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味书屋 > 耽美百合电子书 >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 >

第9部分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第9部分

小说: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着眼前分别了整个冬天的人,四个月的旅程怕是很辛苦吧,给她脸上平添了些劳累和风霜,更多了一分成熟。
  无雪踏前一步,伸开双臂紧紧箍住醉夜腰间,脸深深埋入她的围巾里。
  醉夜毫不犹豫的紧紧回抱了她,千言万语都比不上一个拥抱更能表达此刻的心情。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无雪突然想起什么:“药包里那个最后关头才能用的救命药有没有用到?”
  “没有。”
  “有没有……拿出来看过?”
  “也没有。”
  “那……还给我。”
  “哈?”她咋不记得无雪对药有这么吝啬呢?
  “还给我嘛。”
  “好吧。”
  醉夜解下挂在腰间的小药包递了过去,这包包她可是有好好贴身携带的。
  “很贵重的药?”
  “……嗯。”无雪随口答了句。
  “对了,我还没回家呢,该回去了。”
  “你还没回家啊?快去。”
  “嗯,明天再来找你。还有礼物送你哦。”
  ……
  回到房间,无雪把那个装着救命药的小盒子放在桌子上,心里有点矛盾。
  ——她居然没用到……不过幸好没用到,说明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
  打开盖子,满满一盒红色的药粉。把盒子里的药全部倒出来,便露出盒底躺着的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小布条。布条上写着一句话,那是她要对她说的话,不到紧要关头都不敢说的话。
  如果她用得上盒子里的药,说明她的生命已经非常危险了,那她就必须不顾一切把这话告诉她。
  那么,现在她安全回来了,又该怎么对她说好?她会有什么反应?会吓到她吗?无雪轻声念着自己写在布条上的字,脸上的温度便升了上去,若真的到了她跟前……
  既然她现在安然无恙了,那这话,可以以后再说吧……
  无雪把布条轻轻丢到水里,看着那隽秀的字迹慢慢化开。
  


☆、醉夜弯刀—死里逃生

  初春,狩猎的季节又再开始,猎人们也忙碌起来。常常以小组为单位外出打猎,有时为了追踪猎物,甚至要在野外待个好几天。
  最近,醉夜的爸妈开始有点头疼女儿成为一级猎人这回事了。因为那三个弟弟都对姐姐崇拜得不得了,全都立志要成为像姐姐那样的猎人。现在,两个大点的已经当上了预备猎人,连最小的帕奇,也很认真的在学校学习狩猎基础。本来有志气是好的,可这样一来女神酒馆就后继无人啦!
  但是,不久之后便发生了更令他们担忧的事。在一个阴天的下午,小儿子帕奇跌跌撞撞的跑回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姐……姐,姐她出事了!”
  两夫妇丢下工作匆匆跑到草药师那儿时,只看到几个人焦急的站在草药寮的大厅,和醉夜一同出门的两个同伴全身是泥和血,身上缠着绷带坐在一边。草药师正给其中一个处理伤口。
  “我女儿她怎样了?”
  草药师答:“在里面,无雪正在给她处理。”
  “严重吗?”
  “目前还不知道……”
  里间的房门打开一半,无雪探出头来,的语气异常焦急:“爸,过来看一下。”
  能让一向对自己医术信心十足的无雪无措成这样,还要草药师亲自帮忙,恐怕是不乐观了。
  “到底怎么回事?”醉夜爸爸十分担心女儿的状况。
  “我们在女神雪山遇到山啸龙了。”伤势较轻的猎人答道,“太可怕了,像雪崩一样从山崖上跳下来!连大地都在震动!我们只好马上分散逃走。结果它一直追着醉夜,我亲眼看到它那岩石一样的爪子轻轻一挥就把她拍到石头上。我和黑岩拼命吹引兽笛,又刚好有一群它最喜欢吃的长毛象经过,才把它引开……”
  即使身经百战的猎人,说着这情景时也免不了发抖,可见那是多么可怕的场景。
  “希望草药师能把她救回来,多么年轻的一名好猎手……”
  另一位名叫黑岩的猎人大叔低头向女神祈祷。
  几个人一直在草药寮的大厅等着,偶尔看到草药师或助手匆匆跑出来拿点东西,又躲到房间里忙碌。到了半夜,两名伤员才各自回家休息,剩下醉夜的家人继续留守。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草药师才一脸疲倦的从里间走出来宣布:“救回来了。”
  一家子人这才松了口气,然后迫不及待的要看醉夜。
  走进弥漫着药草味的房间,助手正在收拾房间里一片狼藉的医疗用品。醉夜躺在中间的床上,无雪在一旁照料。
  前天,女儿还活蹦乱跳的出门狩猎,才一天,就一动不动的全身裹着绷带躺在病床上。醉夜妈妈不由得抹起眼泪。
  “她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内脏也有多处损伤。但还活着。”无雪简单说着她的情况,左手轻轻抚着醉夜的额头,仿佛在哄她睡觉。
  “谢谢,谢谢把我们的女儿救回来!”醉夜爸爸说道。
  “放心吧,叔叔,有我在一天,都不会让她有事。”
  无雪的声音很轻,由于疲倦还带了点沙哑,却无比坚定。
  接下来那五天,大家都没见过无雪,她寸步不离守在醉夜身边,任谁劝都不曾离开半步。
  所以当醉夜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无雪那一头乌黑的头发。
  “早。”醉夜喊了一声,却发现声音干涸得不像自己。
  “你醒了?!”无雪惊喜的支起身子,“早个屁啊,现在是凌晨3点。”
  “无,无雪。”醉夜觉得说话有点困难,“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
  无雪抬手揉揉双眼,明明开心得要掉眼泪,说出来的话却还是不示弱:“不看看几点,困嘛。”
  “我,梦见,山啸龙,我被,山啸龙撕,撕碎了……”
  她想抬手摸摸自己的身体,却发现无法抬起手臂,只能手指动了动。
  “傻瓜……”
  “还能,见到,你,真好……是真,的吧,我都动,不了。无雪,真的,很可怕,很怕……”
  “傻瓜,没事了,我不会让你死。”无雪的心就这样揪紧了,明明曾是那么瘦弱的一个女孩,为什么非要当猎人?非要与死神为伴?
  她从七岁开始就一直看着她,看着她那个瘦得皮包骨的小身躯,总是磕磕碰碰弄得到处是伤,却慢慢长大,慢慢变得比自己高,慢慢覆上了健美的线条。她总是细细治疗她的伤,小心不让留下一丝疤痕,她受的伤一次比一次严重,她的医术也越来越高明。
  “……很怕,再,见不到,你……”
  说完这句,醉夜又睡了过去。全然不知自己的话,在另外一个人心里惹起怎么样的波澜。
  即使在无雪的精心照料下,醉夜的康复也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这三个月她就住在草药寮里,管吃管喝,无雪天天陪在身边,做康复治疗和锻炼。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人都胖了一圈。康复期间暂时拿不起自己的弯刀,就偶然把玩一下无雪的小弯刀。休息的时间这么长,要锻炼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技术的熟练呢。
  相比之下,无雪却显得很疲倦,一双淡淡的黑眼圈总是挥之不去。白天忙完,晚上还经常看书看到很晚。
  


☆、醉夜弯刀—理由

  一天晚上,醉夜睡不着起来散步,见无雪房间还亮着灯。透过打开一半的窗子,能看到无雪正聚精会神的坐在灯前看书。一头长发全部挽到一侧垂下来,灯光打在她光洁的脸上,如一尊精美的雕塑,微微跳动的睫毛却让灯光都仿佛有了生气。
  这样的画面,即使不是女神,也是天使吧?
  如同被吸引的信徒,醉夜抬脚往那窗边走去。
  “无雪。”
  被叫到名字的人吓了一大跳,抬头看到是熟悉的人,惊吓转为小小的责备。
  “你吓到我了。”
  醉夜双肘撑到窗台上:“这么晚还不睡?”
  “你呢,怎么不睡跑出来?”
  “睡不着出来走走呗。”她看到无雪眼下淡淡的青色,大概有点心痛,“快睡吧,黑眼圈都出来了。”
  “嗯,知道了。”
  无雪合上书,是一本很旧的医书,书皮上有斑斑的污迹。
  “医师真辛苦,要看这么多书。”
  无雪松松僵硬的脖子:“嗯,想研究点东西。”
  “连草药师也不知道吗?”
  “爸爸又不是万能的,虽然他从小有医术天才之称,但也有解决不了的伤病。”
  “嘻嘻,无雪,你越来越厉害了。我也要更努力才行。”
  “……嗯。可不是嘛。”
  “你想要什么珍稀的药,等我好了之后,去给你弄点回来哈。”醉夜突然说。
  “怎么突然这么好?”
  “全靠有你照顾我才好得那么快,就给你做点事呗。”
  “你不怕吗?雪山什么的。”
  “总会有点的,但恐惧不可能阻止猎人的脚步。”
  “为什么你非要当猎人?我是说,这条路对你来说一直都不容易,其实有很多工作可以做,为什么你非要选择它?”
  “因为喜欢吧。”
  “只是因为喜欢?”
  “嗯。若要再加个理由的话,大概是想证明自己能生存吧。你也知道我小时候经常病,父母很担心我会夭折,我也很怕死。所以我很想生存下去,后来觉得,如果我能像一个猎人一样在兽神深林里生存下来,那说明我足够强,强到可以存活下来。于是就这样做了,路虽然有点辛苦,但到底还是走下来了,对不?”
  醉夜微微笑着,那是对自己通过努力达成目标的自豪。看着这样的她,无雪视线却模糊了,大颗的泪水滑出眼眶。
  “无雪,怎么了?”醉夜伸手给她抹眼泪,眼泪却更汹涌。
  “现在有更大的困难了……”
  ……
  纵然医术精湛如草药师,也没办法让醉夜的身体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她的右肩无法再承受强烈的冲击。也就是说,她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挥动她的弯刀,无法再完成猎人的工作。
  此刻,醉夜手脚冰凉的坐在草药寮后院的椅子上,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雪站在不远处看着,只是看着,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无论是醉夜的右肩还是醉夜的内心。
  很多困难都必须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去解决。大孩子的欺负、残酷的深林、凶猛的巨兽或是人生的难关……无一例外,若自己不直面,别人也代劳不得。
  醉夜搬回家去了。她回家的那天,一进门,小弟弟帕奇就兴高采烈的迎上来。
  “姐姐,你可回来了!”
  “嗯,回来了。”
  “身体恢复了吧?我等着姐姐陪我练习呢。嘿嘿,我最近有长进哦!”
  “嗯,迟些再练吧,还没全好。”
  醉夜伸手往弟弟头顶摸了一下,随后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冷淡的态度倒是让年幼的帕奇有点不解。
  随着秋天的到来,醉夜的身体已经完全复原了,除了那只好不了的右肩。
  草药师已经把她的康复状况提交给村长。醉夜自己也很明白,与巨兽周旋与走在死神身边无异,像她这种状况是不能狩猎的,否则就是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不负责。
  从小就一心只想着狩猎的她,突然不能打猎了,就变得完全无事可做。自己觉得烦闷,旁人也不敢说什么。街坊们暗暗惋惜,多么年轻的一名好猎人,就要这样垮掉了。也开始有人想起她小时候身体挺虚弱的,不知怎的后来才当的猎人。甚至有人说,也许连女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1

你可能喜欢的