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81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81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シ虐伞!
小刘点了播放键。录像中的林瑞麟走进了街内,而路口的那个影子也跟着移动起来。片刻后两人一同从画面里消失。从行动上来看,那个神秘的人影显然是专门在街口等待林瑞麟的。
“往后就没什么了。”小刘中止了播放,他把录像调回到那个影子出现的瞬间,然后指着身旁的虞楠说道,“他反复排查了相关区域内的监控,在看到第三遍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疑点。”
“很好。”罗飞赞了句,“很耐心,很细致!”
那个影子在画面中停留的时间长不逾秒,要想在多地点、长时间的监控录像中发现这样的微小细节,着实不易。
“从这里到宝带新村不过是三五分钟的步程。可是林瑞麟直到一点五十分才出现在小区门口,这二十七分钟的间隔显然不太正常。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反复查看录像的。”虞楠半汇报半解释地说道,说完他又自嘲地笑了笑,“如果我有罗队的火眼金睛,哪用得着费这么多事?”
这并不是虚伪的奉承。罗飞第一次看录像时就敏锐地抓住了问题所在,这番本领着实让人钦佩。
“二十七分钟……”罗飞用指尖轻敲桌面,品味着这个时间间隔所暗示的信息。片刻后他论断般说道,“这样看来,犯罪嫌疑人其实已经和林瑞麟有过接触了!”
“没错。这个时间间隔正符合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规律!”小刘皱着眉头,神情中透出深深的忧虑,“我觉得这事很不妙,所以赶紧叫你回来。”
此前赵丽丽和姚舒瀚被人用催眠手法谋害,犯罪嫌疑人在现场停留的时间就是二十来分钟。以此类比,是否说明林瑞麟已经遭受到嫌疑人的催眠?想到此处,罗飞也免不了要为保护对象的安危操心起来,他立刻向助手询问:“林瑞麟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看起来倒还正常。我安排了两个人在接待室里看着他呢。录像上这事我还没急着问他。”
既然林瑞麟已经和嫌疑人有过接触,安排两个人对他进行贴身防护是有效且必要的举措。而此前林瑞麟为何对遭遇嫌疑人之事只字未提?小刘吃不准其中的隐情,他不敢贸然行动,一切只等罗飞回来定夺。
“走吧,去接待室!”罗飞起身挥挥手说,“把笔记本也带上。”说完便和小刘结伴出门而去,虞楠则自回监控组迎接新的任务。
到了接待室,却见林瑞麟正坐在会客沙发上。小刘安排的两个人一边一个把他夹在中间。三个人也没什么话,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气氛倒有些滑稽。
罗飞叫那两人到门口守着,然后他自己搬个椅子坐在了林瑞麟对面。小刘则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林瑞麟身旁。
“出什么事了啊?”林瑞麟翻眼看看罗飞,不满地嘀咕道,“午饭都没吃饱,就被你们请到了这里!”
罗飞直接问道:“昨天凌晨,你在饭店打烊之后步行回家,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或者发生什么事?”在问话的同时他紧盯着对方的眼睛,试图捕捉对方的情绪变化。
“没有啊。”林瑞麟很快速地给出回复。他的视线并没有闪烁,瞳孔也没有收缩。
罗飞又问:“你正常步行回家,路上需要多长时间?”
“十几分钟吧。”
“我们查了沿途的监控,你从工商银行那个路口走回宝带新村小区就花了二十七分钟。你确定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发生别的事情?”
林瑞麟一愣,然后他眨了几下眼睛,似乎在回想当时的情形。可他最后还是坚持说道:“我不知道我走了多久,但我确实没遇见什么特别的人和事。”
罗飞冲小刘使个眼色说:“你把录像给他看看。”
小刘调出刚才那段录像放了一遍。林瑞麟看完之后咧咧嘴说:“怎么了啊?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小刘便把录像定格在那个神秘人影出现的瞬间,然后他指着电脑屏幕提醒林瑞麟:“你转弯的时候一直在盯着右手边看,那里有个人呢,地上有影子的,注意到没?”
林瑞麟也看见了:“嗯,好像是有个人。”
小刘追问:“你对这人有印象吗?”
林瑞麟摇着头说:“没印象了。就是个过路人吧,随意瞅两眼的,哪能个个都记住?”
小刘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罗飞一眼,罗飞点点头,示意可以和对方摊牌。于是小刘便正色说道:“这可不是什么过路人!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家伙就是杀害赵丽丽等人的凶手!”
“啊?”林瑞麟吃了一惊。他的身体先是本能地往回缩了一下,随后又凑过去细细端详,片刻后他嘟囔着说道:“这不就是个影子吗?什么都看不清啊,你们怎么知道他就是凶手?”
小刘翻出一张犯罪嫌疑人的截图照片,和电脑屏幕上的影子比较着说道:“你看这两个身影像不像?而且他们都背着一个大包,如果只是路人的话,这也太巧合了吧?更重要的是,你和那人一起走进小街,然后过了二十七分钟才回到宝带新村。这里面富余的时间去哪里了?”
林瑞麟的思路显然是被小刘带动了,他的脸色变得僵硬起来。沉默良久之后,他用忐忑的口吻反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罗飞接住话头回应说:“我们觉得犯罪嫌疑人已经对你实施过一次催眠,就在那条小街里。”
“不可能的!我根本没见过这家伙!”林瑞麟用手指猛戳着小刘手中的照片,显得有些激动,“难道我会骗你们?”
罗飞默默观察着林瑞麟的情绪变化,他知道对方的激动源自于心底的恐惧。不仅仅是恐惧那个凶手,更是恐惧于一些无法理解却又的确发生的事情。在轻叹一声之后,罗飞告诉林瑞麟:“你没有骗我们,你只是不记得了。”
虚张声势的气囊被刺破了,林瑞麟喘着粗气瘫靠在沙发上,活像是一只颓废的蛤蟆。“不记得了……我怎么会不记得了?”他喃喃自语道,“这就是昨天的事情啊……”
一件明明就发生在眼前的事情,自己怎么会那么快忘得干干净净?这种经历完全超出了正常的人生体验,也给林瑞麟带来深深的迷惘和不安。
罗飞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他冲小刘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同起身准备往屋外走。林瑞麟连忙也跟着站起来,他慌乱地问道:“罗警官,我现在该怎么办?”
“就待在这里。不要乱跑,更不要吃任何东西。”罗飞严肃地说道,“我们会派专人保护你,也会想办法尽快解决你的困境。”
林瑞麟连身应诺:“好,好。”
罗飞和小刘来到屋外,守候在门口的那两个警员便继续回到屋内保护林瑞麟。
“他被设了记忆障碍吗?”小刘往身后回望了一眼,稍稍压低声音问道。他知道催眠师有能力抹去对象的记忆。在半年前和凌明鼎打交道的时候,小刘更亲身领教过这种高超的手段。当时凌明鼎只是略施小技,便令他在瞬间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罗飞点点头,对小刘的这个判断表示认同。
“可那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皱眉苦想片刻之后,小刘又猜测道,“是不是本来想送货杀人的,结果出了什么意外,导致杀人计划无法进行,为了不暴露目标,凶手便对林瑞麟实施催眠术,抹去了他的这段记忆?”
罗飞“嗯”了一声,说:“有这个可能。不过这属于最乐观的估计了。”
“那……如果悲观一点呢?”
罗飞便说出悲观的预想:“凶手很可能已经完成了给林瑞麟送货催眠的计划,但是他又不想让对方立刻死掉,所以又设置了一个记忆障碍。”
小刘跟着罗飞的思路追问:“为什么不想让林瑞麟立刻死掉呢?”
“这个又有很多种可能性了。或许是后续的杀人计划还没准备好,所以需要在林瑞麟身上拖延一点时间;又或许是这次计划本身就设定了延迟的效果,因为这次是公共场合作案,林瑞麟当场死亡的话可能会给凶手带来风险……”罗飞分析了几句,随后话锋一转道,“对这个问题可以先放一放。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找到凶手设置的触发器!”
小刘心中一惊。他理解“触发器”的概念,有时候催眠师已经给对象实施了催眠术,但效果并不是立刻显现,而是通过某个特定的事件加以触发,这个事件便叫作“触发器”。比如说在半年前的“啃脸僵尸案”中,触发器就是一个预设好的时间节点;而在“人体飞鸽案”中,触发器则是养鸽人的哨声。
如果凶手要让林瑞麟的催眠反应产生延迟效果,他就必须设置一个触发器。这个触发器就像是埋在对象精神世界里的一颗炸弹,随时都可能被引爆!想要挽救林瑞麟,警方必须提前一步排除险情!
可是催眠师设置触发器的手法千变万化,普通人又该如何破解呢?小刘自己难觅思路,只好又询问罗飞:“怎么找?”
“所有的线索都在林瑞麟的脑子里,我们必须尽快恢复他的记忆!”
“恢复记忆——”小刘沉吟道,“那需要对他再实施一次催眠?”
罗飞赞同地点了点头。
催眠师设置记忆障碍并不能真正抹去被催眠者的记忆,他只是制造出某种应激反应以引起对象的思维堵塞,进而让某段特定的记忆在对象的表意识世界中无法被触及。说得再通俗一点,催眠师就是用某种强烈的情绪切断对象的主观思维和特定记忆之间的联系通道。
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记忆力会大大下降,甚至很多非常熟悉的东西都想不起来了。比如说“考场昏”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催眠师设置记忆障碍正是基于同样的原理,当然其中具体的手法会更加复杂深奥。
半年前凌明鼎曾详细讲解过这方面的知识,所以小刘很清楚林瑞麟目前的状况。要想恢复林瑞麟的记忆,唯一的办法就是进入他的潜意识世界,找到并且排除凶手所设置的思维障碍,这就意味着要对林瑞麟实施一次新的催眠。
“我去找个催眠师来?”小刘主动请缨。他刚刚对龙州市现有的催眠师进行过一次摸查,手上的名单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罗飞却沉默不语,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他作出了某个决定,便看着小刘说道:“不用找了,这里就有。”
小刘目光一跳:“萧席枫?”
“对。这人近在咫尺,而且对案情又非常了解。请他出马不是事半功倍吗?”
“可是……”小刘困扰地挠着头皮,“这家伙会不会不太可靠?”
罗飞理解助手的顾虑。萧席枫作为案件的相关人,他目前的立场暧昧难辨,因此罗飞才会对他实施二十四小时的强制传唤。现在要请他来给林瑞麟做催眠,万一这家伙和凶手是一伙的,岂不是把羊送入虎口?
罗飞却有自己的斟酌,他向小刘解释说:“就是因为不可靠,所以才要试一试他。如果他和凶手没有关系,那给林瑞麟做催眠的时候就会毫无顾虑;相反的话他就一定有所保留。到时候我会在现场旁观,他的表现别想瞒过我的眼睛。”
小刘明白了:“嗯,用林瑞麟来试萧席枫,倒是能一举两得。不过……”他又犹豫道,“这样会不会增大林瑞麟的风险?”
罗飞先前已经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很确定地回答说:“不会。哪怕萧席枫真的是凶犯同谋,他也不可能在这个场合对林瑞麟下手。你想想,既然凶手已经对林瑞麟设置了延迟催眠效果,现在又怎会急于一时?在警方眼皮底下动手,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对!”听罗飞这么一说,小刘也有信心了,他跃跃欲试地说,“到时候我们在旁边盯紧点,他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所以目前林瑞麟的风险不在于被催眠,而在于等待。因为谁也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