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 >

第10部分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第10部分

小说: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至有人说,也许连女神都觉得她当猎人有点勉强,才想办法让她回到自己本身的位置上。
  无雪在女神酒馆的角落里找到正在喝闷酒的醉夜。
  劈头一句:“我要喝‘白橄榄’。”
  “啊?”
  “专属我的,只有你会调的那杯‘白橄榄’,我要喝。”
  “可我右肩用不上力。”
  “别拿这事打发我,我清楚得很。你的手挥刀是有点困难,可调杯酒的力气还是绰绰有余的。”
  “好吧,可我不确定能不能调出一样味道的。”
  不一会儿,一杯乳白色的酒摆到无雪面前,再次表演出变透明再变回乳白的戏法。无雪拿起水晶杯尝了一口:“嗯,还成,就是这味道。”
  两人默默的喝着酒,没说话。沉默在她们之间也是很自然的相处。
  喝完一杯,无雪说:“我喜欢上这杯‘白橄榄’了,我想经常能喝到。”
  “我教你怎么调?”
  “不要,这么麻烦,你弄给我喝就好了。”
  “哦,好啊。”
  无雪最长隔两天就会来一次,让醉夜给她调酒。‘白橄榄’喝多了,她也会要求醉夜给她弄点别的。为了能变多点花样,醉夜又跟她爸爸学了不少调酒的技巧,反正闲着没事,也顺便给酒馆帮帮忙。
  猎人伙伴们知道她受伤了,时不时都会来酒馆看看她,给她说点狩猎的事,倒是为酒馆带来不少生意。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个故事也接近尾声啦,大家不说点话冒个泡吗?


☆、醉夜弯刀—这是一个秘密

  冬天又再来临,又到了商队出发的时候。依然是一行八人,在大家的目送中开出村子。醉夜站在城墙上远远看着,去年她还是队伍中的一员,只一年,就一切都不同了。
  无雪伸手扶上她右肩,说道:“我不会放弃的,你也不会吧?”
  “……”
  “你小时候身体很差,比一般小孩都弱。可你要成为猎人,别人嘲笑你、欺负你、好心劝你,你都坚持没有放弃。当你终于成功当上猎人,他们会说你幸运。可我亲眼看着你经过什么样的努力,受过多少伤,才取得这一切,所以我知道并没有多少幸运的成分,靠的全自身的韧性。”
  扶在她肩上的手握成拳头揪紧了她的衣服,无雪指着走远了的商队:
  “你是他们之中的一员,村子里最出色的猎人。身为猎人,怎么能被挫折打败,怎么能越活越懦弱?我喜欢的醉夜,是一个无论别人怎么说,都会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的人。所以我不放弃寻找治好你的肩膀的方法,为了有一天你能重回猎人的队伍,也为了我医术的提高。”
  醉夜仔细咀嚼着这番话,心里的疙瘩仿佛慢慢解开了一个口子。她伸手覆上无雪还扯着她衣服的拳头,轻轻拍了两下说道:
  “一直以来受伤后总有人为我治疗,因此我才能活到今天。这是我最幸运的地方。”
  深夜里,醉夜拿着黑狼尖角做成的弯刀来到屋外,尝试挥动它。一次,两次,三次……无法用上力,根本连刀都提不起来。伤患这东西,终究不是咬一咬牙就能解决的事。
  “姐姐。”二楼的窗户传来帕奇的声音。
  “吵到你了?”
  帕奇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开始练习了?”
  “我只是自己动一动。你继续睡吧。”
  “嗯。”
  帕奇转身离开窗边,马上又转了回来:
  “姐,不管他们怎么说,你在我眼里都是最厉害的猎人。”
  “可我不能挥刀了。”
  “即使暂时不能挥刀,也是最厉害的。”
  “呵,帕奇,谢谢你的鼓励。”
  “真的!姐姐一个人就能干掉一头黑狼,他们谁都做不到,都比不上你。”
  醉夜笑了:“哈哈,可不是嘛。好啦,帕奇快去睡觉,等我恢复了再陪你练习。”
  帕奇应了一声,乖乖睡觉去了。
  看来相信她的能力的人,可不止一个呢。
  她低头看自己双手,都还在,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右肩有伤,就练左手好了,醉夜把刀换到了左手,一下一下的从最基础的挥动开始练习。
  三年后,女神酒馆的老板换了人,而酒馆也成了猎人们喝酒的不二选择。不仅因为新的年轻老板是个大美女,更重要的是这里俨然是狩猎消息的聚散地,什么小道消息都能在这里打探到。
  壮实的少年耍杂耍似的端着六大盘肉,好不容易把它们都安全送到客人桌上。回头对站在吧台后的女人说道:“姐,我是预备猎人了,不端盘子行吗?”
  “怎么?端不动?”
  “那又不会……”
  “自家的酒馆不帮忙可不行,不然你让大家上哪里喝酒去。”
  “可今天不同啊。今天……”
  “今天客人特别多呢。”
  “醉夜。”坐在吧台边的白衣女子笑着打断她的话,“别耍帕奇了,今天怎么说也是庆祝他当上预备猎人的宴会,就让他跟朋友玩去嘛。”
  “哈哈。”醉夜也笑了,“你们都把我说成坏人了。”
  “本来就是。”
  “好啦好啦,帕奇今天放假。”
  少年听了向白衣女子感谢道:“谢谢雪姐!”说完脱下围裙一溜烟的跑同伴们身边去了。
  “嘻嘻,还是小孩子呢。”醉夜笑道,把目光收回到坐在旁边的人身上,“话说回来,无雪,怎么改成卷发了?”
  “好看吗?我新研发的卷发剂弄的。”无雪伸手拨弄一下新弄的头发,两个字,妩媚。
  “当然好看。”
  “嘻嘻,我渴了。”
  醉夜递给她一杯优特酒。
  “怎么不是‘白橄榄’?”
  醉夜围上围裙说道:“谁让你叫帕奇放假了,我要给客人端东西,待会再调给你。”
  “要帮忙?”
  “东西重着呢,你乖乖待着就成。”
  无雪喝着酒,微笑着看着那穿梭于桌子间的身影。是那么的熟悉,她的目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她,她的一举一动,在她眼里都是那么的明了。
  酒馆里闹哄哄的欢乐着,老板娘亲自端盘子,让大家更吵闹起来。
  ……
  “醉夜,正好,过来给这帮小崽子讲讲山啸龙有多吓人。”
  “你就放过我吧,黑岩叔,都多久之前的事了。”
  “不行,你不说他们还当我吹牛呢。”
  ……
  “夜姐,东面的沼泽是不是有很多没见过的物种?”
  “等你长大了自己亲自去看嘛。”
  ……
  “醉夜,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下辈子再考虑吧,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哪个家伙?!看我把他打个落花流水!”
  “呵呵,你不会想跟她打的。要不先打赢我怎么样?”
  “噢!醉夜你太无情了……”
  能打赢醉夜的人屈指可数,青年第三十次求婚失败,大家都哄笑起来。
  女神酒馆的老板娘,醉夜,同时也是独当一面的双弯刀猎人,左手长弯刀,右手小弯刀,疾如风,猛如虎。而且见多识广,消息灵通。
  大家都很好奇,如此不得了的一名美女,能得到她青睐的到底是谁?
  当然,这是一个秘密。
  END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个故事完满结束~~~准备开始第四个啦~


☆、你不说,我不说,一定会心照吗?—1

  作者有话要说:拖拉多时,第四个短篇终于完工~本来还有若干存货,但全都只是开了个头……所以……
  “那么……前辈,请教一下,告白这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啥?”
  “就是想了解一下,因为从来没试过,所以很好奇。”发问的人脸上终究还是红了,毕竟是个让人脸红的话题。
  “这个……”戴眼镜的前辈托腮想了好几秒,“不知道。”
  “啊?!”这一声疑问夹杂着惊讶和不解。
  “你漫画和电视看多了吧?问这样的问题。”
  “怎么可能不知道?!别跟我说你还没恋爱过。”
  万一是真的,这前辈倒是意外的纯情啊!
  “哈哈,怎么可能。”戴眼镜的家伙笑了,“不过告白还真的没试过呢——无论是作为‘原告’还是‘被告’。”
  “难道全都是没经过告白就直接进入恋人关系?”
  “对啊,很自然的不知不觉就接吻了,或者到床上了……哎呀,可不是那个随随便便的意思……”
  她觉察到对未成年的少女说这个有点太直接了,少女的憧憬还是要保护一下的。
  “居然不告白也可以?”
  “嗯。别人如何我不清楚,也许只是物以类聚而已。不过我倒觉得,所谓告白,只是为了明显地推进剧情。”
  “不明白。不说清楚出来的话,怎么知道对方跟自己想法一样呢?不会担心表错情什么的吗?”
  “怎么说呢。”忽然觉得这个话题变得好严肃,“事实上,有些事,即使说了也未必是这样;而有些事,即使不说也会互相知道,否则又怎么会成为恋人呢。”
  戴眼镜的家伙自个在心里嘀咕了没说出来的下半句——分手的时候倒是说得挺清楚的——这种消极的言论还是少跟孩子说为妙。
  “可是,这样不会觉得人生遗憾吗?”
  “不会的……”
  马路上传来两声短促的喇叭响,打断了谈话。喇叭声过后,便听到有个女人向这边喊:“喂,瑶!”就两个字,已能听出这声音的主人说话是多么的懒洋洋。
  戴眼镜的家伙听到这声音,不用抬头也能知道是谁。幸而现在是傍晚,人比较少,这家伙每次在街上都是先按喇叭然后就大喊她的名字,害她不知被多少路人行注目礼。
  路边停着辆小吉普车,开车的是一个戴着超大眼镜的卷发女人,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只可惜一头卷发似乎很久以前就忘了梳理,乱蓬蓬地堆着。她已经从驾驶座上挪到了靠近路边的副驾座上,扒着车窗,下巴枕在手肘上,脸上笑笑地似乎心情不错。
  瑶没好气地走上前,说:“又这样开车出来……小心嫁不出去哦。”
  卷发女人听了也不生气,笑道:“真小气,不想想人家专门来接你。”
  “多久没睡了?”
  埋头数了一下:“29个小时吧。”
  这家伙说话爱打折扣,她说29小时,事实上就铁定超30了。
  “还敢开车出来,很危险的!请为我的车着想一下,虽然只是破车一台,但以我的收入来说也很贵的。”
  “知道啦知道啦,瑶就爱大惊小怪。”
  真懒得跟她说。
  “画完了?”瑶问。
  “嗯!全弄好发出去了!我厉害吧?”
  “厉害厉害,这次想去哪里吃顿丰盛的?……啊,”才想起还有个后辈站在身后,“小齐,你要去哪里?送你一程。”
  “我回家而已,坐公车也很方便的。”
  “先送你回去吧,反正我们还没决定去哪里。不过稍等一下,我收拾收拾后座。”
  瑶拉开后门钻了半身进去,撅着屁股收拾。后座上经常被某人堆满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收拾下根本没法坐人。
  “小齐,我叫语觉哦。是语言的‘语’,感觉的‘觉’。”卷发的女人自我介绍。
  “你好,语觉姐。”
  “瑶在家里说过有个叫小齐的后辈哦,所以就猜是你了。”
  “嗯……是的……”
  在跟陌生人说话方面,还在读中学的小齐还是很不习惯的,特别是这种身份不明的热情的成人。
  “她是跟我一块住的室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