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恐怖科幻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 >

第82部分

邪恶催眠师-第82部分

小说: 邪恶催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听罗飞这么一说,小刘也有信心了,他跃跃欲试地说,“到时候我们在旁边盯紧点,他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所以目前林瑞麟的风险不在于被催眠,而在于等待。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个触发器什么时候会引爆。时间拖得越久,林瑞麟的危险就越大。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首选萧席枫反而是最安全的做法呢!”说完罗飞果断地把手一挥,算是作了决断。
第七章 目击第四名受害者身亡
01
“就是说你想让我给林瑞麟做一次催眠,你们在一旁全程监控?”萧席枫看着罗飞问道。得到对方肯定的示意之后,他便微微一笑,又问:“这到底是要救林瑞麟呢?还是要给我设个套?”
“你怎么想都可以,”罗飞迎着对方的目光,“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们也无权强求。”
萧席枫把两手握在一起搓了搓,说:“我不会拒绝的。”
“不拒绝最好,”小刘在一旁淡淡说了句,“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萧席枫听出小刘的言外之意,他的眼珠一转,视线蓦然跳到了后者身上。
“小伙子,”他用一种长者的口吻提醒对方,“我可没必要管你们误会不误会,我的选择是出于对老朋友的尊重。”
“老朋友?”罗飞问了句,“你指的是涂连生?”
萧席枫郑重地点了点头。
小刘冷笑着反问:“你不是替涂连生鸣不平的吗?你也希望林瑞麟受到惩罚。”
“我是有过这样的想法,”萧席枫摊着手说,“但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
“哦?”罗飞的眉头跳了一下,略显诧异。
萧席枫抬起头,目光虚虚地看着天花板,似乎在寻找什么感觉。片刻后他开始娓娓而言:“我在这间讯问室里待了好几个小时了,没有人管我……你们知道吗,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会听到很多声音,那些声音一直淹没在喧嚣的世俗中,只有这时才会显现出来。有些来自我的内心,有些则来自于我的朋友。是的,我们就这样进行了交谈……这种状态你们或许无法理解。”
罗飞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做了一次自我催眠。”
这次轮到萧席枫诧异了,他瞥了罗飞一眼:“你懂得还不少。”
罗飞只是追问:“你们谈了些什么?”
萧席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涂连生那种朴实而又伟大的情怀。他活着的时候与世无争,不管受到多少欺凌,从未有过一点点憎恨的念头。他把自己当成了这个世界的垃圾桶,用博大的胸怀来收纳别人倾泻过来的那些肮脏的情绪。最终他实在忍受不了,也只是默默离开,不曾给其他人带来任何困扰。我想说,他的一生是完美的,尽管他长得无比丑陋,但他的情感世界始终纯洁无瑕。”
说完这段话之后,萧席枫深深一叹,又道:“可是我呢?我实在不配和他相比。当他淡然离去的时候,我竟然开始憎恨这个世界。我有了报复的念头,甚至放任了一些可怕的事情……这些都是涂连生不愿看到的。那几个受害者鲜血弥漫在我的面前,红得扎眼。那是对涂连生的玷污,更是对我的无情耻笑。”
罗飞道:“所以你改变了态度?”
“是的。既然我认识到错误了,现在改变还不算晚。”萧席枫眯着眼睛悠悠说道,“我得感谢涂连生,他再一次挽救了我的灵魂。”
罗飞却道:“没有谁能够挽救别人的灵魂,除了你自己。”
萧席枫的目光一跳,似乎从某种情绪中挣脱出来。
“任何催眠效果都源于对象自身的潜意识,所以你听到的所有声音,其实都是来自于你的内心。”罗飞用审视的目光看了萧席枫一会儿,又接着说道,“从根本上来说,你是反对报复和杀戮的。但是涂连生的死又让你难以平静,你觉得必须为朋友做些什么。这种两难的情绪让你无从抉择,所以你只能让涂连生出面。你做了一次自我催眠,以涂连生的视角对自己展开劝说。直到你相信制止杀戮更符合涂连生的情怀,你再作选择的时候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萧席枫一直在看着罗飞,他惊讶的表情越来越明显。最后他“嘿”地干笑了一声:“罗警官,没想到你也是个行家。既然这样,你又何必来找我?你自己就可以去催眠林瑞麟嘛。”
“我只是纸上谈兵。”罗飞耸着肩膀反问,“如果我真的会催眠,又何必把你关在这里?我可以早点让你作出正确的选择。”
“原来只是个理论家。”萧席枫笑了笑,一拍双手说,“好吧。既然我们现在立场一致,那就一块来解决林瑞麟的问题吧。”
三人便起身前往林瑞麟所在的接待室。途中罗飞又打电话通知了张雨。有一个法医在场,林瑞麟的生命便能更添一份保障。
众人在接待室会合。张雨见面先把一个药盒塞到罗飞手中。虽然罗飞快速收起了那个药盒,但还是被眼尖的萧席枫认出了药名。
“劳拉西泮?”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罗飞,“难怪罗警官精神不好,原来是失眠了?”
他这话一说,小刘等人也都看向罗飞,神色中颇有忧虑。罗飞摆摆手敷衍道:“没什么事,就是这两天用脑过度,血压高了睡不着。”
“借助药物入睡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萧席枫凝起目光,“你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接受一次催眠放松治疗。”
罗飞警惕地避开了对方的视线。一旁的张雨则暗暗摇头,他知道罗飞的心结就是出于对催眠的畏惧,又怎么可能去接受催眠治疗呢?他帮对方打了个圆场:“行了,现在就别讨论这个了,先干正事吧。”
那边林瑞麟已经坐在单人沙发上,蓄势以待。萧席枫却没有立刻开始,他环顾了一圈问道:“你们这么多人都在这里?”
屋里除了萧席枫和林瑞麟这两个主角,还有罗飞、小刘、张雨以及负责保护林瑞麟的两名警员。人确实是多了点。
“小刘,你带他们两个在门外守着吧。”罗飞吩咐道,“屋里有我和张法医就行。”
小刘便带着两名警员走出了屋子。萧席枫看着罗飞咧咧嘴,似乎还不满意。
罗飞说了声:“就这样吧。”语气坚定。在他看来,警方在屋中的力量至少要有两个人,这样才能保证对现场局势的控制。
萧席枫知道无法再争取了,他只好无奈地挥挥手说:“请你们两个站在沙发后面,不要出现在林老板的视线里,也不要随意发出声响。”
罗飞点点头,和张雨一同撤到了林瑞麟身后。
萧席枫关好门,拉上窗帘,又把沙发前面的小茶几搬到一边,然后他自己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现在他和林瑞麟面对面地相隔约两米,中间空无一物。这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看着对方微微一笑,说了声:“我们开始吧。”
林瑞麟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身体,他的神色有些忐忑。
萧席枫看出对方有些紧张,他便提议道:“我们先做一个小游戏。你听我的指令行动,好不好?”
林瑞麟说了声:“好。”
萧席枫开始下达指令:“把身体坐直。对,离开靠背。把两只胳膊向前方平举,手掌伸直,五指并拢,掌心相对。很好。现在请把眼睛闭上。”
林瑞麟一步步跟随着对方的指令,动作一丝不苟。萧席枫则靠坐在沙发上,神态悠闲自若。等林瑞麟完成了相应的造型之后,萧席枫又等待了几秒钟,接着继续用言语引导:“现在让你的身体放松下来。肌肉不要绷着……对,双臂依然保持平举。好的。试着想象一下,现在你的手臂外侧受到了挤压,那是一股无形的力量,非常巨大,你根本无法与之抗衡。那股力量把你的双臂向内挤,你的两只手正在慢慢地靠近,完全不由自主。”
林瑞麟的双臂果然开始往中心处靠拢,过程虽然缓慢,但足以被旁观者察觉。罗飞知道他已经开始接受催眠师的暗示。
“那股力量持续不断,你的双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终于合拢在一起。”
林瑞麟的双手原本尚有两三厘米的间距,但听到“合拢在一起”这几个字之后,他的两只手掌便加速一靠,果真合拢起来。
“那股外力还在挤压着你的双臂,而你的两个手背受到的压力尤其强大。你想要把两手分开,但你根本做不到。你使出再大的力气都没用。你的两只手被紧紧地压在一起,一丝一毫也挪动不了。”
萧席枫的语速均匀平缓,声音虽然不大,却充满了磁性的穿透力。在这种力量的引导下,林瑞麟双臂的肌肉开始慢慢绷紧,他的手掌微微颤抖着,似乎正竭力和那无形的压力相抗衡。
萧席枫觉得时机已到,便说了声:“现在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林瑞麟睁开眼睛看向自己合拢的双手,目光中露出诧异的神色。
萧席枫问对方:“你能把两只手分开吗?”
林瑞麟又做了一次尝试,他咬紧牙关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但双手就像是被抹了强力胶水,牢牢地粘在一起无法松脱。很快他就放弃了,摇头道:“真的分不开。”
“很好。”萧席枫抬起右手,“现在我开始数数,当我数到三的时候,压在你手臂上的力量就会消失。”
林瑞麟迫不及待地点了一下头。
萧席枫轻轻挥着手,口中则配合着数出三个数:“一……二……三。”当他数到三之后,林瑞麟手臂上的肌肉明显松弛下来。
“好了。”萧席枫把手掌一翻,“再试试看,能分开了吗?”
根本无须费力,林瑞麟轻轻松松地分开了双手。随即他便把两只手伸到眼前细细端详,似乎想找出刚才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看,”萧席枫微笑道,“只要你按照我的指令去做,这事并不难。而且催眠也不像你想的那样可怕。”
林瑞麟也“嘿嘿”一笑说:“是挺神的。”
“接下来我要对你进行一次深度催眠,目的是帮你找回一些记忆。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会进入一种从未有过的状态,但你不用害怕。在任何情况下,只要我数三个数:一、二、三,你就会立刻从催眠状态中醒来,你明白吗?”
林瑞麟说了声:“明白。”有了刚才的经历,他的情绪已经自在了许多。
可是旁观的罗飞此刻却真正紧张起来。
刚才的那个游戏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浅度催眠,目的是用来测试林瑞麟接受暗示的难易程度,同时给催眠双方建立起一种互相信任的关系。从这两方面来说,游戏的效果接近完美。
接下来就要进入正题了。萧席枫将进入林瑞麟的潜意识世界,而某个神秘又危险的人物正潜伏在那个世界中。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即将打响。战争的胜败不仅关系到林瑞麟的人身安危,更能决定一系列案件的走向。作为这场战争的策划者,罗飞当然会深感压力。
可他又无法亲自上场。他所能做的只有屏住呼吸,静默旁观。
02
萧席枫首先对林瑞麟说道:“现在我希望你的身体能够彻底放松。把你的脑袋和后背靠在沙发上,选择一个你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姿势。如果你准备好了,请告诉我。”
林瑞麟调整了一下坐姿,他的双臂自然落下,轻轻地放在沙发扶手上,他的头背则陷在沙发靠垫里,形成一种半坐半躺的姿势。然后他说了声:“好了。”
“请放松你的全部身心,包括所有的肌肉以及你的思维。不要去想任何事情,只去关注你自身的感觉。你的气息变得缓慢而清晰,而你的眼皮则越来越沉重。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慢慢地闭上眼睛,同时完全依靠鼻腔来呼吸。”
萧席枫的声音平静自然,带着一种既舒适又单调的情感,每一句话都以下降的音调来收尾,在不知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