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79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79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猛苛秩瘅氪虻缁啊5秩瘅胝饧一镉突煤埽揪筒豢瞎础S谑钦岳隼龊鸵κ驽鸵Ф送苛欢ㄒ夤贰K撬的鞘且惶踅诘拇恐纸鹈裁闯杀炯邸⑺茄选⒏星樗鹗Х鸭悠鹄纯凼颉M苛笛哿耍邓獠黄稹D歉雠木驮谝慌岳湫Γ悼茨愀錾当蒲才獠黄穑∨獠黄鹉憔偷酶业墓饭蛳吕纯耐啡献铮⊥苛比徊豢稀Rκ驽挚级郑先ゾ蜕攘硕苑搅礁龆巫樱叶济焕吹眉袄埂!
“没来得及拦?”罗飞冷冷说道,“你是根本就没想拦吧?”
朱思俊在椅子上扭动着身体,显得很不自在。片刻之后,他勉力搜罗出一些为自己分辩的借口:“毕竟人家的狗已经死了,涂连生又赔不起。总得让对方出出气吧?”
“出什么气?这事和涂连生有关系吗?姚舒瀚和赵丽丽摆明了是仗势欺人!你呢?你也看着涂连生老实好欺,所以在中间和稀泥拉偏架。”罗飞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伸手指着朱思俊胸前的警号质问,“你这种态度,对得起你这身警服吗?”
朱思俊无言以对。沉默许久之后,他苦笑着反问:“罗队长,你知道我这身警服是怎么来的吗?”
这话倒把罗飞问愣了。
朱思俊便开始讲述:“我无钱无势,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去参了军。退伍的时候家里通不上关系,只能分配到交警队当个辅警。然后开始报考公务员,连续三年都没考上。不是我成绩不够,是因为每年都有关系户把我顶下来。第四年终于空出了一个名额,老天开眼让我给中了。有了正式编制之后,我更是兢兢业业,谨小慎微,从不敢出一点点的差错。”
讲完自己的经历后,朱思俊自嘲般“嘿嘿”干笑了两声,又道:“我说这些并不是要抱怨什么。我只是想说,像我这样的人,看起来是个警察,出去执勤挺威风的。可实际上我算个什么?能踩在我头上的人太多太多。我熬了七年才穿上的这身警服,别人想要扒掉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姚舒瀚年纪轻轻地就开了辆保时捷,傻子也知道他的背景有多厚。我一个小交警,能拦得住吗?他打涂连生肯定是没道理,但只要能把事情平了,哪怕要我去挨那两下我都愿意!”
听了对方这番无奈的讲述,罗飞觉得又可怜又可气,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旁边的小刘毕竟年轻气盛,站出来指责道:“再怎么样,你们也不能让一个活人给死狗下跪!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这一跪导致涂连生受辱自杀,最终引发了这两天的连环命案!”
朱思俊摊着手,显得有点委屈:“我可没让涂连生给死狗下跪,这事确实太侮辱人了。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让姚舒瀚打几下出出气就算了。涂连生的体质很好,像姚舒瀚这样的小白脸也打不坏他。但后来涂连生自己被吓住了,他愿意跪,我也没有办法啊。”
“吓住了?”罗飞追问,“怎么被吓住了?”
朱思俊道:“姚舒瀚后来放出狠话说:‘你又不赔钱,又不下跪认罪,你信不信我带人抄了你的家,砸了你的房子!’涂连生一听这话就害怕了,求饶说:‘我跪,我跪。’我当时也觉得不太恰当,但又想如果双方都能接受,能尽快把事平了也好。反正现场也没其他人,这事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正犹豫的时候呢,涂连生已经跪下了。然后赵丽丽和姚舒瀚又一齐按着他的脖子,强迫他给死狗磕了三个头。”
罗飞冷眼看着朱思俊,他知道对方肯定有意无意地在摘清自己。活人给死狗下跪这种事实在是耸人听闻,已完全突破了一个执法警察的处事底线。不过罗飞现在也不想再去追究朱思俊的责任,他必须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案件本身。
“我知道的都说完了,这次真的是毫无保留。”朱思俊见罗飞停止了询问,便试探道,“我可以回队里了吗?”他说的“队里”当然是指交警队,而不是刑警队。
罗飞立刻给出回复:“不行,你只能待在刑警队,不能离开。”
朱思俊用请求的语气说道:“我下午还有执勤任务呢。”
“你还想着执勤?”罗飞郑重地警告对方,“实话告诉你吧,你也上了凶手的死亡名单,我们这是在保护你!”
朱思俊露出惊讶的神色。不过当最初的震愕过去之后,他又向罗飞问道:“这么说的话,你要我留在刑警队并不是强制措施?”
罗飞回答说:“不是。”强制措施需要办理相关手续,这对于被保护对象显然不适用,同时也不需要——已经有三个人遇害,致命的危险在那儿明摆着,谁会拒绝警方的保护?
可朱思俊偏偏拒绝了:“不是的话,那我就选择离开。”
罗飞诧异地询问:“为什么?”
“我们队里有个副中队长的职位正在竞聘,我也报名了。下个月就要出结果的,”朱思俊解释道,“我不想在这个关头影响工作。”
罗飞瞪着眼睛,觉得对方的这个理由简直是难以理喻。一个升迁的机会难道比生命安全更重要吗?
朱思俊看出了罗飞的态度,他自惭地苦笑道:“罗队长,我知道你很难理解。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理解我呢?你是神探,是龙州警队的传奇,一个小小的副中队长对你来说算什么?可我不同,我就是一个平庸无能的底层警员。想升迁不但要数着年头排队,还要躲开那些随时会空降的关系户。今年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不知又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罗飞还想开导对方:“只要留得青山在,还怕以后没有机会吗?”
“如果我今年能聘上副中队长,明年或许就可以争取到局里的内部房。我和对象谈恋爱三年了,就等着房子结婚呢。所以我等不了。”朱思俊顿了顿,反过来开始劝导罗飞,“你们也不必这么紧张吧?说得好像我一出刑警队就活不了似的。那家伙的照片我已经看过,作案手法也知道,我好歹也是个警察,这还能中了他的招?”
看这副架势,罗飞知道是无法说服对方了。他忽然觉得胸口一阵烦闷,血压冲上来,头涨欲裂。无奈之下,他只好挥挥手,嘶哑着声音说了句:“随便你吧。”
朱思俊立刻起身道别。等他走出门外之后,罗飞转过头吩咐小刘:“找两个人跟着他,暗中保护一下。”
“好的。”小刘见到罗飞满眼血丝的样子,他禁不住有些担忧,“罗队,你是不是要休息一下?”
罗飞用双手掌心狠狠地揉了几下太阳穴,说:“你不用管我。”
小刘“哦”了一声,转身离去。
罗飞拿起电话拨了张雨的手机号,接通之后直接说道:“中午一块吃饭吧,我请你。”
“中午啊?”张雨的口气有些犹豫,“你嫂子已经做好了饭菜,等我回去吃呢。”张雨就住在公安局的家属楼,因为离得近,经常回家吃午饭的。
罗飞一般不喜欢勉强别人,但这一次他态度坚决:“我有事要跟你说呢。你先过来吧,嫂子那边我来想办法。”
02
出刑警队往东不远的路口上新建了一幢综合性商业大厦,大厦一楼有一家本地品牌的快餐连锁店,罗飞就把张雨约在了这里。
张雨一落座先把自己的手机丢在罗飞面前:“把你嫂子那边安排好。你说过的啊,这事你负责。”
罗飞开了个玩笑:“四十多的人了,家教还这么严啊?”
张雨道:“前两天连轴转,好几顿没在家吃了。今天不是刚闲下来吗?你嫂子特意下厨想慰劳慰劳我的。都答应回家了,真没法改口。”
罗飞摆摆手,意思让对方别操心。然后他掏出自己的手机,随口问了句:“你家座机号码多少?”
张雨报出一串数字,罗飞照着摁下,片刻后电话便接通,“喂?”张雨的妻子王茜在听筒那边答了一声。
罗飞自报家门:“嫂子?我罗飞啊。”
“哦。”王茜回应,“你找老张啊?他还没回家呢。”
“我知道他还没回家,我是想问下他的手机号码。”罗飞编了个理由说,“我前两天刚换了手机,存的电话号码都找不到了。”
“好,你记一下。”王茜在电话里把张雨的手机号码报给了罗飞,罗飞则装模作样地记了下来,然后便道谢挂断了电话。
张雨瞪大眼睛看着罗飞,不知道对方在搞些什么名堂。
罗飞这时又把张雨的手机推还给对方,说:“给嫂子打个电话吧。”
张雨眨了眨眼睛:“打电话怎么说?”
“你就问她:‘你怎么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罗飞了?现在人家约我吃饭,我回都回不掉。’记住,要带一点责怪的语气。”
张雨有些含糊:“这能行吗?”
“肯定行。”罗飞推着手机催促,“快点吧。”
张雨拿起手机开始拨号,等电话通了之后,他便按照罗飞的设计问妻子:“你是不是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罗飞了?”
“是啊。”
张雨埋怨道:“哎呀,你别告诉他啊。现在他要请我吃午饭,我回都回不掉了。”
“啊?他喊你吃饭啊?我还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呢。”王茜郁闷了一会儿,反问道,“你没说家里已经做好了饭了吗?”
“现在说也晚了,你接电话的时候说就好了。”
“我哪想到那么多。”王茜无奈之下,只好提了个折中的方法,“算了吧,烧好的菜我给你留着,等你晚上回来吃。”
“只能这样了。”张雨显得很不情愿似的,临挂电话前还有模有样地叹了口气。
罗飞冲张雨竖着大拇指,夸赞对方表现得不错。
“你这方法还真行。”张雨“嘿嘿”笑了两声,又道,“也是你嫂子脑子不转弯,这事和她说没说号码有什么关系?就算她不说,难道就查不到了吗?”
“面对这种突发的意外情况,很少有人会深究逻辑合不合理。”罗飞顿了顿,特意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女人。”
张雨笑眯眯地看着罗飞:“你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有研究了?”
罗飞摊摊手说:“我并没有特意研究女人。这只是一种瞬间催眠的手法,只不过对于女人更有效一些。”
“哦?”张雨愈发来了兴趣,“是一种催眠手法?”
“简单来说就是抛出一种因果关系,同时表达出一种强烈的情绪,使得对方未经思考便被这种情绪感染,进而在言行上遭受诱导。很多街头骗局都会用到这样的手法,比如说有些人会编造一个落难的故事,借此在街头向过路人乞求援助。那些故事充满了漏洞,但还是有很多人会上当。究其原因,就是受骗者在理性的思考之前,已经率先受到了表演者的情绪影响。”
“也就是说,在这种带有欺骗性质的催眠手法里,因果和逻辑是次要的,情绪才是主要的?”张雨总结道,“所以只要我打电话的时候带着责备的口吻,你嫂子就会主动把责任归咎到自己身上?”
“是这个意思。”罗飞接着又道,“我们再举个例子吧。比如说你去银行柜台取钱,前面有一个女人在排队。你很着急赶时间,所以想插队到在这个女人之前办理。你会怎么和她商量这事呢?”
“我当然会说出我要赶时间的理由啊,希望能得到对方的理解。”
“作为一个有礼貌的绅士,你确实应该这么做,但效果未必好。”罗飞看着张雨说道,“你不如上前用焦急的语气直接对她说:‘请让我先办理吧,因为我必须要先办!’”
“必须要先办……这叫什么理由?”
“不需要理由,只需要情绪。你对理由的解释越详细,情绪就越弱,所以效果反而不好。”罗飞解释说,“这个例子是做试验印证过的。结果表明我说的方法比你的成功率要高好多倍。”
“是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