两三天就不行了。
顺水推舟:你得坚持,凡事都不会那么容易的。
宠物乐园:你就会说坚持坚持,说实话,我对你已经没什么信心了。
顺水推舟:唉,我怎么说你好呢?真是有点鼠目寸光。现在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你知道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吗?是智慧!是创意!任何轻视创意的人都会被时代淘汰。
宠物乐园:那你倒是给个真正的好创意啊。你出的那几个馊点子,还不如我自己撞的大运呢!
顺水推舟:哦?你撞什么大运了?
宠物乐园:前天有个饭店老板,一下子买了两百斤的狗粮。
顺水推舟:这是个大客户啊,你可得抓住了,要想办法培养成长期客户。
宠物乐园:这还用你说?我早就跟那老板聊过了。可惜他是个贩狗的,明天就要把狗拉到徐州去了,所以也就是个一锤子的买卖。
顺水推舟:我倒有个主意,能把这一锤子买卖变成长期客户……
宠物乐园:哦?什么主意?
顺水推舟:你说过在一个宠物群里混得还不错?
宠物乐园:是啊。
顺水推舟:你想办法招呼一下,纠集一帮人明天去把那辆运狗的车拦下来。
宠物乐园:干什么?
顺水推舟:救狗啊。这种事情那些狗粉可爱干了。你用手机多拍几张照片,即时在网上发布,肯定能吸引眼球。等关注的人气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你就可以号召大家凑钱把那些狗买下来。
宠物乐园:我图什么呀?再说了,号召大家凑钱,我自己能不出钱吗?
顺水推舟:你真是不开窍。我问你,如果你们把那些狗买下来了,会怎么处理?
宠物乐园:好狗会被人收养吧,但绝大部分狗肯定是没人要的。只能找关系送到救助站。救助站收不收还是个问题啊,这么多狗,负担太大了。
顺水推舟:负担越大越好,你的商机不就来了吗?
宠物乐园:嗯……听着有点意思了,说具体点。
顺水推舟:你先向救助站承诺,就说这批狗的口粮由你来负责,这下救助站就没理由拒收了。然后你在网上搞个义卖活动,让那些狗粉在你的店里买狗粮捐赠给救助站。你想想看,这是不是就变成了一笔长期的大买卖?
宠物乐园:我还是有点担心,以我的号召力恐怕忽悠不了那么多的狗粉。
顺水推舟:你可以找个有号召力的人帮你忽悠啊。你打着爱狗的名义,他是不能袖手旁观的。当然了,时间一长,他肯定会发现你在利用这事赚钱,这也没关系,你只要分点好处给他就行了。
宠物乐园:我明白了。实话实说,这个主意真不错!
顺水推舟:我的创意当然错不了!
……
怎么样,知道李小刚的真面目了吧?他完全是为了私利策划了那次拦车的行动。这种卑鄙的小人难道不需要为涂连生的死亡负责吗?
我已经想好了惩罚这些人的计划,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看完这封邮件,罗飞对半年前那场风波的起因有了更加透彻的了解。此前罗飞曾觉得奇怪,以李小刚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怎能作出如此精妙的商业谋划?现在才知道原来有专业推手在幕后指点。而李小刚成功之后忘记了推手的警告,没有把获益与石泉男分享,结果石泉男反戈一击,李小刚坐在家里数钱的好日子也就戛然而止。
上述思路只是转瞬而过的小插曲,罗飞继续关注资料上后续的通信内容。
萧席枫随后的回信如下:
我看了李小刚和那个推手的聊天记录,没想到他真是别有用心,的确很令人气愤。
你说你已经想好了惩罚计划,能提前透露一下吗?
让你费心了,诚表谢意。并祝一切顺利。
萧席枫 五月九日
五月九日,“愤怒的犀牛”寄来最后一封信。
我会让他们在欲望中覆灭!具体的不多说了,因为知道太多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你就等着看结果吧。
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事实上我很快会把这个账号彻底注销,你想联系我也联系不上的。
资料上的文字到此为止,罗飞抬头看着萧席枫,意犹未尽般问道:“就这些了?”
萧席枫点点头:“我试过再给他发信,但发现那个账号真的已经注销了。我还以为那个人就是吹牛过过干瘾,所以就没再过问这事。”
注销账号可不是因为吹牛,这是要切断警方日后追查的线索!罗飞在心中暗暗说道。然后他又接着询问:“这么说的话,你事先并不知道他要杀人,更不了解他那套作案手法?”
“不知道……”萧席枫无辜地摊开双手,“虽然他用了‘覆灭’这样的词,可谁能想到会是杀人这种极端的手段?直到昨天朱思俊过来找我,我才知道是那个家伙真的动手了。”
罗飞放下手中的资料,皱眉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他的同谋?”
“是我发文章激起了他的愤怒,我还和他一起讨论,给李小刚他们定下了罪名。虽然我没有直接教唆他杀人,可他无疑受到了我的影响……”萧席枫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神情凝重地说道,“我觉得我就是同谋。”
罗飞听明白了,萧席枫所说的“同谋”原来只是心理层面的一种自我检讨,并不是自己所想的同案关系。这样看来,在萧席枫这边能挖掘的线索也就到此为止了。虽说收获已算不小,但罗飞还是有些不满,他半是抱怨半是责备地问萧席枫:“你昨天晚上见过朱思俊之后,为什么不立刻向警方报案?”
萧席枫沉默了一会儿,说:“因为我不确定自己该站在哪一边。”
罗飞凝起目光:“难道你认同那个凶手的做法?你想看到杀戮继续发生?”
“从感情上来说,是的。”萧席枫和罗飞坦然对视,“那些欺辱过涂连生的家伙,难道他们真的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吗?”
罗飞用双手撑着桌面,身体前倾形成一种压迫感:“如果你是这么想的,今天为什么又要向警方说出实情呢?”
“因为我仍然保存着理智。”萧席枫的应对有条不紊,“理智不允许我堕落成一个冷血的凶手。我面临着理智和情感的两难抉择,所以我只能被动地保持沉默。”
“也就是说,你两不相帮,只想做一个旁观者?”
萧席枫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你理解得很对。”
“好吧,既然你是这样的态度……”罗飞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然后他直起身板,用威严的口吻说道,“萧席枫,我现在宣布对你实施刑事传唤,请你到龙州市刑警队接受进一步的讯问。”
“讯问”不同于“询问”,这个词的出现,意味着罗飞已正式将萧席枫看作了犯罪嫌疑人。
萧席枫耸耸肩膀:“我没有意见。但我知道,法律规定的传唤时间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
“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吧。”罗飞侧过身体,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你总是这么急迫……”萧席枫一边说一边起身迈步,在经过罗飞身旁的时候,他忽地又转过头来。
“罗警官,你太疲惫了,你该好好地休息一下。”萧席枫笑眯眯地说道。
罗飞真的感到有阵强烈的倦意席卷而来,他连忙摇了摇头,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奋力振作起精神。
第六章 催眠下的“记忆障碍”
01
回到刑警队之后,罗飞召集专案组成员开了一个紧急会议,详细布置了下一步的工作。
鉴于案情的变化,警方将把更多的力量投入到对网络线索的追查,重点就锁定在“愤怒的犀牛”身上。警方的行动因此也被命名为“猎犀行动”。
另外一路人马的任务是要查明那个扎破涂连生车胎的人到底是谁。因为“犀牛”列出的惩罚名单一共有六个人,其中赵丽丽、姚舒瀚、李小刚三人已经遇害,另外三人中林瑞麟和朱思俊已纳入警方视线,唯有扎车胎的人物尚身份不明。警方必须抢在“犀牛”之前找到此人,以免可怕的杀戮再次发生。
会后小刘独自留下向罗飞汇报了前期任务中的某个进展:“那个仿真娃娃的销售商已经查到了,是一个月之前通过网购的形式售出的,收货地址就是正宜巷现场。”
“收货人的信息呢?”
“签收单上的署名是‘张伟’,全国户籍网络中叫这个名字的人有好几十万,龙州本地的也超过一千了,逐一排查的话需要不少时间。”
罗飞挥挥手说:“不用查了,肯定是个假名。有没有其他实名的信息?”
小刘摇摇头:“签收单上留了一个手机号码,但没有经过实名登记,现在已经停机。另外付款采用的是货到付现金的方式,所以也查不到什么。”
罗飞“嗯”了一声,并未显出太多的失望。因为他很清楚对手的实力,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查到对方的底细,那真叫撞大运了。
这个话题结束之后,小刘又向罗飞请示道:“对萧席枫的讯问什么时候开始?”因为传唤的时限只有二十四个小时,所以他觉得这个事情不容拖延。
罗飞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不用问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
“啊?”小刘眨眨眼睛,“那什么意思?放人吗?”
“人当然不能放。”罗飞屈指成环,在桌面上重重一敲说,“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万事都得谨慎。先把他扣住,等这二十四个小时过去了,还得派得力的警员牢牢地盯住他。”
小刘明白罗飞的用意了。萧席枫态度暧昧,敌友难分。他自称和“犀牛”在现实中并无瓜葛,但焉知此言真伪?“犀牛”以催眠手法杀人,会不会就是受到萧席枫的指点呢?在当前这种微妙的形势下,先把萧席枫扣住不失为一种既省心又安全的应对方式。
随后罗飞又主动问小刘:“朱思俊在哪儿呢?”上午从萧席枫处离开之后,罗飞第一时间吩咐小刘把朱思俊接到刑警队来。毕竟此人也是“犀牛”惩罚名单上的一员,处境危险。
小刘答道:“在接待室呢。”
“带他到我的办公室,我要跟他谈谈。”
说完罗飞起身先去了办公室,没过几分钟,小刘带着朱思俊也来了。
罗飞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那张椅子,让朱思俊坐过来。待后者入座后,他便直截了当地说道:“我知道你隐瞒了一些事情。”
朱思俊忐忑地垂着头,不敢和罗飞对视。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罗飞的声音不大,却透着命令般的口气。朱思俊乖乖抬头,对方那锐利的目光令他如坐针毡。
让对方承受了足够的压力之后,罗飞这才切入正题:“那天赵丽丽和姚舒瀚到涂连生的卡车上去找狗的时候,你仍然在现场没有离开,对不对?”
朱思俊快速地点了一下头以示回应,他的心理防线已被轻易突破。但面对罗飞这样强大对手,这反让朱思俊有了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罗飞继续问道:“然后发生了什么?”
朱思俊如实回答:“他们在车上找到了那条狗,但是狗已经死了,所以他们就和涂连生发生了争执。”
“具体的争执过程呢?说得详细一点。”
“赵丽丽看到狗死了就开始哭,一旁的姚舒瀚帮女人出头,对涂连生又打又骂的。涂连生也不敢反抗,只是辩解说这事和他无关,他只是个开车的。我过去把姚舒瀚拦下来,让涂连生给林瑞麟打电话。但林瑞麟这家伙油滑得很,根本就不肯过来。于是赵丽丽和姚舒瀚就咬定了涂连生,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